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6/12/CIL05-0002-jc.html

台灣法會|得法十五載 曾一蹶不振到從新精進

作者:台灣台北大法弟子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我目前在新唐人亞太台工作,回首得法至今已經整整十五年了;還記得我是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在陽明山文化大學,因為在路上接到一張「法輪大法九天班」傳單而得法。

【正悟網2016年12月5日】

一、得法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我目前在新唐人亞太台工作,回首得法至今已經整整十五年了;還記得我是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在陽明山文化大學,因為在路上接到一張「法輪大法九天班」傳單而得法。

當時就讀法律系三年級的我,除了功課壓力極大,本身就有B型肝炎不能太勞累,卻每天晚上還被另外空間干擾,睡不好覺,也就是大家常聽到的「鬼壓床」,再加上當時家裡我最親的阿公與爸爸關係很緊張,甚至一度讓爸媽很沮喪產生輕生的念頭。這讓身為家中長子長孫的我很兩難,每天身心都在痛苦中煎熬著。

在我準備考插大在補習班上課時,接觸一個類似武俠小說的氣功,既沒有身輕如燕也沒有力大無窮,唯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從那天起我每天都被鬼壓床。為了解決這個困擾,我試過各種方法,手上掛佛珠、脖子掛玉珮、枕頭下放家人從廟裡求來的護身符,住隔壁的姑姑還幫我請來一尊說是開過光的彌勒佛像,甚至平時在家修道的叔叔都親自來幫我收驚,說請兩位門神幫我看門,但還是都沒有用,每天睡覺還是一樣來壓,甚至愈來愈變本加厲,讓我每天都睡不好覺,精神疲憊。

當我接到法輪功九天班的傳單,上頭不但寫著是佛家氣功還免費教功,讓我欣喜不已,一心期待開班的那天。九天班的第一天,我一聽到師父講法,我就告訴自己這就是我要的,我苦苦尋找的真傳氣功就在這裡,神奇的事發生了,九天班還沒上完,困擾我將近兩年的鬼壓床現象就這樣消失了,除此之外,師父講課時說幫弟子下法輪時,我一回住處躺下睡覺時,就真的感覺到小腹有東西在轉,當下我激動不已,我知道師父真的在管我了,而當時家裡緊張的關係,不知怎麼的也好轉了,讓我深深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下定決心要一修到底。

二、掉髮

在開始學煉大法一年左右,我開始出現掉頭髮的現象,一開始我也不以為意認為可能是淨化身體的表現,但一段時間後,同學們開始說:言駿你要注意喔,最近頭髮有比較少喔!是不是功課壓力太大了。我還是不覺得怎麼樣,還覺得說自己以往頭髮太茂密了,每次剪髮還要打薄挺麻煩的,這樣一來剛好。

大學畢業後,我選擇先入伍當兵,退伍後,一邊準備律師司法官考試,一邊也開始在同修的推薦下,開始接觸「新唐人」這個大法弟子辦的媒體項目,參與主持與新聞主播的工作,後來因為考了幾年沒考上律師,又認識到新唐人在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力度很強,但專業要求很高,就決定全心投入到新唐人媒體講真相的項目中來了。

但掉頭髮的情況不但沒有改善,卻漸漸嚴重起來,連沒有修煉的家人都開始關心了,從一開始提醒不要壓力太大睡眠要足,到後來幫我想各種增髮的方法,買了各式各樣的洗髮精、生髮水給我,但我卻打從心裡抗拒,認為這些裡面都有藥的成分,修煉人沒有病是不吃藥的,當然也不用藥,家人送來了我也拿但就是擺著沒有用,雖然心裡有時也會想為什麼會出現掉髮的現象,是因為我有什麼執著心沒去嗎?但一直沒有深挖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心裡只是簡單想著,只要我認真學法煉功,師父自然會幫我解決這個問題。

但一年年過去了,頭髮還是愈來愈少,到了後來,我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就是沒有修煉的媽媽有一天突然對我說:全家都沒有人禿頭,你這麼年輕就開始掉頭髮,是不是因為學法輪功的關係?

