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08/DJH13-0005-jc.html

去掉隱藏的妒嫉心

作者:海外大法弟子
平時看見別人有甚麼不好的心時,我就在想是我自己的問題吧,為甚麼叫我看見,先看自己,真能發現自己的問題。遇到其他人的做法說法我不能理解的時候,我會想到,我以前也是這樣啊,每個修煉中的人都有自己正悟宇宙大法的方式和過程啊。為甚麼一定要按照我的想法來呢?

【正悟網2017年8月13日】最近在修去黨文化和修去隱藏的很深的妒嫉心方面,有一些感悟,在這裏和大家分享,因層次和悟性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難中在過關中修心

師父講過:「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

其實這一段法一直在反覆讀,還會背,但是卻沒有真正的重視起來,把它當作一個執著心來去。其實師父已經強調了,妒嫉心不去是不能得正果的,那也就是說,只要帶著這個心,就算做了很多事,到頭來也是一場空,白修。

一直以來我總是覺得自己很少有妒嫉心,因為在公司我從來都沒有和誰發生矛盾。別人給我提意見,我也總是樂呵呵的接受,唯一的是在家庭中有時管孩子,或者和家人同修會有一些矛盾,但也都不是甚麼大事。我有時也覺得是因為和家人同修有人中的情,所以還會有些家庭矛盾,但是對整個修煉沒有甚麼影響。在這種狀態下,因為以前背法比較多,也喜歡在集體中交流,有時還會聽到同事誇我守心性做的好,這樣就更沒有在修去妒嫉心上紮紮實實的修,也錯過了很多提高的機會。

前一段時間自己感覺,在忙於做事,結果就被安逸心干擾,想要突破又覺的很難,感覺精進不起來。有時發正念倒掌,有時蓮花掌打不開。後來就出現了身體被病業干擾的情況,嚴重的影響我做三件事。在身體的痛苦承受中,舊勢力不斷的在我的空間場打入非常消極的物質,第一次感覺到修煉真的很苦,心裏和身體都在承受很大的壓力。

在這種情況下,同修A找我交流,她說,「你知道嗎?你曾經在背後議論過我。你不修口,我感覺你在議論我的時候充滿了妒嫉心,你不是在幫我,你只是為了證明你是對的,我是錯的。」

我當時聽到她這麼說,馬上下意識的說:「真的嗎?那我很抱歉啊,希望你能原諒我。」同修走了之後,我開始真正的找這顆妒嫉心。

我仔細回憶甚至追溯到兩三年前我們剛剛認識的時候,我在想我曾經說過的話,和曾經對她動過的甚麼不正的念頭,發現自己真的有這顆心。我真的曾經妒嫉過她,有時也知道這是妒嫉心,但是每次當它出現時,我都沒有及時的抓住它,徹底的清除它,所以妒嫉心就一直在我的空間場中留存,還在不斷的膨脹,散發出不好的物質,對別人造成了傷害。想到這裏我落淚了,我對師父說,我錯了。因為妒嫉心不去,我傷害了別人。後來我又和同修A再一次坦誠交流,我真心的向她道歉,為曾經帶給她的傷害而道歉。

在自己身體上出現嚴重干擾的同時,我不得不嚴肅認真的對待自己修煉中出現的問題。我必須面對一個事實,我其實修的並不好,很多是做在表面。我真的是有妒嫉心的,不但有而且隱藏的很深,還一直在膨脹。

想到這,我發出強大的一念:「弟子有漏,也會在法中歸正,決不允許任何生命來迫害。任何強加的迫害,都是非法的,是絕對不承認的。」周圍的同修也都幫我發正念,我自己也加強學法、煉功、發正念,闖過了這次身體上的干擾。後來夢見是師父替我承受了很大一部份業力之後,我才走了過來。

當我能真正認識到這顆心,去這顆心,不斷的在法中歸正時,出現很奇妙的景象。我在人生當中的許多事情,都像放電影似的,一幕幕出現。甚至能看到幾年前發生的事,我曾經說過的話,我曾經動的念背後是有妒嫉心的。

現在我感覺這個東西已經浮到表面了。現在每天我都能抓住它。

比如,先生給女兒買禮物了,沒給我買?我就問:「怎麼沒給我買禮物?女兒也不理你。」這句話一出口,我就知道是妒嫉心在往出返。

比如,家人用鑰匙打不開門,我就不耐煩的說,怎麼你就和別人不一樣,別人咋都能打開,你咋就打不開呢?這句話說出了以後,當時沒感覺,事後馬上覺得是妒嫉心在起作用,讓我看不上別人。

當我悟到這層理時,我再讀有關妒嫉心的這一段法,又有很多新的感悟。

當我讀到:「我在講法時經常講到妒嫉心問題。為甚麼呢?因為妒嫉心在中國表現的極其強烈,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覺不出來。」[1]

讀到這,我才明白,原來不是我修的好,沒有妒嫉心,而是我的這個心太強烈了,強烈到我自己都感覺不到它有甚麼不好了。也分不清哪些心哪些念頭是妒嫉心所造成的。

又如當我讀到:「氣功師辦班,有的人坐在那也不服氣:啊,甚麼氣功師,他講那玩意兒我都不願意聽。」[1]讀到這我想,這不是在說我嗎?我有時聽別人交流,有些我就不願聽。這一段正好是說我呀。原來這是妒嫉心,我要去掉它。

