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5/12/BHM01-0001-jc.html

臺灣法會|衝出一片天

──在開創廣播項目中修煉昇華

作者:臺灣屏東大法弟子
還有一件感受比較深刻的事,我發現自己的修煉狀態也會直接影響設備。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不只是人、動物,還有植物都有生命,在另外空間裡任何物質都會體現出生命來。」我發現當我學法、煉功鬆懈,安逸心、顯示心出來的時候,設備就特別容易損毀或當機。

【正悟網2015年12月1日】

偉大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從事的是餐飲的工作,年輕時還曾在紙醉金迷的地方上班,每天吃香喝辣,使喚別人慣了,就只會出一張嘴,可說是過著醉生夢死的日子。從沒想過什麼佛啊,更別說修煉了。直到後來家庭發生巨變,我知道自己過去做錯了,巨大的痛苦和不斷的懺悔,讓我走入了宗教,每天吃齋唸佛這樣過了十年,直到有一次在戶外運動時朋友向我介紹法輪功,我立即到書局請購《轉法輪》並花兩天一口氣讀完,讀完後在宗教裡的所有疑慮都找到了答案,我打電話給那位同修說:「我決定要修法輪功了!」她說:「明天剛好要開九天班,你來吧。」我聽了內心有說不出的喜悅。不料隔天颱風來襲,負責九天班同修的家人不修煉,就說:「發布陸上颱風警報了,讓他別來了吧,多危險啊。」同修回答:「那要他說了算。」沒想到她剛說完,我就打電話過去說:「今晚的九天班,不見不散,我一定到。」就這樣我走入了大法修煉。

記得剛得法的那個月,有同修關心我,專程的到我家看我的修煉狀態如何?那時我還沒有全部放下專一修煉大法,還一手抓著舊的法門不放,供著佛像。一天我盤腿坐著煉第五套功法,聽到有人在門縫觀望,沒多久丟下一句話就離開了:「唉!要跳脫,困難喔!」其實我內心早已掙扎不已,到底要聽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裡所說的話,還是回到之前所修的方式,什麼法門都修,什麼經書都看,什麼都拜,覺的拜愈多加持愈多,香燒愈多愈得到庇佑。當時每個月的儀式照辦,依然有多位信眾來參加,香火鼎盛,口耳相傳,慕名之士從各地而來,甚至搞到有別的宮廟經營之士來跟我談合作經營。但,經過一遍又一遍的學師父的講法之後,我內心封塵已久的鏡子,像被擦淨了一樣,看清了世間一切現象。三個月後,我在最後一次儀式結束時,當眾宣佈,從今以後我要專修法輪功了,馬上有信眾說:「那我們怎麼辦?」我說:「還有別家可去呀,要不然就跟我一起來修法輪功。」之後我整理了十二大箱的書,送到最近的寺院,整個佛堂一張紙都不剩,清理的乾乾淨淨的。

得法後我慢慢參與了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行列。一日,聽同修談起希望在當地找合適的地方,把廣播節目及九評廣播傳送到中國大陸去,讓中國人了解真相,並退出中共黨、團、隊。當時我想可以在自己住家頂樓裝設,後來找到一個更合適的地點,但是很偏僻,全部靠同修們用人力及陽春的工具一步一步建設起來。其中有好幾位是老年同修,大家提著桶子裝滿水泥,扛著鐵架,用接力的方式進行著粗重危險的工作。有一位同修因而閃到腰,但是他還是繼續到工地來發正念,結果他看到大家如此努力的起勁在做,就又情不自禁的動手幫忙,最後做得比誰都賣力。事後我問他:「你不是閃到腰嗎?」他說:「對喲!我怎麼忘了?!可是說也奇怪,怎麼不疼了,好了!」

因為地點很偏僻,當時還沒有燈,有時要趕進度,工作往往做到很晚,甚至到晚上沒有光的情況下繼續摸黑趕工。在叢林裡蚊蟲的數量是驚人的,連大白天都會出來叮人,晚上更是不用說,咬住你不放趕都趕不走。還有樹叢裡充滿了昆蟲、蛇、蚊子、毒蜘蛛、蠍子,還有髒亂的東西等等,這讓在都市長大的我很不習慣,可是卻偏偏安排我參與這個項目,我想是要去我的執著吧,也就堅持下來了。一開始工作量很大,得挖土、除草、灌水泥、扛鐵架、拉繩索、檢查設備、這對我以前來講,都是沒碰過,甚至連聽都沒聽過的事。還有,以前在常人工作中都是我在使喚別人,現在反過來,人家叫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叫你不要放,那你就拉著不能放,泥土髒也不嫌髒,蚊子咬久了也不覺得癢,就這樣,逐漸把一些自以為是的執著放下了,以前火爆的脾氣,不願採納別人意見的心,也在跟同修們一起合作中慢慢去掉了。

