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事參考迫害真相

牡丹江監獄壓榨奴役 致人傷殘

文/黑龍江明慧網通訊員

【正悟網2010年8月18日】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因迫害法輪功學員殘酷、狠毒,被人稱為「死亡集中營」「吃人的監獄」。

牡丹江監獄共二十二個監區,不足三萬五千平方米卻關押了五千多人,醫療衛生條件都非常惡劣。獄警們每天強制服刑犯人勞動十二小時以上,無節假日和休息日。二零一零年六月初,監獄出工時間調成早六點半到晚八點,加班時間達十三至十四小時。應付檢查,包裝造假,讓服刑犯人說:每天勞動八小時,一週休息兩天。甚至監獄下達通知,哪個監區出了事(看出了破綻)哪個監區大隊長回家(被開除)。

據其企業網站透露,黑龍江省高壓開關廠(牡丹江監獄)係黑龍江省監獄系統國有獨資企業,現有員工五千七百餘人。主營:高、低壓開關櫃、服裝加工、假眼睫毛加工、其他勞務加工項目等業務。人力資源豐富,勞務加工費用低廉。

監獄為了達到經濟目的,將服刑犯人承包給各個監區長,責令各個監區長每年上繳定額的利潤,而各個監區長為了完成經濟利潤,同時再給自己創造一定的經濟收入,這樣就無限度的壓榨服刑人員的勞動力,而一點勞務報酬也不給。使他們成為其賺錢的工具。

更為可惡的是,將犯人食堂承包給獄警,並責令承包人每年上繳一百五十萬元的利潤。

一、九監區隊長黃威電擊紀松海逼迫其出工

二零一零年四月,現任九監區的隊長黃威(音)逼迫身體虛弱的紀松海出工,紀松海不從。黃威就大打出手,用電棍把紀松海電的直到昏死過去才罷手,而後把不能走路的紀松海由兩個人架著拖回監舍,直到現在,紀松海的前胸後背還疼。

因為紀松海不放棄信仰,經常被打。和紀松海同號的人就覺得不公:紀松海是個大好人,當官的不應該這樣對他;就把對紀松海施行暴力的黃威告到監獄紀檢委。七月十六日牡丹江監獄紀檢委找紀松海談話,問紀松海被打的情況是否屬實,紀松海把遭受迫害的經過如實的說了。

黃威怕自己會受到處分,就要求紀松海改口供,紀松海堅決不改。黃威就威脅紀松海:你如果不改口供對你沒甚麼好處,因為你還在監獄呆著。

黃威威脅紀松海後,至今家埵A沒有得到紀松海的音信,不知已很虛弱的他是否又遭受構陷和酷刑折磨。

二、金宥峰抵制出工拒絕奴役被手銬吊

金宥峰(牡丹江師範學院體育系教師,已被牡丹江監獄迫害致死),二零零四年三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監獄集訓隊,一入監就被逼面壁抱頭蹲下,只留下一套衣服,其餘被洗劫一空,洗漱用品都不放過,頭幾個月洗臉刷牙都成了非分之想,洗澡就更談不上了。周少昆是嚴管房(一號房)管房雜工,在獄警莊某的唆使下,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參與者。

法輪功學員們白天上車間幹活,因沒完成任務,被開板,晚上回監舍還要常常加班。金宥峰因完不成任務,就下地「開飛機」。「開飛機」就是兩腳劈開,彎腰前弓,雙手向後高高抬起,一般人十分鐘就汗流浹背。因金宥峰不配合下地「開飛機」,在周少昆的指使下,打手劉大慶等對他進行毆打。包房獄警司洪濤,為了轉化金宥峰和小吳,向周少昆施壓。因金宥峰不配合邪惡,不放棄信仰,在司獄警面前,被周少昆打。不配合背手、低頭、不在獄警面前蹲下等,被司洪濤打嘴巴子。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在集訓隊被嚴管的金宥峰等人被分到五、六、七、八、九監區,金宥峰被分到七監區一中隊。只要不放棄信仰,幹活也不給減刑。為了抵制這種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繼續不參加強加的勞動。第二天出工,金宥峰在車間被欒隊(欒玉)用手銬銬在窗外鐵欄杆上,二十七日上午又銬了半天。當天下午,在朱再良大隊長的指使下,在幹警廁所的牆角橫樑上用手銬單臂交替吊一下午。二十八日,朱大隊派刑事犯韓寶仁、戴清民、劉用、蘇玉明等人看管並強制轉化。次日,未見效,朱大隊罵這些犯人,並以免評(影響減刑)相威脅。在朱大隊的威逼唆使下,這些刑事犯又將金宥峰帶到那個廁所,毆打,打臉,打腰,又擰胳膊,用腳踢臉(這次蘇玉明沒動手)。之後,由專人劉用看管,不許坐,並多次要採用電棍或繼續吊起來相威脅。

