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事參考迫害真相

黑龍江雙城市譚成強生前被迫害詳情

文/黑龍江明慧通訊員

【正悟網2010年8月3日】黑龍江雙城法輪功修煉者譚成強,因堅持「真善忍」信仰,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九日被中共惡警迫害致死。

譚成強,男,四十二歲,農民,黑龍江省雙城市韓甸鎮紅城村人。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他戒掉了抽煙、喝酒、賭博等不良嗜好,按真善忍做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江澤民集團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同年八月,譚成強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綁架,後被押回雙城看守所非法關押半個月。九月五日,譚成強再次進京,又被抓,被非法關押在雙城看守所兩個月,遭到管教和犯人的毒打,後被非法勞教二年,劫持到黑龍江省尚志市一面坡勞教所,被關押在集訓隊嚴管一個月後,又被關在二隊,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以下是他生前遭迫害事實。

傷口撒鹽、撒辣椒麵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早飯時,譚成強和幾個法輪功學員到操場集體煉功證實法。一下子整個勞教所都亂了,所有獄警出動,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把他們分別拖到隊媔i行毒打。

第二天,獄警逼迫法輪功學員到採石場做奴工,命令犯人監控,犯人裝筐,法輪功學員往山上背石頭。兩個犯人架著法輪功學員的胳膊,兩個犯人抬起足有一百多斤重的裝石頭的筐,往法輪功學員的背上砸,砸一筐問一句「還煉不煉」。譚成強和其他法輪功學員都說「煉」,惡警管教們就指使犯人把背著石頭的法輪功學員往山頂上拉,到頂時問「還煉不煉」,譚成強說「煉」,兩個犯人就一腳把他踢下去,每趟如此,還不准休息,不准喝水,直到說不煉為止,背部都磨爛了。

下工回到牢房後還被逼擦地,一遍接一遍地擦,不許停。有時直到晚上十一二點鐘才讓睡覺,每天如此。

由於長期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身體非常虛弱,後背嚴重腐爛。法輪功學員於蓮和的後背都爛透腔了,一喘氣直「咕嘎」,管教還指使犯人給於蓮和等人直接扒皮,然後往傷處撒鹽、撒辣椒麵,疼得他們死去回來,有的甚至昏死過去。

惡警叫囂:只要不死就得幹

在採石場幹活主要是採集各種類型的石料,然後裝火車。不分白天黑夜,火車甚麼時候到就甚麼時候裝。活多時集體幹,活少時,由犯人看著法輪功學員幹。六、七個法輪功學員裝一節車廂,奴役勞動強度非常大,還有隨時從山上滑下來的石塊兒砸傷的危險,惡警管教還大叫:只要不死就得幹,砸傷了藥費由你們自己家出。

勞教所還承包在社會上別人不願幹的活,都低於正常價格的2─3倍,有拆舊樓地基,挖排水溝,打混凝土,挖基礎溝,卸煤、割水稻等等十來種活。十月份開始挖光纜線溝。直到十月三十日結束每天要走一百來里地才到工地,因是半山區,有兩種土質,一種是半風化石,用鎬一刨直冒火星,非常難挖。另一種是稻田地,挖一鍬就出水,只能在水堳鶠A特別是十月下旬,水已凍冰,下到水5─6分鐘就受不了。中午吃的都是上一天的饅頭,由於溫度低,饅頭邦邦硬,每人一個饅頭,一碗蘿蔔湯,都是早上帶來的,山區風大,在野外就餐,喝完湯碗底都是很厚的沙子。

十二月上旬,譚成強就被轉到綏化勞教所。出獄後回家,還遭韓甸派出所警察的恐嚇,威脅和監視,沒有人身自由。

再遭綁架 被灌食致死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譚成強向村民講真相被人告密,支書王洪升、村長劉小平報到鎮政府、政法書記孫繼華帶人來抓譚成強,連敲窗戶帶踢門,譚成強不在家,就威脅他的孩子們說出父親在哪堙A把孩子嚇出了病。幾天後,孫繼華又報到雙城市公安局,五月十八日四點多,市公安局來了幾輛警車硬是把譚成強綁架。

在看守所,譚成強絕食抗議對他的非法關押,遭到野蠻灌食。雙城市三門診一個姓張的醫生給他灌食,竟把管子插到肺堙A把鹽水灌進去了,當時譚成強就吐了血、昏死過去了。

就這樣他們還不放人,繼續灌食,造成肺部糜爛,譚成強在看守所一個月被灌食七八次,被折磨的奄奄一息,送醫院搶救後才通知村委會讓家人接回。

回家的一個月,譚成強每時每刻都處在痛苦煎熬中,胸腔堹k的整夜不能入睡,喘、咳嗽,每天只喝點奶粉和稀粥。村長劉小平還對他說:「二哥,我聽說你養好了還抓你。」譚成強精神和肉體承受到了極限,於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九日晚十點三十分含冤去世。

譚成強被迫害致死後,三個孩子都未成年,他的妻子因過度悲傷整夜睡不著覺,白天還得幹活維持一家人的生計,一家人的生活在悲傷、恐懼、絕望中,當時家媮晹野~債,兩個孩子的學費都由母親一個人勞動承擔。而那些所謂的公安人員還時常的到他家騷擾恐嚇,一家人的身心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不知這樣的日子持續多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