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07/DJG16-0020-jc.html

撿錢不還與給錢不要

作者:大陸大法弟子
修煉前,我在單位是一個得理不饒人,有甚麼好處得不到,嘴上不說,心裏也不平衡,爭強好勝,四十多歲就搞的一身病。

【正悟網2017年7月16日】修煉前,我在單位是一個得理不饒人,有甚麼好處得不到,嘴上不說,心裏也不平衡,爭強好勝,四十多歲就搞的一身病。

一、撿錢不還

記得,在一九八七年冬季的一天,晚上下班騎自行車往家走,這時只見在我前面幾米遠的地方,有一個穿著墨綠色羽絨服的女人,騎著一個三輪車(俗稱:倒騎驢),因為車子高,她腳搆不著腳蹬子,就左右來回晃著騎車。我正在看她時,就見有甚麼東西從她的羽絨服兜裏掉在地上了。我快速的騎過去,低頭一看是一沓錢,因坡路,不能停下車,我就一隻腳拖在地上,哈下腰,把錢撿起來,迅速揣在兜裏,當時天有點要黑了,也沒人看見。我心裏很高興,心想:我撿到的就是我的。

回到家掏出錢一看,最大的面值是十元的,還有五元的、一元的,都是零錢,共計七十二點四元,覺的太少了,沒甚麼意思,也不去想丟錢的人是甚麼心情。

緊接,第二天我丟了一副心愛的羊皮手套,價值四十二元;後來又買一副一百零二元的羊皮手套,可是沒戴幾天,羊皮面裂口子了。我當時想:我怎麼這麼倒霉呢,是不是我撿錢不還,遭報了?那也還的太多了。也許我撿的錢在人家就起這麼大的作用。我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一九九六年,我修煉了法輪大法,《轉法輪》這本書解開了我所有的迷惑。在大法中修煉使我身心健康,無病一身輕,道德昇華,明白了「不失不得」的法理,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做事能為別人著想。

二、給錢不要

二零一零年夏季,我陪孩子在北京學習。一天下午,我去銀行交天然氣費,一進銀行大廳,人多的不得了,就見十幾個窗口辦公,每個窗口排二十多人,光保安就有五個,前廳經理、引導員等,他們在大廳裏忙著維持秩序。

我就站在隊後排著。兩、三小時過去了,還沒排到我。這時,有三個青年人,倆女一男,急匆匆的走進來,找到前廳經理說甚麼,後來又來到我這個窗口,和前面的人說話。這時已經下午四點鐘了,還差兩個人,就排到我這了。我仔細一聽,原來他們是上海來的,用銀行卡轉一筆四萬元的賬。今晚還得回上海去,火車票都買好了,因為時間緊,他們請前廳經理幫忙不成。他們就給五十元錢,和我前面的人商量讓他們先辦理。那人一聽直擺手,說不行,他也著急。

我見那三人焦急的樣子,就說,孩子,你們在我這辦吧,我交天然氣費,不著急,我上後邊去。他們一聽趕忙說謝謝我,一個高個女士把五十元錢塞到我手裏,我忙說:孩子,大姨不要錢,我是有信仰的人。她說,你有啥信仰,你也得收這錢,你嫌少,我就再給你一張,你今天可幫我們大忙了,我們必須的謝謝你。

這時那個小伙子到窗口去轉賬了。這兩個女士陪我到後邊排隊去,我說我是修煉真善忍法輪佛法的,我們師父教導我們:遇事多為別人著想,與人為善。我不會要你們錢的。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的。她們說一定記住。我說,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好事,我也得告訴你們。現在共產黨無官不貪,腐敗專政,民不聊生,老天要滅它,是凡加入過黨、團、隊組織的,都是它一夥的。天災來了,你不退出來,就得跟著當陪葬。聲明退出抹去獸記,就平安了。那高個子的說,我是黨員,另一個說是團員,入過少先隊。我給她們起個化名「三退」了。她倆高興的直說謝謝我,我說謝我師父吧。那高個女士雙手合十說,謝謝您師父。〔辦理三退請訪問大紀元退黨網站

這時那個小伙子辦完轉賬回來了,就叫他們倆趕快走,打車去火車站。我和那高個女士說,你倆得救了,把那小伙子給落下了,她說大姨,我會告訴他的,並雙手合十,向我再次致謝。

三、不用賠錢

那年七、八月份時,我們在北京住的樓房刷外牆塗料。一天上午,我正在屋裏幹活,就聽廚房裏「噹」的一聲,緊接著玻璃稀里嘩啦的落地聲。我跑出一看,啊呀!廚房窗戶上一大塊玻璃打碎了。一塊跳板頭伸進了屋裏。只見一年輕的農民工驚恐的站在那裏。我忙說,你怎麼搞的?他嘰裏呱啦的說些河南方言,好像在解釋不怨他。我這時頭腦冷靜下來了。他是有緣人,是師父安排來聽真相得救的。當時在北京我還沒機會公開講真相呢。

我笑著說,你別害怕。我不會讓你賠錢的,因為你幹活也不是故意的,你們撇家捨業的來這打工也不容易。他見我不讓他賠錢了,就用普通話說:大姨,謝謝你,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想往前竄一下跳板,真是對不起你。我說,孩子,快別說了,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師父讓我們遇事先替別人著想。今天咱倆有緣相見也不容易。我得告訴你真相,現在共產黨貪污腐敗透頂,無官不貪,古代預言都講大難來時,十戶難剩一……他說他知道古代預言,他在家鄉上過高中,沒考上大學只得回鄉務農。家裏生活很困難就出來打工,一天掙一百多元錢,還得省吃儉用。我誇他是個懂事的青年人,能吃苦耐勞,將來一定有好日子過。我又給他講了「三退」保平安的事,他聽明白了,並告訴我他入過少先隊和共青團。我說給你起個化名退出來,抹去邪惡獸記。並叫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高興的答應後,幹活去了。

午飯後我就去玻璃店,花三十多元錢換了玻璃。可我的心裏很高興,我能為別人著想了。

(轉自明慧網)



28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