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08/DJH13-0020-jc.html

修煉法輪大法 我有了快樂的人生

作者:湖南大法弟子 香子
自一九九七年以來,我每天過的都快樂。我快樂,因為我得到了高德大法──法輪佛法。

【正悟網2017年8月13日】自一九九七年以來,我每天過的都快樂。我快樂,因為我得到了高德大法──法輪佛法。

丈夫「寧要坐牢的兒子 也不要女兒」

修煉前,我氣恨心很重,平常話語不多、不善於語言表達,心裏有甚麼都不表現出來,但內心卻翻個不停,心中不快樂。

我六歲的時候,因家庭成份不好,全家下放到農村。我父母有八個子女,三男五女,我在中間,父母沒有重男輕女的思想,全家很和睦。

下放農村,我家沒有房子住,也蓋不起房子,生產隊就安排我們住倉庫、廢棄的榨油房、廢棄的豬欄屋。我們的住所很偏僻,到了晚上聽父親說書講故事就成了我們這群兒童的唯一的也是特有的樂趣。聽過唐僧取經,封神演義、哪吒鬧海,岳飛精忠報國,楊家將等等;母親就講她祖輩們傳下來的修行、修善的故事。在那種環境下生活了十年,雖然經常過著沒有油、沒米、沒有菜吃的日子,但聽著父母的故事,覺的很快樂。

成家了,生了一個女孩,不快樂的日子開始了。在女兒出生的那個晚上,丈夫就對同室的待產的媽媽說:「寧要坐牢的兒子,也不要女兒。」待產媽媽告訴我這些話,並囑咐我不要動氣。我嘴裏說不生氣,但這個「梗」卻埋在心裏了。

從醫院回家後,丈夫用行動證明了他說過的話:孩子臍帶要換紗布,要他抱去醫院他不去;孩子出現黃膽症狀,要他抱醫院去也不去。我對丈夫有怨氣,卻又說不出口,憋得心裏悶悶的。女兒出生十多天後,爺爺奶奶過來看孩子,拿了很多吃的。幾天後,爺爺坐在沙發上說,要是個男孩就好了,輕聲說了兩遍。我在臥室聽得很真切,當時想:你再說一遍我就甩臉色給你看。爺爺終是沒說第三遍。

後來我躺在床上想:老人家有這樣的想法很正常。誰不想第一個是孫子呢?這是中國人特有傳統。古語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現在政策也只准生一個,他老倆口沒有寄託的希望了,我很諒解他們的心情。

但我對丈夫的那句話卻耿耿於懷,心裏想:你家老人這樣,我理解。你身為長子想要個兒子這心,我也理解;但孩子生出了,你是父親啊,你得笑納呀,心中怨個不停,對丈夫也就沒有好臉色。那時他上班很緊張,工作多,壓力大,時間緊,很辛苦,回家還要照顧我和孩子,非常疲勞。

因生了女孩而產生的煩惱,又不便吵鬧,家裏一直瀰漫著緊張的氣氛,我在心裏一直在想怎麼跟他爭、跟他鬥。就這樣,日子一長,身心俱疲,我身體就開始出現了問題。

一天早上醒來,突然起不來床,並且十個手指的關節都用不上勁了,側身,翻身都動不了,只能靠丈夫拉扯我起來,而且還得了外痔、內痔、混合痔還帶肛裂。更糟糕的是眼睛疼痛難忍,火辣辣的,眼球硬梆梆的要突出來,眼睛乾澀,畏光,流淚,視力急劇下降到了0.6,畏光到晚上關燈用被子蒙住眼睛還流淚。跑各大醫院找專家教授就診,大夫看不出毛病,到處求醫問藥,都是一樣的結果,查不出病因。說我眼睛沒有病。我既高興又難過。高興的是我眼睛沒毛病,不用擔心會失明,難過的是眼睛的這些症狀,使我每天都備受煎熬,但醫院卻查不出原因。站在醫院門口,我茫然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令我更加心痛的是丈夫對女兒的教育。有時孩子放鬆坐著,他會提高嗓門指著孩子尖叫著說:「你是女孩,不能這樣坐。」聲音大得經常把我和孩子嚇一跳。女兒小時候,丈夫不准我給她紮辮子、穿裙子等。導致女兒面對丈夫很緊張,沒有安全感。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心中的霜變成了雪,結成了冰。我心中只有一個願望:離婚。每次看著敏感、乖巧的女兒,我又猶豫了。離婚了如何去面對同事、朋友和親人。帶著女兒再婚,娘倆的處境會很尷尬,這樣熬著日子,至少還能夠安穩的生活。

