時事參考

德國: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趙志飛再次被控犯罪(二)

【正悟網】 2003年11月,來自歐洲、北美和澳洲的41名法輪功學員在德國起訴了16名迫害法輪功的中國官員,其中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趙志飛是第二次在海外被法輪功學員起訴,罪名是群體滅絕罪、實施酷刑罪和反人類罪。

有大量事實和文件證明,趙志飛作為湖北省610辦公室的主要負責人期間,其610辦公室給湖北省所有警察局、看守所、監獄、各部門和單位中管理法輪功的人員下達命令,讓他們利用酷刑、恐嚇、人情、軟硬兼施的方法迫害法輪功學員,不管是酷刑折磨,還是“無微不至的關懷”,其目的都是讓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消滅法輪功這個群體。

2001年7月湖北武漢法輪功學員彭亮通過互聯網在將省公安廳副廳長、610辦公室頭目趙志飛告上美國的法庭。2001年12月21日,紐約的美國聯邦法院法官對趙志飛進行缺席判決,判定趙對其所轄湖北省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犯有非法致死、酷刑、非法監禁和反人類罪行,並違反了其他國際人權法律,並負有賠償責任。這是第一個中國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在海外因其對法輪功的鎮壓而被判有罪的案例。

1.弟弟彭敏-被迫害致死,中央電視台陰謀造謠

* 因煉功被捕,被毆打致殘

據明慧網報導,2000年3月彭亮的弟弟彭敏被抓,並關進青菱看守所。在管教朱漢東的指使下,彭敏多次被十五、六個犯人按在木板床上用布鞋的塑料鞋底猛烈擊打臀部,後來犯人害怕打死人才停止毆打彭敏,而彭敏因為煉功不知被毒打過多少次。

在2000年8、9月份時,彭敏的臀部中央和左腿長了2個直徑13-15釐米的膿包,看守所不但不給予相應的治療,反而暗示犯人借機“教訓”他。10幾個犯人將他按倒在木板床上,輪流擠壓他身上的膿包,致使他劇痛難忍,全身由於劇痛而抽搐,連續近一月晚上無法入睡,只能蜷縮在門邊,這也給彭敏的健康造成了極大的損害。

大量的目擊者證實,警察在2001年1月9日毒打彭敏,造成脊椎第五塊骨頭粉碎性骨折、頸椎壓縮骨折,完全癱瘓,其母得知該消息後,將彭敏接回在家。

* 610辦公室指使醫院繼續迫害

正當彭敏精神和身體稍有起色之時,卻被市公安局防暴大隊派來三十餘名警察強行綁架至武漢市第七醫院進行所謂的“治療”。到第七醫院之後,警察協同市610特派員將彭敏隔離至該醫院住院部二樓骨外科盡頭的一間小屋內,外面用屏風擋住,並強迫其母和兄弟(彭亮)晝夜看護,不得離開,名為看護,實為隔離軟禁,以免走漏風聲。同時將武昌中南街派出所的警察安插在隔壁的房間內24小時監視他們的行動,以防他們同外界接觸,同時禁止其家人放大法的音樂及錄音帶,禁止彭敏學法。在醫院期間,院方在610辦公室及市公安局的指使下,公然對危在旦夕的彭敏不聞不問。並對其家人宣稱,要想出院,除非等彭敏死後,彭敏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這時的彭敏頭部以下的身體已經完全失去知覺,其背部因在看守所受到的迫害而潰爛了一個大洞!

* 央視造謠,惑亂視聽

2001年3月9日,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攝製組與武漢電視台的人來到醫院,對彭敏及其家人進行“採訪”,這時院方的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面對攝製鏡頭,一邊幫彭敏上藥,一邊幫他翻身,好讓他正面面對鏡頭,並對採訪人員說:他們用最好的醫生、最先進的設備、最見成效的藥對彭敏進行著治療!彭敏及其家人當即就揭穿了院方的彌天大謊,同時彭敏還詳細敘說了其受傷癱瘓的經過,他反復強調受傷癱瘓不是因為煉功,實為邪惡迫害至此!可中央電視台的採訪人員卻置之不理,一再問一些套話、空話進行遮掩,他們問彭敏的母親:“你兒子搞成這樣,你後不後悔?”其母義正辭嚴地回答:“不後悔!”事後其母告訴其他學員:她不後悔的是她的兒子選擇了一條正路!

