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07/DJG16-0023-jc.html

八零後「白領」有幸得遇大法

作者:大陸大法弟子
我是一名八零後,現在在機關直屬單位工作。小時候天資聰穎,顯現出過人的天賦,因此從小到大積累起來優越感,非常自以為是,加上社會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我也沾染了諸多不良習氣,沒有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修煉前,名、利、情、得與失,我都看得很重,失去一點痛苦的不行,在欲海中苦苦掙扎、沉淪,我不知道人究竟為甚麼而活?

【正悟網2017年7月16日】我是一名八零後,現在在機關直屬單位工作。小時候天資聰穎,顯現出過人的天賦,因此從小到大積累起來優越感,非常自以為是,加上社會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我也沾染了諸多不良習氣,沒有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修煉前,名、利、情、得與失,我都看得很重,失去一點痛苦的不行,在欲海中苦苦掙扎、沉淪,我不知道人究竟為甚麼而活?

二零零八年,一位朋友和我談起了法輪功,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關於法輪功的正面聲音。但由於受中共謊言的毒害以及多年來的無神論導向的教育,使我對法輪功絲毫沒有好感。後來在這位朋友的推薦下,我抱著「看看都寫了些甚麼」的心態讀了《轉法輪》。隨後又把李洪志先生的四十幾本著作全部看了一遍。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對於我這個博覽群書的人來說,這些書竟然使我如此震撼!我腦海中漸漸升起一種感覺:此人絕非一般,只有神才能寫出這些博大精深的法理。二十幾年來所有困惑我的種種問題,我在這些書中都一一找到了答案。可以這麼說,在此之前我是蒙著眼睛活著的,此後完全不同了,猶如摘掉眼罩,在光明中重生一般,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決定修煉法輪大法!

不為利益所動

修煉一開始,首先過的第一關就是去利益之心。作為一名修煉者,我知道利益心一定要去。我所從事的工作有一定的權限,修煉前,一些灰色收入是經常有的。那時,最多時候我所管理的下級單位大大小小有十七家之多,逢年過節他們都會送些現金或是購物卡。對於一個不修煉的常人來說,這種誘惑的確是巨大的。從法中我明白「不失者不得」[1]的道理,同時既然作為一名實修者,那麼必然會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行事,不應為利益所動。

於是凡當面送禮的我都婉言拒絕;趁我不在放在辦公室抽屜裏的,我也會找機會退還他們。當然我都會給他們講清楚我不能接受的原因。他們明白後自然也就高興的拿回去了。

也有特殊情況:一次一個小伙子在給我送資料的時候,夾進了一張購物卡,我發現後把他叫到一個會議室,告訴他我是修法輪大法的,要按照「真、善、忍」做事,做一個好人,這卡我不能要。他說就是一點心意,沒有別的意思,感謝我對他的照顧。我說,我們都是為了工作,要說照顧談不上,我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也請你諒解。你的心意我領,但卡還是不能要的,你還是拿回去吧……反反復復,我們談了二十多分鐘,小伙子最後說,這卡我必須得給你,要不我們領導會說我怎麼連這點事都辦不成?我說你可以把我的情況和你們領導講,他說我會講的,但這卡你還必須收下,不然我沒法交待。

我一想兩人都這麼堅持著也不是事兒,我說這樣吧,卡我收下把它送給需要幫助的人,也算你做了一件好事,積功德。他一聽馬上說:「就按你說的這個方法辦吧!」我說,那我謝謝你的善心,並雙手合十對他表示感謝。

事後,我把這張卡給了一個受迫害大法弟子的母親──她的女兒和女婿都因修大法被中共關進了監獄,這位母親受了不少苦,日子過得很艱難,我把卡給了她讓她過年買點年貨。

這些年中,我拒收和退回去的現金和購物卡太多了。有一次,一個單位的小領導給我送購物卡,我對他說了我的信仰以及為甚麼不能收,他聽後豎起大拇指說:「你讓我很感動!」

還有一次,一位中年老闆把我約出來給了我一個信封,並且還準備了好幾個海鮮禮盒。這個人,我是幫過他兩次。在我們這個行業這種幫忙是有收費標準的,收費屬於正常,從某種意義上說,我算他的上級,僅憑這一點,常人肯定是要給我送禮的。我對他說:「我是修『真、善、忍』的,這錢和禮盒我都不能收。我之所以幫你,可不是為了要你的錢,而是那時你實在是沒有辦法,實在找不到人的情況下我才幫你做的。我如果為難你,我就是不善。真、善、忍,我們講修善嘛。再說,你們幹點活也不容易,方方面面都要打點,已經夠難的了,我怎麼能收你的錢。」講到最後,他終於不再堅持給我送禮了,因為他明白了我的心意,並不斷的謝謝我。我說你不用謝我,你要感謝我就記住法輪大法好吧。