每次碰到與丈夫的矛盾,我都在心裏想入非非。就這樣,浸泡在多重折磨中的我,一不順心我心裏就想離婚,跟這個人過不下去了。不過我倆都不輕易出口。有一次,我們都說出口了,他說:「離婚,我要孩子。」我說:「這孩子是我生的,你憑甚麼要?」他說:「好吧,那就給你吧。」

現在細細想來,他其實很善良,就是做事固執偏激了點。那時,我本人也是深受黨文化的影響,心裏跟他爭、跟他鬥。我就想把他重男輕女的思想扳轉過來,那哪能扳的過來呢?

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身體突然又出現新的症狀: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早晨起來覺的牙齦上有異物,用手一扯,黑色的血塊。我感到身心疲憊,整天頭昏、四肢無力、記憶快速下降。一到醫院檢查,血小板只有三萬多一點。醫生說趕快住院,住了半個月,沒絲毫好轉,就要求出院,醫生不同意,說我回去有危險。我看丈夫要考試了,就自己回去了。

修大法 從此快樂伴隨著我

一個朋友陪我散步,走到了煉法輪功的煉功點附近等另外一個朋友。朋友說:「我在這裏等她,你去看看那些煉功的。」於是我走到煉功點門口一看,很多人。有一個阿姨就輕聲問我:「你做甚麼?」我說:「我想進來看看。」她說:「那你就進來吧!」我輕輕走到了她跟前。她說:「你就睜著眼睛照著做吧。」他們正在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我就照著他們的樣子,把兩手舉到了眉前,頓時就覺的胸前有很多氣流在打通。有的一下就打通了,有的打了一節沒打通,有的像一塊板,但暖呼呼的,很舒服。我一直跟著煉到第五套功──神通加持法。阿姨讓我第二天去她家看師父講法錄像。

第二天我找到了那位阿姨家。從法輪功師父講法錄像第一講開始看。看錄像的第七天早上,我要把中午要吃的魚煎好。燒油的時候油燒的已經冒煙了。我一急,把魚塊使勁往鍋裏一扔,油從鍋內濺出來,濺在了我光腳的腳背上。當時感覺火辣辣的,起了一個大泡。我想起前一天看師父講法錄像中師父說的武漢的小伙子受到美女引誘時在心裏說:我是煉功人……我就也這樣想:「我是煉功人。」火辣辣的感覺一下子就沒有了,泡也縮小了,我就沒管它了。去阿姨家,告訴阿姨這件事,她笑著說:「正常,都是好事兒。」再把腳背給她看,只見一塊紅皺皺的皮。

在阿姨家每天看一講師尊的講法錄像,阿姨再教我煉功動作。一天阿姨教第四套功法,我右手不小心碰到了衣服,我看見了藍白色的光。師父把我的天目打開了。

師尊的九天講法錄像看完後,我就到煉功點學法煉功了。就這樣,我得法了。當時並沒悟到我是踏上了走向神的路了,只曉得煉功祛病健身和做好人的道理。可不知咋的,心情變的特別愉悅、非常快樂!

每天下班後,吃過晚飯就急急忙忙的去煉功點學法煉功,有時晚了,丈夫就說:「你快去吧,我來洗碗。」一聽丈夫說這話,我心裏那個高興真是難以形容!

到了煉功點,每天有很多人,年齡、文化程度、生活背景都不一樣,就文化程度來說,有大學的,中小學的,還有一字不識的;從年齡來說,有六、七歲的小孩,有抱著寶寶來學法點的年輕女士;有七十多歲的老奶奶,五、六十歲的比較多;從職務來說,有當幹部的,有當工人的,有學生,有教師,更有不工作的家庭主婦,等等。人們背景不同,但卻齊聚一堂,學法煉功,氣氛溶洽。有時來的人太多坐不下,阿姨們就去找單位又要了旁邊的一間小房子。常年的藥罐子,在朝夕的煉功中身體健康了,為單位節省了很多醫藥費,單位自然支持。

記的當我第一次請到《轉法輪》,看到師尊的照片時,師尊對我笑瞇瞇的,我高興極了。讀到第二頁時師尊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我就想,修煉太容易了,不就是不要執著心嗎?不要就是了。這個念頭一出,就感覺身體不存在了,太舒服了,太輕鬆了。

