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5/11/BHL30-0004-jc.html

台灣法會|在剜心透骨去情中脫胎換骨

作者:臺灣臺北大法弟子
修煉了十多年,才認識到「追求幸福」就是我的根本執著,而且這個執著擋住了我認識法理、擋住了我精進的路。

【正悟網2015年11月30日】

一、自己的根本執著

師父說:「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煉中漸漸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去掉它,從而達到修煉人的標準。那麼甚麼是根本的執著哪?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然而人來在世上是由因緣決定著人生的路與人生中的得失,怎麼能由著人的觀念決定人生的每一過程呢?所以那些所謂美好的嚮往與願望也就成了永遠也得不到的痛苦執著的追求。」(《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修煉了十多年,才認識到「追求幸福」就是我的根本執著,而且這個執著擋住了我認識法理、擋住了我精進的路。我得法是因為到國外旅遊遇見西人大法弟子講真相,後來一直聽到有人在學煉法輪功,基於好奇,在二零零三年大學畢業那年,自己到書局買書,上網找煉功點學的,因此覺的自己得法很偶然,看到一些社會上的菁英透過修煉過得更好、許多人都透過修煉家庭和睦、幸福美滿,自己也想像他們一樣。可是開始修煉後,交往七年的男朋友覺的我太投入,無法理解,思想境界也差的愈來愈遠,最後他說大法和他只能選一個,因而分手。後來的幾年中,有認識了一些對象,也有家人安排了幾次相親的常人,都因為大法的問題無疾而終。後來在修煉中有很長一段時間,我覺的我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別人家庭幸福美滿,我卻都沒有,我也知道大法好,表面上也在做大法的事,但是心裡還是有求,看到同修一家人和樂溶溶,帶著小弟子參加大法活動,我都會多看幾眼,很羨慕。也有同修告訴我,把心放下,在心裡求師父,師父會安排。我卻執著的不行,甚至內心深處覺的為什麼師父沒有安排?這種隱蔽很深的執著平時不太交流的出來,卻一直隨著我的執著在放大。

就像《轉法輪》裡講的:「你怎麼不管我呀?幫我解決解決這個問題吧!」「有的人不悟,求佛不行,就開始怨佛了:你怎麼就不幫我?」「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在這次過情關的剜心透骨中,我才發現對於情的執著、美好幸福的追求,就是我的病,心裡隱藏很深的是好好修煉,師父就會有好的安排的有求之心,不僅沒有信師信法,還用人心想師父的安排。

二、過情關中找到許多執著心

一年多前同修介紹認識了一位男同修,各方面條件都符合我的想法:是大法弟子,又很精進,外表和家裡環境都不錯,和他交往也可以讓家人放心,不用再去和常人相親,不用再經歷在大法和另一半間擇一的痛苦了,可以兩個人一起在大法中修煉、提高,我甚至認為他是最完美的對象了。可是後來他到國外待了幾個月,回來後對我很冷淡,看到他和其他同修的互動比跟我還好,我帶有點妒嫉心,向他提出了我的疑慮。沒想到他很生氣的告訴我,我的情太重,已經干擾到他,我們當普通同修就好了。

當時的我真的一點心裡準備都沒有,頭腦一片空白,接著陷入深深的自責,一直想著:「如果我精進一點就好了。」「如果我情不要那麼重就好了。」就像《轉法輪》裡說的:「有的時候你看著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認識這位男同修,我覺的我一直找尋的歸宿、幸福生活得到了滿足,甚至還覺的是自己認真修煉,師父給了好的安排,結果最後卻像美夢醒了,什麼也不是。

我過這情關很反覆,一直在思想中想著他,想要和對方分享,享受那種感覺,可是師父說:「人的感覺什麼也不是。」(《轉法輪》)「人覺的自己在主宰自己、我想幹甚麼,其實是在後天養成的一種喜好中的習慣與執著,在追求感受,僅此而已;而真正起作用要幹甚麼的背後因素,就利用著人的習慣、執著、觀念、慾望這些東西在起作用。」(《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一直以來的我,都在追求感受,加大自己的執著。