雖然我嘴上辯解說:不可能是煉功的關係,應該是隱性基因,妳看舅舅不也是禿頭嗎?可能是遺傳到外公那邊的基因吧!但我的心其實已經開始有點動搖了,加上掉頭髮,不只對原本就很注重外貌的我是種打擊,因為我在新唐人亞太台除了擔任主編,還兼主播與主持的工作,為了維持上鏡頭良好的形象,幫忙彩妝的同修後來就幫我想了「灑黑粉」的方法,但往往為了幫我整理頭髮就得花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比女主播還費工夫,讓我心裡愈來愈沮喪,心想難道真的是煉功造成的嗎?

「掉頭髮」成了我修煉過程中的死關,凸顯了自己的愛面子的心、怕被別人指指點點、笑話的心,加上一直沒有交到女朋友,隨著兩個弟弟陸續結婚,身為家中長子長孫的我,成為父母、阿嬤與親友重點關切的對象,擔心我是不是因為掉頭髮交不到女朋友。

因為掉頭髮的問題,我的心裡壓力愈來愈沉重,加上當時在新唐人新聞部工作時間每天多達十多小時,甚至超過十五小時已經成了常態,每天工作回到家常常是半夜一兩點了,加上學法煉功不穩定,我開始對修煉產生動搖,開始自暴自棄,認為修煉實在太苦了,不如及時行樂,除了暴飲暴食,每天消夜經常放縱自己吃炸雞排、滷味等垃圾食物外,每天晚上回家雖然已經很晚很累了,還是自動坐到電腦前,要上網看網路小說、玩遊戲,長此下來,結果不但肥胖了起來,還把自己的身體弄得相當不像樣,經常大量血便,上班精神不濟,一點小事就不耐煩,甚至暴怒,雖然表面上為了工作順利都強忍了下來,但跟主管關係搞得很僵,兩個人雖然就坐在隔壁,但就是不說話,有事就用即時通訊軟體交代兩句。

這時候已經很多年都沒有再出現過的「鬼壓床」現象,又來了,有時喊師父的名字也不管用,就讓我對修煉更加沒信心與動搖。師父在《轉法輪》說,「甚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煉功人在修煉當中會遇到難,這個難來的時候可能表現在人與人之間的摩擦當中,會出現勾心鬥角等等這些事情,直接影響到你心性上的東西,這方面比較多」

為了想讓自己舒服,逃避現實的痛苦,我花更多的時間在看小說與打電動上,想從中得到現實上得不到的成就感與快樂,幾乎不想煉功、學法與發正念,但得到的只是惡性循環,狀態更糟。就像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的,「不止是人得法的問題,把人帶動的工作也幹不好了、學習也學不進去,大量的時間用來在電腦、電玩上,勾引著你去看去玩那些東西。已經不是人的狀態了。從古到今人都沒有這個狀態。這是外星人的技術,魔在利用它,勾引你,讓你放棄你所有的東西,投入進去。浪費你的生命,你還捨不得放下!從做人的角度上看你都不對勁了,何況是修煉。」

電玩真的能控制人,自己也清楚知道遊戲中充斥著暴力與色情,這些很不好的東西,但就是捨不得放下,深陷其中。甚至有一天我主持的新唐人節目團隊,因為隔天清晨就要到宜蘭拍攝,製作團隊先到我家借住一宿,為了不讓製作人看到我收藏許多的遊戲,我特地事前把遊戲藏到書櫃內層,但人算不如天算,怕什麼就來什麼,製作人臨時說有事要借我書房電腦一用,過一段時間她突然驚呼一聲,把我叫進去,問我為什麼有這麼多遊戲,說要幫我全部丟掉,當下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憤怒的說:不可以,這是我的命,誰給動就通通給我滾出去,我也不主持了。就嚴重到這種把遊戲看的比什麼都重要的程度,完全不可自拔。

雖然當時我的修煉狀態很糟,甚至可說是帶修不修的了,但師父一直沒有放棄我這個很不精進的弟子,甚至可說是強看著我,當時因為我的修煉狀態與跟新聞部主管的關係很不好,幾次跟台裡提出請辭,認為自己不配擔任這麼重要的工作職位,不但無法起到救人的作用,甚至可能造成負面影響,但因為新聞部實在人手不足,主編與主持的工作一直找不到人替上,而我也因為還剩下這麼一點責任心,不敢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就這麼強撐了下來。