像這種事情太多了,在如今這樣一個金錢至上、物慾橫流的社會,也只有大法修煉者才能真正做到這一點。

做好人

我所在單位年輕人居多,多數都是走後門進來的,由於現在社會風氣嚴重敗壞,年輕人沒有一點受過教育的樣子,沒有一點涵養,上班就是上網、看電視劇,一張嘴就是髒話,不堪入耳,有的甚至還往微信群裏發黃色視頻。作為一個不修煉的常人,他們覺的這些太正常了。大法修煉者是要潔身自好的。我給自己做出規定:上班時間不上網,工作時間之外只看書學法,群裏的黃色視頻我從來不點開看,聽到同事圍一起說不好的話,我從不插嘴,當作沒聽見。

單位的食堂是自助式的,打飯時大家都多打,有的索性用塑料袋子裝,晚上帶回家。水果也是,原則上是限量的,每人一個,但因為沒人管,大家也是多拿,有時候拿多了辦公桌上能擺一大堆。

我所在的辦公室裏有八個人。 八個人按順序輪流值日清理辦公室。這種事本來就是靠自覺,可是絕大部份人裝不知道,因為都怕得罪人,沒人去提醒今天是該誰值日了,有人一次次滑過去,到下個人時,也裝作「忘記」了,再滑過去,部門領導強調過幾次,始終不見效。

修煉後隨著心性不斷提高,知道修煉無小事,在值日這類小事上也不能含糊。你和大家一樣,你不就是個常人嘛,要不怎麼體現出你是個修煉人,是個超出常人的人呢?意識到這點,吃飯時我都是吃多少打多少,有時候同事勸我多打點,拿袋子裝起來下午吃,我一般就笑笑或說幾句對方能接受的話。水果一次只拿一個,從不多拿,有時候別人拿多了到我這兒沒有了,我也不當回事。輪到我值日那天,我就特意早來,把辦公室打掃得乾乾淨淨,從來沒糊弄過。

有個下級單位,負責和我業務往來的是一位男青年,此人不僅業務不行,而且粗心大意,工作中經常出錯,報上來的資料讓他返工是常事,為此給我增加了許多工作量。我部門領導多次提出讓我把這個人換掉,但是每次我都說,年輕人不好找工作,再給他一次機會,我再指導指導他,相信很快會改變現狀的。一天,我把這位男青年約過來,用平靜的語氣對他說:「你工作做得怎樣你自己也看到了,我希望你以後能認真一些,有不明白的可以問我,當面問、打電話問都可以,但是不能糊弄事兒。我們領導多次想把你換掉,都被我壓下來,是因為我覺的現在找份工作不容易,所以我理解你,希望你也能理解我。」他聽完不斷的感謝我,並表示今後一定會努力。其實說來,也許感到很稀鬆平常,但在我們這樣的單位,用這樣一種溝通方式,這樣一種語氣和態度對待一個下級單位的工作人員,可以說還沒有先例。

後來,他工作多少比之前強一些,但畢竟水平有限,還是會經常出錯。每次我都儘量表現得平和,不訓斥他,耐心的讓他修改,為他展現大法修煉者善的那一面。從頭到尾我都沒想過要換掉他,因為我不忍心讓他重新去找工作,儘管我多付出了一點,我卻真心的想把機會留給他。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就是要這樣看問題,多為別人著想,善待身邊的每一個人,寬容他們的過失。

有一次他開車接我去看一個現場,在車上他對我說,我是他認識的人中最好的一個人,並且他們公司所有和我接觸過的人對我印象都非常好。那天我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他明白後選擇了「三退」。自那以後他得了福報:一年後,結婚、生子,媳婦漂亮還會做飯,開啟了幸福的生活(之前總是失戀被甩)。〔辦理三退請訪問大紀元退黨網站

還有一個下級單位,因為和我單位上層關係搞的好,平時沒把我放在眼裏,別的下級單位都送禮,他們家不但不送,還因為一次誤會而認為我為難他們就把我告到領導那裏去了。這事兒要換成其他同事,以後他們就有「好日子」過了。但我是修煉人,沒有那麼做。那件事情解決之後,我就像甚麼也沒發生過一樣,像對待其它下級單位一樣對待他們,從我的語氣、態度中完全看不出對他們兩樣。漸漸的,他們完全改變了對我的看法,言語中滿是尊敬,對我十分客氣。