其實剛開始我們在技術領域上很陌生,大家都從没有經驗中起步,一開始也不知道效果如何,眾生收得到嗎?聲音清楚嗎?但這些問題,我都不去想它,就憑著正念去做,就憑著這樣一股毅力及傻勁,全力配合。也常有神奇的事。例如我們有些設備非常巨大且笨重,得三個人利用工具輪翻往上運送,另一同修綁著安全帶在高處接住然後把設備定位,有時位置不對還得將巨大的設備翻來翻去,我在下面看他舉著沉重的設備,內心想:這真是「神通大顯」啊!後來跟常人技術員交流,他們直呼不可思議,說那肯定得用吊車才能完成的工作,我們怎麼做到的?我們知道這些都是師父慈悲呵護弟子才完成的。而我們也看到播音設備的表現越來越好,並且越來越穩定。有常人技術人員知道情況後很驚訝,說憑我們的條件也能行嗎?事實證明,同修們做到了。

有的同修還很年輕,條件不錯沒有生活問題,就把自己的金錢、時間等都投入在這個項目,還有同修有常人工作,只要有需要大家都是盡量擠時間甚至請假也要完成進度。由於通往設備所在地的道路條件很不好,又窄又陡,一到雨季路面濕滑,還長青苔更是危險,我自己便曾經摔過三次,好險三次都沒有掉到萬丈懸崖去,雖然每次都摔到皮破血流,但是趕快爬起來後就直奔工作地點做該做的事。因為我知道,一起參與的同修大家都希望能夠爭取時間、盡快把設備處理好,趕快助師正法、救渡眾生,我也不想耽誤一點時間。在一步一步參與項目救人的過程中,感覺自己的修煉也提高上來了。

還有一件感受比較深刻的事,我發現自己的修煉狀態也會直接影響設備。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不只是人、動物,還有植物都有生命,在另外空間裡任何物質都會體現出生命來。」我發現當我學法、煉功鬆懈,安逸心、顯示心出來的時候,設備就特別容易損毀或當機。有一次非常嚴重,那次我去處理機器,結果竟然我碰什麼壞什麼,用一個壞一個,還有的就直接燒掉了。當時我真是嚇壞了,趕緊向內找不足,查找自己有哪些執著沒放?發現自己那段時間安逸心起來,學法煉功都鬆懈了,做事也馬虎了。我趕緊把環境中有髒亂或汙垢的地方都細心整理乾淨、把設備重新整理好,然後坐下來發正念剷除一切邪惡干擾的因素。等再次啟動時,其他的機器又都正常運轉了。

二零一五年五月七日,竟發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官方以有人檢舉為理由把設備抄走了,我也因此成了被告。回想當天警察將我上手銬的瞬間,內心真是百感交集,我一直是奉公守法善良的好人,如今為了救度眾生卻被逮捕,但一想到大陸同修為了捍衛信仰真善忍的自由,不知遭受多少酷刑迫害,甚至因此失去生命,相比之下我所承受的實在是微不足道,當下升起正念,默默請求師父加持,決定把壞事變好事。不知是否安排好的,我當天穿的上衣正好是中共活摘器官販售的價格圖,上面標示了肝是美金多少,腎是美金多少的,正好成為講真相的利器。檢查官最後問我:「你認不認錯?」我說:「報告檢察官:這得看從那個角度來看這件事,如果是用短波讓中國人了解真相,這一點我不認為錯。」後來,檢察官本想將本案草草了事,但我們決心力爭到底。因此上了法院。

在法院時我告訴法官,「我想說明今天為什麼做這件事情?今天我的所做所為不為私也不為利,那為什麼還花自己的錢、自己的時間來做這件事情?是因為中共暴虐無道,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以及包括很多無辜善良人的器官都被活摘謀取暴利,這是中共政府、醫院跟軍隊連成一線在進行大屠殺,這個事情是非常嚴重的,修煉人看不過這樣的情形發生,所以才會架設短波,為的是把真相告訴中國人,讓他們知道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叫他們不要去舉報,被中共一言堂的謊言矇蔽。我們要讓中國人民知道真相,不然法輪功學員被舉報抓去,很可能器官就被活摘移植給別人,然後焚屍毀滅證據,人就消失在人間了,非常非常的嚴重。這就是為什麼要做這件事的原因,就是為了救人! 」

至今判決還沒有下來,我們也不斷的抓住機會繼續向立委、相關高層講真相。而我的理解是:這件事只是一個表象,我們藉此讓更多人知道中共的本質及法輪功被迫害、被活摘器官的真相,去救更多的人。把壞事變成好事!歷史大戲誰是風流主?大法弟子救人的事是最正的,我們才是主角!

一路走來由衷的感激師父把這宇宙大法給了我們,讓我們知道什麼是「真」、什麼是「善」、什麼是「忍」,在實修過程中慢慢在歸正自己。最後,以師父《洪吟二》〈去執〉與大家共勉:

雖言修煉事 得去心中執
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一五年法輪大法臺灣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17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