另外,還有對父母的情。我從小到大在學業、生活、工作上,都能符合父母的期待,也常常被誇獎,讓他們的犧牲沒有白費,但修煉大法後,婚姻這部分讓他們很擔心,我覺的自己很不孝。男同修和我分手時,第一個念頭就是想到:「要怎麼跟父母交代?他們一定會很失望。」媽媽看到我和男同修交往,覺的放心,還說:「以後你們結婚一家人都是學法輪功的,我也來跟你們一起學好了。」那時我覺的是媽媽接觸大法的機會,但是男同修和我分開後,媽媽又叫我不要太投入大法,這一點讓我覺的很難過。後來我發現這個對父母很重的情,背後是希望他們說我好,認同我,而沒有把他們當作要救度的眾生來看,是自私的。

三、無條件向內找,去掉情的物質

男同修和我分手時說:「如果以後我們還有可能在一起,那是我覺的妳真的像個精進的大法弟子時。」我一直記著這句話,分手後努力表現的精進,隱蔽的是希望他會看到我的轉變,內心還想尋求和他在一起的可能性。半年後有同修說要幫我介紹男朋友,我說我不想這些,想好好修煉就好,但心裡竟想要得到男同修的確認,驚覺自己不切實際的妄想,又想到師父的法:「有的大法弟子表面看甚麼大法活動都參加,挺好的,大家看著修煉還行,表面上看挺精進的,可是誰也不知道誰內心有甚麼執著過不去的心結甚至有多大,誰也不知道誰內心還有甚麼固執不放的東西,有多麼難過,沒有表露出來。」(《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我決定在學法點把自己的狀態曝光出來,同修聽完後說:要把這件事當作好事。聽之後我微笑著點點頭,心裡想著,我當然知道是好事,因為這件事我找到了很多執著,我知道是好事。但事後,另一位同修私下跟我再深入的交流時,我告訴她其實男同修並不喜歡我,我發現我在講這些時,帶有忿忿不平的心,自己的情緒並不是很平靜。當她問我:有沒有把這件事當做好事?我說:「有」,但回答前我遲疑了幾秒鐘,並不那麼肯定。

發現這些細微的心,我開始向內找,為什麼我還帶有氣呢?修煉人遇到什麼事都是好事,為什麼我遲疑了呢?向內找後,我發現,我內心深處並不想原諒他,因為我覺的被傷害,我覺的他的作法讓人不能理解,很不負責任,明明不喜歡我,卻來招惹我,最後把我批評的一無是處,讓我自信心盡失,我覺的我的真心被辜負。我以為我已慢慢走出來,已找到了一些執著心,而且我願意講出來、曝光它們,我這就是提高了,可是還有一些更深的執著埋的更深,是我不願放下的。師父教我們的:一舉四得、要感謝他。可是我做不到。找到這個執著不放的心時,我很難過,覺的修煉人基本要原諒別人,要謝謝對方,我都做不到,還覺的自己有找到一些執著,已經不錯了。當時我很難過,我哭了,哭的很慘,覺的愧對師父,覺的很羞愧。

我哭的很傷心,顫抖著,可是突然我發現,我看著那個很傷心的「我」在哭,不是真的我在哭,而是被情帶動的那個「我」,發現後,我慢慢的停止哭泣,冷眼旁觀被情帶動的我,這邊的我看著她,我心裡想:她在哭什麼呢?這邊的我看著那個被情帶動的「我」在哭,然後意識到那不是我,慢慢的,她也停止哭泣,我像個局外人,我不想要它了,我真切的從內心中不想要它了,看著情的物質漸漸的不見。這時,我才恍然大悟,深刻的感受到,那個根本就不是我,在哭的是情的物質,它不想被消滅,在掙扎,在哭的是被情帶動的假我。