生活中處處修自己

修煉前我是個蠻嚴肅的人,不苟言笑,說話咄咄逼人,和人說話通常是我說「上句」,而且表達慾望強。更致命的是,不讓人說,一說就炸,特別「自我」的一個人。修煉後,我意識到這些都是黨文化的表現,是自私、不善的。一個修煉有素的人,通常都很謙和、忍讓,既能聽對方的傾訴又能接受別人的批評,始終保持著平和的心態。

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後,就開始在這方面下功夫。平時待人接物,儘量面帶微笑,說話儘量放慢語速,多聽對方說而不是自己滔滔不絕。面對突然的指責和抱怨,不再像原來那樣,「騰」的一下就火了,而是先讓自己心態放平和,然後適當作出說明和解釋,不陷入此事的誰對誰錯之中。

一次,我的一位親人為了一點小事和我爭吵,當時我說了她幾句,認為她沒事找事(事情並不怪我),沒想到她不依不饒,到最後居然還罵我。我當時很生氣,但馬上意識到這是衝著我「不讓人說」[2]的心來的。修煉人不是應該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3]嗎?我怎麼還動氣呢,不能忍、不讓說的心甚麼時候能修去?心性何時能提高上來?

想到這,我一句話都沒說,靜靜的坐在床上。後來她也不說話了,再後來她意識到自己有些過份,就主動找我說話。那一晚煉靜功,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越坐越想坐、越坐越舒服的美妙感覺,體會到師父法中所講的「心性多高,功多高」[1]。

不僅如此,行為上也處處按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如買東西時多找的錢或多給的東西,一定如數送回;出入公共場合開關門時,主動為後面的人撐住門而不是自顧自的揚長而去。一次一位同修撿到一個U盤,經我們共同努力根據U盤裏的信息輾轉找到失主。失主感動地買來水果表示感謝。

還有一次,我們樓層新搬來一位租客,是一位六十五歲的婦女。此人屬於那種「自來熟」的人,剛來就管我借手機充電器,這次又敲門問交水電費的事情。我當時著急去辦事,就說等晚上我再和你說吧,簡單應付幾句就走了。其實我當時有點不耐煩,但馬上意識到,這種心態不對呀,一點都不善,於是在心裏說:師父我錯了!我得把沒做好的補上。

到了晚上,我去她家找她,她開門一看是我覺的很驚訝,我說明來意後她說你可真認真啊!我說,答應你的事我得做到啊!於是向她詳細講了交水電費的地點,同時幫她看繳費記錄並分析是否欠費,最後還與她聊了幾句家常。我離開時她說:「你可真是個好人啊!」我說應該的,有需求隨時找我。

一次下班去菜市場,我給一個賣菜的一百元,他找了我九十六元,我沒仔細看,揣錢包裏就走了。回家整理錢包,發現其中一張二十元是假幣,我想到是那個賣菜的找給我的錢。我沒有去找他,不是怕他不承認,而是想到凡事沒有偶然的事兒,肯定是衝我哪個心來的。我收到的是假幣,肯定是言行中有不符合「真」的地方,仔細一想,有次提起請一個朋友吃飯,雖然當時只是隨口一說,過後並沒當回事,但是說出來的話就應該兌現啊,否則就不說。提醒自己一定得找個機會把這頓飯補上。

此外,人與人之間沒有無故的冤緣,有些事情是很複雜的,也許哪一世我欠過這人甚麼,這一生通過這個方式償還了,那麼豈不是一件好事嘛。於是我平靜的把二十元假幣撕碎,扔進廁所裏沖掉了。從頭到尾內心沒有一點的波瀾,反而覺的自己在這件事情上的心態很正而高興。

當然,作為大法弟子,孝敬父母、尊老愛幼都得做好。這方面的事就不說了。

回首修煉之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以至更好的人」這一準則早已深入我心,生活上、工作中時時處處無不用這一標準要求自己。當然,偶爾也有做不好的時候,但事後都會正視自己的錯誤,及時修正,爭取下次做的更好。

有時候也有不理解我的人,說我傻。是的,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也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層次中才能有著不同的體悟,也只有修煉的人在層次提高,境界昇華時才能感受到他的美妙與超常。

千言萬語,無法報答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之恩以及修煉路上對我的保護。弟子無以回報,唯有精進實修,珍惜每一次提高的機會,善待身邊的每一個人,把大法修煉者真誠、善良、忍讓的精神風貌與良好素養展現給身邊所有的人以至更多的人!

謝謝師父!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轉自明慧網)



2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