* 彭敏含冤去世,被公安強行秘密火化

2001年4月6日晚6時左右彭敏含冤而死。遺體在2001年4月7日上午10時左右就被公安強行秘密火化,看守所公安非常清楚這是為什麼。其間,其父彭唯勝被從何灣勞教所接出來看過彭敏遺體一眼,隨後又被投進何灣勞教所,彭敏的妹妹彭燕在牢中,之後很久對彭敏的死訊一無所知!

2.母親李瑩秀

* 被警察打破腦袋,到醫院後不治而亡

彭敏去世後,公安就將彭亮及其母親李瑩秀關進紅霞洗腦班,單獨看守。由於李瑩秀痛失愛子,幾日未進食,又吃不進洗腦班的帶辣椒的菜,再加上蓋的單薄,出現發燒症狀,被4個警察強行架去醫院。當天回來後,李瑩秀將針頭拔掉,說已好,卻被4惡警一陣暴打,強行架走。李瑩秀當即責問,說要記下惡人的罪行,隨即被惡警將腦袋打破,到醫院後不治而亡。2001年4月29日,彭亮的母親李瑩秀在她的兒子彭敏死去22天以後與她的兒子死在同一家醫院。

* 警察,央視掩蓋罪行

其丈夫彭偉勝(音。網上也有寫作彭維勝,彭唯聖)從何灣勞教所戴著手銬去七醫院看了她的遺體最後一眼,發現李瑩秀的頭髮已剃光,頭部有創面,鼻子和口中有淤血,衣服上也有血跡,老彭悲憤的質問在場的公安和醫務人員:李瑩秀到底是怎麼死的?!在場的醫生說:李瑩秀的死因是因為腦溢血導致死亡,腦袋上的血跡是由於解剖時做腦穿刺時留下的。但老彭知道李瑩秀根本沒有與腦溢血有關的病史。一個警察告訴他李瑩秀的死因是在她兒子死後“講話太多了”。其後中央電視台為掩蓋罪行,稱李瑩秀死於“突發腦溢血”。

3.彭亮

* 因上訪被關押

因1999年進京上訪,彭亮於2000年3-8月底被關押在武漢武昌區青菱紅霞洗腦班,受盡了折磨。2000年國慶前夕,又無故被拘留15天,據說是怕他又到北京去上訪。

彭敏去世前後,彭亮被關在武昌區青菱紅霞洗腦班,彭亮在洗腦班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出來,和母親將彭敏從醫院接回。彭敏去世後,公安就將彭亮及其母親李瑩秀又關進紅霞洗腦班,單獨看守。

弟弟和母親去世後,由於一連串打擊,加上每天有看守人員打彭亮四十耳光,彭亮將撕毀的保證又重寫了一份,這樣彭亮又被允許在小東門省電力一處門口修車,並找機會上告殘害其母、其弟的惡人。

* 上告美國法庭,被惡人繼續迫害

由於國內沒有說理的地方,在功友的幫助下,彭亮終於在2001年7月通過互聯網在將省公安廳副廳長、610辦公室頭目--趙志飛告上美國的法庭,在這樣的情況下,為避免進一步被迫害,彭亮只有先躲避起來。後因叛徒出賣,彭亮於2001年8月被抓,同時好幾個幫助彭亮的學員也被抓,如武漢市武昌區中南街大法弟子嚴志剛,武漢大法弟子劉迅春。

被抓後,彭亮先後被關押在武漢市第二看守所,那堿O關押重犯、死刑犯的地方,後又轉到武昌青菱看守所,最後被轉到武昌區610洗腦班。彭亮一直受到嚴酷的迫害,公安系統並對外嚴密封鎖彭亮的情況,嚴格控制不讓彭亮靠近關押大法弟子的樓前,不讓彭亮和大法弟子接觸。有一次有個學員的家屬接見,正好彭亮在接見家屬的房間堸善疇矷A工作人員叫彭亮立即離開;還有一次停水了,彭亮提了一桶水想給樓上關押的學員送去,還沒走幾步,惡警就惡狠狠地叫他把水桶放下,還罵罵咧咧地叫彭亮回到小鍋爐房去。

