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08/DJH13-0006-jc.html

身邊的人是師父交給我們去救的

作者:大陸大法弟子
她生生世世等待著與我結緣,把所有的希望,連同她身後無量的宇宙能否留下,都與我能否救了她有關,我卻拿師父給我的有限的智慧去打擊她,挖苦她!如果因為我的人心,眾生遠離了我,失去得救的機會,我犯下的就是天大的罪!

【正悟網2017年8月13日】我是一名教師,九年前逐步放棄電腦軟件技術在課堂中的運用,並恢復用傳統的板書教學。用板書教學我結合當下國際上推行的PBL教學模式和小組分工合作的研究型學習模式,我的教學成果在九年來都時常超越那些用各種電腦軟件教學的同行,所以我固執地堅守我的板書領地長達九年!我的理由是:外星人的技術讓人逐步喪失傳統的能力,天天敲擊鍵盤,粉筆板書慢慢就會失傳,我要儘量遠離電腦!

可是今年五月,我在明慧網上讀到一位神韻天幕技術同修的文章,讓我非常震驚,我不得不重新思考對於使用現代電腦的影音技術問題。這位同修迫害剛開始時期從台灣到大陸,幫助大陸同修做真相光盤,用光盤傳播真相。後來來到美國,幫助新唐人電視台在初期階段提高電腦技術,後來又到神韻,做舞台天幕的技術。他做了大量的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情,主要都是通過採用電腦的影音高級技術。他不斷挑戰,不斷的超越現代影音技術的世界頂級水平。讀到這些,我深深被震撼。我問我自己,難道當整個社會都在用電腦,離不開電腦技術時,我真的能通過逃避電腦技術,救出更多的眾生嗎?!我錯了!神韻不就是利用現代頂級影音技術救人嗎?如果不利用電腦技術,沒有了天幕的運用,能有那麼好的舞台效果嗎?師父講法中有這樣一段,

弟子:現代人被網絡和手機帶動著,喪失了人原有的正統生活方式。網絡媒體用各種方式吸引讀者,提高網絡流量以增加網絡收入,也在起著推波助瀾的作用。

師父:不能這麼認識吧。現在的社會就是這樣了。這個社會上都這樣了,你不這樣甚至你無法生存,甚至於你不能了解社會的情況,這怎麼辦呢?你也得去用。這是被動的,但是同時也可以用來講真相救人,也可以用它搞好的網絡救人的公司。我從來都講,像大紀元、新唐人的網絡這部份,那是不是網絡公司啊?是。它起啥作用啊?講真相,救人。所以說,大法弟子搞的東西都基於一個正的目地吧。

讀到這段法,我知道我不能走極端,不能逃避,我可以善用電腦技術,去講真相,去救人。

然後我想我都不用那些軟件都九年了,現在的發展這麼快,我再學,能趕得的上我的常人同行嗎?我過去的技術就很一般,不如很多常人同行,加上過了這麼多年,我能撿起來,並學習我已經落下的那麼多內容嗎?我有點不自信。但是再重溫師父的講法,我明白我必須破除恐懼心,要快速超越這一切。

師父說:「外星人為甚麼這麼幹哪?因為它想佔領人的身體,對人的大腦結構,它已經垂涎三尺。外星人它是宇宙最低層不好的垃圾堆裏生出來的生命,在宇宙的生命來看它們都是奇醜無比。人的思想就是了不得,人類大約四、五千年就毀滅一次,要不毀滅,你們帶著和神一樣的思想結構的大腦甚麼都能造出來,要比那外星人厲害的多。我不是講了,月亮就是早期人類造出來的。所以它們想得人體,不斷的搞這些東西,當然了還有其它因素,我在過去講法中都講過了。」[1]

我下定決心,放下恐懼,靜下來鑽研一下新老軟件的運用。我不斷提醒自己:「唯一的目地就是用它們救人。外星人發明的東西怎麼會難倒大法弟子呢?那些技術在更高級智慧生命眼裏啥也不是,我一定能快速掌握。」這樣我短短十天,掌握了同行們熟練運用多年的技術,並在某些方面超越了他們。大約過了二十天,我就能幫助參加全國比賽的同事,並對有希望拿回全國一等獎的課件,進行技術改進。我的「超能」讓同事十分驚訝。

這時,我不斷提醒自己,不要驕傲,不要顯示,因為我在救人。但是我那顆驕傲的心掩飾不住,不時冒出來瞧「常人真笨」的壞念頭。我壓著自己,但心裏怎麼都做不到真正的低調,就是陶醉自己的「技術進步」。

前兩天,我與同事們談起一個中國大陸頂級的超寫實畫家的作品,同事們說:「畫那麼逼真幹嘛?既然像照片,那就拿相機照就行了。」我當時一聽,就火了,說:「那是因為你們不懂繪畫。畫出好的作品,需要人長期把心定下來,畫畫時,人不能有雜念。比如你的孩子,多動,學習也不能靜下來,那就更不能畫油畫。」我說出來這些話,當時有點覺的不妥,可是就是壓不住。

今天去上班,碰到那個同事,她臉色從未有過的難看,勉強與我說話,對我冷淡、不屑。我非常納悶:「你的比賽課件,我幫你解決了那麼多關鍵技術問題,並且幫你修改教案,你怎麼還不謝謝我,反而好像討厭我呢?」我靜下心,想想是不是自己哪裏不對,但想不出來。過了一會,我看見她的孩子來辦公室學習,垂頭喪氣的,我突然知道是我自己錯了。那天我說她孩子心不靜,所以畫不了油畫。我這不是故意傷害別人嗎?我這不是與常人爭鬥高低嗎?我的本意是救度常人,怎麼一到常人中就我行我素呢?為甚麼要瞧不起同事?為甚麼在幫同事的時候,還要順帶挖苦同事?這背後的除了妒嫉心、爭鬥心,還有一個巨大的別的東西,是個大漏,且非常壞:我在拒絕師父交給我讓我救度的人!

是師父安排她得救的標準,把她交給我。師父安排我手把手教她技術,通過這個幫與被幫的過程,讓她看到我大法弟子的無私,看到大法弟子的智慧,見證大法的超常,從而得救。而我對師父交給我的眾生進行挖苦,打擊,有時甚至想把自己掌握的技術留一手……難怪她表情那麼失望!是她明白的一面對我特別失望,她生生世世等待著與我結緣,把所有的希望,連同她身後無量的宇宙能否留下,都與我能否救了她有關,我卻拿師父給我的有限的智慧去打擊她,挖苦她!如果因為我的人心,眾生遠離了我,失去得救的機會,我犯下的就是天大的罪!

我才意識到,我單位的同事們,都是師父交到我手上的人,讓我用各種方法,把他們救了,包括用奇蹟般高超的電腦技術救他們,要毫不保留。而我從來沒有這麼徹底認清這種關係,甚至很多時候非常瞧不起他們不擇手段的爭奪名利,甚至妒嫉他們在常人中得到的利益,有時我躲著他們,不去想我的每一個同事都是師父託付給我的人。

想到這些,我嫌棄他們的心在快速瓦解。好像我接近了那種「自己的孩子怎麼看都順眼」的慈悲境界。

感謝師父的苦心安排!弟子愚鈍,總是遲遲才悟到一點點。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轉自明慧網)



29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