就這麼渾渾噩噩過了很長時間,有一天另位一位輪值主編要生產了,要請產假待產,這下主編的工作就更缺人了,而我自己過這種想逃避現實卻身心更痛苦的日子也過膩了,就問自己,看來命中注定我就是離不開新唐人,這應該就是我的使命了,既然當人就是苦,不修煉一天到晚玩遊戲看小說,還是苦,師父沒有放棄我,還願意給予機會讓我從新做好,那該是時候要突破了,就好好認真面對自己遇到的問題吧。

我跪在師父的法像面前,發自內心的跟師父說:弟子決心從新開始認真修煉,請求師尊幫助弟子。就這一念,原本看得比命還重要的電玩,我就這麼全部打包一次拿下去垃圾場丟掉,心裡不但一點也不痛苦,只有放下的輕鬆感。

戒掉玩遊戲的執著後,我開始認真學法,接著我悟到也得去掉看小說的執著,師父在《精進要旨》說,「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人通過眼睛、耳朵看到聽到的都是文藝作品中的暴力、色情、勾心鬥角和現實社會中的利益爭鬥,拜金觀念以至其它魔性的表現等等,裝進的都是這些東西」

去掉玩遊戲與看小說的執著心後,我從新嚴肅面對「掉頭髮」這個讓我幾乎一蹶不振的問題,向內用力找自己的根本執著,發現自己長期以來,很注重自己的外貌,努力運動維持好身材,希望打扮的帥氣,希望引起異性的愛慕,這其實就是色心,還有愛面子的心,怕別人異樣的眼光,怕自己因為禿頭讓喜歡的異性看不上自己,怕不修煉的家人不理解、對大法有負面想法,還有不得不繼續主持節目又要花很多時間整理頭髮,自卑與怕麻煩的心。

再加上從五專時期住男宿時受同學影響,看了許多不良的漫畫、小說與影視作品,長期下來對色慾看得很重。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

深挖了這些執著心後,首先我突破自己的觀念,做了一件以往不願做、認為很可笑的事情,那就是聽從了美髮同修的建議,去買了一頂假髮,這樣不但初步解決了愛面子的心,也安撫了家人對我掉頭髮的擔心,再者對我在主播、主持與採訪新聞工作時,節省大量弄頭髮的時間,自信心也回來了。當然平日居家生活或在台裡我是不戴假髮的,除非工作需要,要自己學會坦然面對自己的缺點。

至於去掉色慾心方面,在戒掉遊戲、小說與看不良影視作品等誘因後,心一下淡了很多,但還不夠,就按照師父說的:「你只要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你那一瞬間能想起來,你就能夠約束自己,那麼這一關你就能過去。」(《轉法輪》)

為了不讓自己在男女關係上犯下大錯誤,一方面也為了圓容家人長期要求趕快結婚,我再次請求師父幫助弟子,也逼自己改變「自由戀愛、打死不相親」的觀念,既然師父說:「男女之間結婚是神定的」《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那麼我就聽從神的安排吧,紅著臉請熟識的長輩同修幫忙介紹,年紀相當也有結婚需求的異性同修,沒想到竟然真的順利成親,結婚後因為太太同修對這方面的心很淡,也就讓我漸漸放淡了色慾心。
師父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說:「是,如果大家沒有甚麼執著的東西,舊勢力也抓不著把柄、也沒有辦法。」

當然這些執著心,包括想玩電玩、看小說、愛面子、色慾心等,看似已經過了,但每過一段時間還會返出來,往起勾人的心,有時放鬆了自己的思想,就又會過不好,這時我就告訴自己不要陷在懊悔中,一定要堅定正念,堅持每天做好學法、煉功、發正念,這樣一有不好的思想念頭就能很快察覺,進而發正念剷除。也才能做好在新唐人的媒體工作,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以上交流如有不足,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一六年法輪大法台灣法會發言稿)



24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