我又找出這顆心的根源在哪,我想起我兒時一直是性格內向的人,這樣的性格就容易留存妒嫉心。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酒店上班,結果我被評為最佳員工,理由是我脾氣好,對客戶服務態度最好。結果我回家就和家人發火,家人還說你在外面怎麼裝的那麼好脾氣?在被黨文化灌輸和教育的環境中長大的我性格中的兩面性,也是妒嫉心產生的根源,自己也都意識不到。

後來由於一直從事銷售的工作,整天和人打交道,也就不認為自己是內向性格,沒有把自己和妒嫉心聯繫起來。後來長期從事銷售工作,練出了常人中的銷售本事。常人都講:一個好的銷售一定是抗挫折能力強的,也就是「臉皮要厚」。工作中,經常有客戶不耐煩了,就開始罵人。罵人的話聽多了,也就練出了本事。誰說我,我都不會跟他急,一般的批評指責根本都動不了我的心。我都呵呵一樂,開個玩笑對付過去了。但是這只是在常人中養成的一種處世的圓滑,其實我的心裏並沒有動,我也不會被改變,所以這顆心就一直隱藏的很深,沒有被及時發現,又錯過了應該提高的機會。

二、在實修過程中提高

有一次同修來和我交流,對我說了一番話,大致的意思是:「你別看你學那麼多法,你還會背那麼多法,沒有用。因為你沒有實修,你不修自己,法不會給你得的,你也沒有提高。」聽完她這麼一說,我愣在那裏幾秒鐘的時間。因為,同樣這一番話,正是我想對這位同修說的,只是還沒有機會說。

我開始思考,為甚麼她看我和我對她的看法是一樣的呢?這時我忽然明白了,當我看到別人有甚麼執著心,其實那正好是我自己的空間場也充滿了這些物質。別人看我也是這樣的。所以當我看到別人有問題,不是她真的有問題,是師父要通過讓我看到她的問題修我自己。是為了讓我提高。

同時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一個長期固守的觀念,就是總是用法去衡量和要求別人。有時學法時或者讀明慧交流文章時,讀到哪裏,腦中就會有聲音說,咦,這不是在說誰嗎?這不正好說的就是她嗎?有時看見兩個人在發生矛盾,我聽見了嘴裏啥也沒說,心裏馬上就想:「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1]師父講過的法馬上就從腦子裏反映出來了,但是對照的是別人,不是看自己。

有時遇到矛盾,別人責怪我,我嘴上說:「好的,我下次一定注意。」但是心裏馬上又在想:「現在這個人就是這樣,遇到問題首先推責任,怨不怨他都往外推。」[1]師父講過的法又馬上想起來了,還是針對的別人。我又在想,我這不是嘴上說的和心裏想的不一樣嗎?這不就是黨文化中的說一套做一套嗎?這又不符合「真」,這也是妒嫉心的表現啊。後來我發現這些念頭很多,幾乎每天都有往外返,有時我也很困惑,我就求師父幫幫我,後來我就發正念清除它,只要一出來就否定它,滅它,現在它已經越來越弱了。

經過了這次的魔難和教訓後,我感悟到師父洪大的慈悲。替我消去巨大的業力,同時啟悟我的正念,讓我體會到修煉的嚴肅。在修心上,我也不敢再有任何懈怠。長期的黨文化不去,妒嫉心不去,不修口,不但自身的業力不能消去,還會給周圍的環境,和整個項目帶來不好的影響。

通過學法我悟到,一個被黨文化灌輸和充滿妒嫉心的人,是不符合真、善、忍的標準的。首先不符合真,往往是說一套做一套,或者喜好誇大事實,喜好表現自己。容易信口承諾,卻很難去兌現自己說的話。這樣的人也是不符合善的,善也是偽善,喜歡表現自己的善,卻不是真正的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思考問題。忍就更無從談起了,這樣的人是不能容忍和自己想法、做法都不同的人和事。總是用法去衡量別人,認為自己比別人好。總是要證實自己是對的,別人是錯的。這些都是舊宇宙生命為私的特性體現。我自己在走出這個私的過程中,也感受到了,只要你有這顆想要修好的心,認真的去面對這些執著心,其實做的都是師父,是師父一直在幫我把這些不好的物質拿掉。

現在當我再遇到別人在我面前發生矛盾時,我就在想:為甚麼叫我聽到看到啊?師父講過:「可能有人想罵人,突然間改變思想,不想罵了。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所以在過去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叫作「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這個意思。」[1]我想,如果我修好了,我的場很正,不會出現這些事啊,馬上就會看自己哪裏沒做好。

平時看見別人有甚麼不好的心時,我就在想是我自己的問題吧,為甚麼叫我看見,先看自己,真能發現自己的問題。遇到其他人的做法說法我不能理解的時候,我會想到,我以前也是這樣啊,每個修煉中的人都有自己正悟宇宙大法的方式和過程啊。為甚麼一定要按照我的想法來呢?宇宙的法那麼大,甚麼不好的都會歸正。瞬間就感覺能寬容、能容忍、能理解對方。

現在我還是做著和以前同樣的事,但是心境和思維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因為宇宙的法在熔煉著我,這就是法的偉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轉自明慧網)



29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