師父在《澳大利亞法會講法》裡說:「『情』字啊是很難放,我告訴你們啊,人都以為自己的思想感情是自己身體中的一部份,是經過思想所產生的東西,根本就不是。」「有人在感情上戀戀不捨,甚至剜心透骨的割捨不下的時候,被情牽扯的如此被動,一切都是那個情在起作用。」

經過這個深刻的體會,我回頭再看,這個讓我過了超過半年,我覺的很大的關,好像離自己很遠了,這個情已搆不著我,好像舊宇宙的我已經死了,現在是新宇宙的生命,有脫胎換骨的感覺。因為認真向內找,真的想要改變,師父幫我把情的物質拿掉。回想起來,這段時間我愈來愈瘦,甚至常人同事很認真的問我、關心我,是不是生病了,叫我去檢查身體,那時我真是有苦難言,我告訴她我身體很好,但表面的我卻一直消瘦。現在看來,是我一路上一直在滋養它,因為我不願放,甚至在思想上一直在加強它。

我也體會到一切都有因緣關係,業力輪報。在很難過中,我看到了在歷史的某個時候的景象,我是一個王,對方是個妃子,苦苦向我哀求,但我正眼也不看他,把他攆到一旁。看到這一幕,時間很短暫,雖然我不是開著修的,但真實的感受到,了解這也許就是我應該經歷的吧,今生和對方真的沒有那個緣份,但歷史中欠的債得還。這個經歷,讓我認真的面對自己的修煉,更精進,在過程中也把欠的債還了,真的是好事。

在寫心得稿的過程中,也不斷的在去一些沒去乾淨的執著,一度寫不太下去,因為一直想到男同修曾經說的:「妳如果不是大法弟子,我一點都不想跟你在一起。」我覺的這句話很沒有禮貌、很傷人,愈想愈覺的受傷害,在寫稿的過程中一直冒出來。後來我向內找,到底是什麼讓我覺的那麼在意?我發現,自己不會像他一樣講出這樣無情的話,是自己還在情裡面、情還很重。認真的想我也不會對他講出這麼斬丁截鐵的話,是因為我還很喜歡對方,還會在他的各方面條件做衡量,覺的符合我的標準,我找到這句話為什麼讓我那麼難受了,因為我還是把找到符合我條件的對象、幸福生活這個看的很重,甚至看的比大法還重要。我不會像對方那麼斬丁截鐵,表面上看是不會那麼傷人,可是更嚴肅的是,我並沒有把大法擺在最高的位置。

接到通知被選為法會發言稿時,又覺的自己這個關似乎微不足道,而且上臺發言好像把自己很難以啟齒的執著攤在陽光下,很想躲避。後來我悟到,那個想法也不是我,又是情在作怪,因為它不想被曝光,我一直想著自己感覺好不好,又把它當作是自己了,而且修煉無小事。師父說:「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當回事。邪惡會鑽空子的,很多學員因為小事甚至於走了,也真都是因為非常小的事。因為修煉是嚴肅的,是無漏的」(《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四、結語

在有限的修煉時間裡,在這個情關過這麼久,浪費了多少救人的時間。我體會到,在海外雖然沒有像在中國那麼嚴峻的修煉環境,舊勢力還是虎勢眈眈,用安逸心、情…等等執著,像溫水煮青蛙那樣將大法弟子往下拖,不管當時覺的多麼難,該過的關還是得過、該去的執著還是得去,真的必須嚴肅的對待自己的修煉。師父把情慾滿身的我從地獄撈起,替弟子承受的太多,回想自己這個過程,過的跌跌撞撞,但一直感受到師父一路上呵護著,其實能夠得大法修煉就是宇宙最幸福的生命了,執著於人間的幸福真的是太傻,在迷中都忘了當初來世的真願了,是來助師正法,不是要來感受這些的。

最後以師父《洪吟三》〈痴〉作結束
〈痴〉
人生短
來住店
別忘來時發的願
踟躕路上名利情仇
何時醒悟返家院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一五年法輪大法臺灣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17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