4.妹妹彭燕

* 被非法逮捕,兩次被上“板子鐐“(一種專用於死刑犯的刑具)

彭燕2000年3月因為打印《轉法輪》而被非法抓捕,關入武漢第一女子看守所,後遷往東西湖吳家山二支溝。這是她第二次被非法抓捕,同時被抓的還有她的哥哥彭敏和一葉姓外地大法弟子。不久他們便被所謂的“批捕”。在中國,“逮捕”便意味著可以“合法地”被長期關押。

彭燕剛被抓入“一所”時,由於不肯脫衣服搜身,被打得很厲害,很多監號的人都聽到了。後又因為不肯保證在監內不煉功,兩次被上“板子鐐”。(“板子鐐”是一種97年已被廢止的,專用於死刑犯的刑具:讓人呈十字形躺在木板上,手腳用鐵件固定死,臀部下面挖一個洞,大小便就從洞中排下。前後共39天
第二次上鐐時,有一次,朱××、海××(女子看守所的男所長)等三個所長巡監到她們監號,勸彭燕寫“保證”便可下鐐,因彭燕態度很堅決,所長朱××便令她們監號一個刑事犯用拖鞋底抽打彭燕的臉,那個刑事犯不願意,朱××就威脅:“你不打她,我就要‘外勞’打你。”那個刑事犯被逼哭了,彭燕看不過,就對她說:“你打吧,我不怪你。”那個刑事犯邊哭邊打,所長還在旁邊不斷地吼叫,直到抽打了幾十下,所長才罷休。

因為拒絕穿牢服、拒絕背監規,多次被惡警劉連珍上銬子、罰站、毆打,(此惡警一向對大法弟子莫名的仇視,總是變著法整大法弟子,並挑動刑事犯仇視大法弟子)。“五一”時彭燕正被上銬子,所堥茪F大批的活(書頁子),惡警劉連珍竟讓彭燕一個人幹全監號的活(幾千張書頁子),

* “上面”命令:軟硬兼施,不擇手段施行轉化

彭燕2000年3月被非法關進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判了三年,當時22歲。2001年7月底轉到武漢市女子監獄噴織中隊,由於她哥哥彭敏和母親李瑩秀被湖北武漢惡警迫害致死之事在國際上已經曝光,邪惡政治集團為掩蓋罪行,切斷國際法庭證據來源,不擇手段千方百計要轉化彭燕,據獄警說,上面有命令一定要在短期內“轉化”彭燕。

彭燕從看守所到監獄近三年受盡折磨,吃了無數苦,始終不妥協,體罰對她已不起作用了,監獄專門針對她組織了一個所謂“學習班”,包下了犯人聚餐、住宿的一棟樓。從各中隊抽調出迫害大法弟子有經驗的獄警,主要是指導員和隊長一級的,有男有女,共十幾名,加上包夾犯人近二十名。在這個所謂的學習班堙A惡警完全用另一副偽善的面孔,他們與彭燕同吃同住,每天吃好的,還要睡好,生活上還“無微不至”把彭燕當成小孩哄,從監獄一把手到各部門負責輪流做工作“攻堅”,監獄政委韓漢雲還假惺惺地把彭燕認作乾女兒,在錄像堶惜蓿}摟著彭燕說“這是我最不聽話的女兒”。並許諾給她解決家庭困難,出獄後幫她找工,另外還把武漢“610”和一批猶大弄進監獄,內外勾結全力對付彭燕。最陰毒的一招是,上面命令彭燕不“轉化”,所有參與的獄警都不許回家,就這樣搞了二十多天,利用彭燕的善良造成巨大精神壓力。當彭燕妥協時,這些警察個個激動得抱在一起哭成一團,醜態百出,然後攝下錄像到處宣傳,欺騙世人。

5.父親彭維聖

彭維聖1999年因二次進京上訪被勞教一年半,被關在武漢市何灣勞教所二大隊。彭維聖本是2001年4月28日到期,然而因不放棄法輪功被延期6個月。6個月又滿,仍不放人,再延期3個月。2002年元月直接轉到武漢市武昌區余家頭江堤旁的武漢市武昌區610洗腦班,那堛獄熅氻蓿}宣布:“不妥協,無限期關押” 。

註:在網上的報導中有時寫成彭唯聖,彭偉勝。

相關文章


打印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