三、六監區惡警張慶山威逼法輪功學員出工,於宗海被奴役致殘

法輪功學員於宗海就是這樣被奴役致殘。二零零六年八月末,由於超強勞動,於宗海在車間幹活時左眼碰傷,淚腺斷裂,監獄醫院讓上外面醫院治療。可是,六監區幹警讓家屬給拿錢,否則不領出監獄治療。於宗海的妻子和妹妹因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女監,家中已無人無錢,獄警說:「如果他家不給錢,他眼睛瞎了也不管。」於宗海弟弟交了錢,才在牡丹江紅旗醫院眼科做了檢查,可是錯過了再接手術的最佳時間。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集訓隊劫持的法輪功學員被分到各個生產大隊。小高和關連斌分到六監區。小高和小關剛分到六監區的時候,惡警幹事張慶山對他倆說:「你們必須上機台參加勞動。」小高說:「我們沒犯罪,是被迫害的,幹不了活。」惡警張說:「我就是你們說的惡警,你們想抗改造呀!監獄還能白養你們嗎?」小高說:「監獄的飯我一天也不想吃。」惡警張說:「那也不行!」二零零五年末小高被禁閉時,惡警張和副監區長惡警王輝提審他,惡警張看到小高穿著棉褲,便不高興地說:「他怎麼還穿了一條棉褲?」

四、八監區獄警武學軍電棍毆打關文龍逼其帶傷出工

二零零四年九月上旬,八監區的犯人郭洪雷毆打關文龍,致使關文龍不能出工,惡警武學軍就用電警棍毆打關文龍,逼迫他帶傷出工。

牡丹江監獄八監區在二零零四年十月末更換了監區領導班,新任監區長康曉輝,教導員陳建峰與惡警武學軍,制定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系列措施。首先讓因病在監舍休息法輪功學員一律出工,不許休息,有病不給假。其次,成立了五聯保監視小組,監視每一位法輪功學員,一旦發現夜晚有坐起來的法輪功學員立即擊倒,並對互監小組的其他刑事犯減刑的不給報卷,不減刑的降類,免評。第三、對那些經常接觸法輪功學員的人進行監視,一經發現問題就關小號,並調查法輪功學員周圍的人,安插眾多耳目。

法輪功學員關文龍抵制非法勞役,在牡丹江監獄的惡毒「連坐」政策下,犯人寢室長關振利怕影響自己,對關文龍進行毒打,將關文龍的臉部都打得變形,後背兩肩兩臂都有紅腫的瘀血。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法輪功學員張世江因拒絕非法勞役,被中隊長張勝利,陳佔峰等用四個電棍電擊直到沒電為止。張世江當時心臟功能衰弱,身體抽搐不止,痛苦萬分,收工時不能行走,被人背扶著回五樓監舍,次日又被架著出工。

法輪功學員關文龍二零零八年八月初,因身體不適沒幹活被警察吳繼哲用電電擊臉部變形,身上多處燒傷長時間傷痕不去,當時多名犯人按著助紂為虐。

五、十五監區在謝曉峰的脅迫下敲詐、奴役、毆打法輪功學員

謝曉峰仰仗在黑龍江省勞動局工作的弟弟的勢力,在監區一手遮天,他利用一中隊隊長何廣海,犯人頭修顏新一同高壓、暴力管理監區犯人,勒索犯人錢財,甚至販賣國家財產。他曾對犯人講:管理犯人就要以黑制黑,以暴制暴。所以監區內對虐待犯人的現象比比皆是,毆打、電擊、關禁閉無所不用其極。

張濤二零零六年因堅持煉功被張紅電擊後送小號,關在籠子堶寣A二零零七年初因不幹活被張紅,紀濱電擊戴手銬

八月中旬,在監區,宮呈閣被逼做奴工──插眼毛,因他近視,幹不了這活,大隊長謝曉峰及一中隊隊長何廣海就以此為由利用犯人對宮呈閣敲詐勒索,勒索不成,謝曉峰、何廣海二人指使犯人孫景華與李雲野大打出手,導致宮呈閣三顆門牙活動脫落。犯人毆打宮呈閣時,孫幹事,張幹事等警察一直看著,任其毆打!

十五監區迫害服刑人員,幹活時間長達十二小時以上,無節假日和休息日。二零一零年六月初,監獄出工時間調成早六點半-晚八點,加班時間達十三至十四小時。六月初,監獄食堂饅頭不但依然黑還發酵。

服刑人員馬國慶長期憂鬱,心理壓力過大,以及家庭問題的衝擊,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在十五監區監舍樓上跳樓身亡。

二零零九年八月服刑人員張宏偉(常人)從泰萊轉監至十五監區,後轉監區以精神病為由被折磨至生命垂危。

五月末,五監區犯人不甚警察指使雜工犯人的高壓管理發生暴動,犯人們將雜工犯人胳膊打折、獄警室砸爛,警察嚇跑,後大隊長掉離,部份犯人被處罰疏離。

牡丹江監獄幹警有四、五百人,監獄甚至倒賣獄警的公務員編製,將二十多名在職的獄警公務員編製賣了,美其名曰:你們是「企業編」,必須下崗回家。聰明者上網一查才知:自己公務員編製被人頂替了,賣給別人了,沒有公務員編製的「獄警」在頂替自己上崗!。因此,多次著警裝進京上訪,接待者暗示:你們的問題解決了,就有人掉頭!歷經兩年多上訪,最終屈於壓力違心與監獄簽協議,不得反悔,並錄像存檔:今後,不上訪、不要包賠損失,不再追究責任人!才恢復工作。那些買編獄警的素質可想而知!

現據已掌握的資料,被牡丹江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金宥峰(牡丹江師範學院體育系教師)、潘興福(三十一歲,曾任雙鴨山市電信局交換中心副主任兼友誼縣電信局副局長)、魏曉東(三十四歲,原黑龍江八一農墾大學工程學院講師)、寧軍(五十多歲,家住牡丹江市西安區)、汪繼國(四十歲,牡丹江師範學院職工)、李儒清(六十六歲,雙鴨山礦務局機電廠職工)、杜世良(五十多歲,海林市)、於軍修(浙江人)、張洪權(原大慶石油管理局測井公司計算站工程師)、孔祥柱(三十九歲,雙鴨山市尖山區居民)、吳月慶(三十多歲,雙鴨山市法輪功學員)。

相關人員電話:

監獄長杜應春手機號:13836352345
監獄「六一零」張國民手機號13039722224
十四監區中隊長王勇、李岩手機號13514570408
大隊長孫洪喜
十五監區大隊長謝曉峰13514570117
監獄長范振宇0453-6404715-8888
副監獄長王健13904833666
監獄長助理杜應春13836352345
牡丹江監獄副監獄長:付潤德
牡丹江檢察院駐監室:主任:李國斌13304530016
檢察員:何朝13845300896
王曉東13836305658
監獄610張主任:8299103(辦)
獄政科科長:李某某
副科長:岳某某13514548333

監獄應急事件特殊處理機構
總指揮:范振宇
副指揮:尹有生、付潤德
成員:王宏、王健、李斌、姜東萊、宋浩、王俊、王穎豔、黃福玉、宋曉斌

牡丹江監獄:
宋曉彬13766603777
趙鵬13945326218
周金平13945345260
王旭輝13704534000
王輝13504830585
宋浩13089885777
姜偉東13946341001
杜英春13836352345
董亞林13845352555
劉成彬13946334295
秦忠13091856072
岳永軍13945363013
丁學忠13945386698
莊軼欣13836369666
劉士平13845355071
鄭玉和13019068650
劉明華13091858138
高海民13359887399
王樹生13303636767
閆立民13704838802
胡偉13836308976
李傑13946337645
鐘貴13836316007
於富剛13836318822
張浩13945314079
李繼剛13945317585
吳旭東13504838111
黃福玉13836379977
徐慶餘13945362043
王玨13359880771
姜亦臣13946335828
姜革13009887080
何建軍13836318365
王文生13054345000
朱再良13904838884
韓國慶13091856318
劉遵起13089836305
李鵬13945315170
汪偉13946346388
孫兆峰13089897068
尤福貴13836308650
閻善明13089836408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