我對師尊的感激之情難以形容,我對師尊說:師尊,是您把我從苦海中救起,是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您教我怎麼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和怎麼做好人,更好的人。

修大法,知道了為啥活著,從此快樂伴隨著我。

修大法,我變的豁達

有一天,煉功點的阿姨問我,明天有空嗎?我說正好有空。阿姨就讓我過來和她一起搞衛生。下午我來時,她早就開始擦玻璃了。我們這個煉功點的玻璃窗戶又大又多,都是五、六十歲的阿姨們每週搞一次衛生,玻璃擦的明亮亮的,地板也擦的蹭亮蹭亮。每晚我們去學法時,一大桶冷開水早就準備好了。那時人多要喝很多水。要不是阿姨這次叫我,我是想不到這些細節小事的,阿姨們從未出來表過功。我看著阿姨搞衛生時沒有雜念,一絲不苟的做著,好像是份內之事,很開心的樣子。這次阿姨叫上我一起搞衛生,我也感覺是份內之事,心裏喜滋滋的。

修大法,我的心情舒暢,家庭氣氛也好了,眼睛既不痛也不畏光了,其它病也都好了,無病一身輕,走路腳下生風,上班有使不完的勁,太舒暢了!

有一天聽師父講法中說:「人爭一口氣,那是常人的話。為這口氣活著,大家想一想,活的累不累?苦不苦?值不值得?」[1]就像師尊在問我。我說:「苦,沒修煉之前太苦了。現在一點都不苦了。很快樂,很幸福!」

隨著學法的深入,知道從前丈夫對我不好都是業力輪報。是的,欠債要還,前輩子的業債要還。想到這兒,心裏豁達了,心中的冰開始融化,心中的恨與怨開始淡化,心靈在法中慢慢的淨化。是師尊把我從爭、鬥的苦海中救了出來,讓我獲得了新生。

在工作中遇到了委屈,也知道用師父的法來對照了。一天,單位領導對我說:「現在櫃台上缺人,你去幹三個月,現在就去。」我說:「好。」就去了商場的五金櫃台。有同事問我:「你怎麼到櫃台來了?」我面子放不下,心中想著:別的職工調換工作,領導一次、兩次的找去談心,到我這兒就只是來通知一聲,而且馬上就得到櫃台。從辦公室下到櫃台,一般是工作上有明顯失誤的。我幹的好好的,兢兢業業,這麼突然連思考的餘地都沒有?我心裏有點不平衡。

師父講過這樣一段法:「某市一個輔導站站長到一個工廠去看煉法輪大法的學員煉的怎麼樣,那個廠的廠長親自接見他們:這些職工學了你們法輪大法之後,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1]看到這段法,知道這是師尊告訴我怎樣處理今天這個事。心裏知道怎麼做了。我是煉功人,要按師父說的做,這樣一想心裏的不平就消失了,也不覺的難為情了。

過了三個月領導又告訴我回到辦公室。在那一年中,領導如此安排我三次,我都說好,幹的很有勁,心情也十分愉快,因為我有師尊的法理指導我做人,做好人,不管別人怎麼看我,我都不往心裏去。

其實在辦公室做辦事員也很辛苦,早晨提前去,燒開水,搞衛生。燒的水要從二樓提到四樓,幾趟的來回跑,全身濕透了,整個上午背上都是濕的。有時領導說:「昨天的開水還有,不用換了。」我說:「開水瓶的水隔夜了不能喝,對身體不好。再說,業務人員來了,茶葉泡不開,影響單位形像,也影響心情。」這是按師尊教我的為他人著想的結果。

那時上班很忙,還經常給大家分物資。除了三百多位職工,還有退休的,要一個一個打電話。有一次分蘋果,三百多箱堆在倉庫院子裏,我邊分邊打電話,很快一個退了休的老職工來了,一箱一箱的挑著,我說:「您不用挑,都是剛來的,誰也看不到裏面。」他火氣很大:「你們都把好的放到一邊留給自己,壞的就給我們。」這時守倉庫的大姐說:「這個妹子從不這樣,每次分東西都是拿最後一份,把最不好的拿走。她是煉法輪功的,我們都不如她。」那個老職工聽了才搬一箱走了。

我們每個月都分雞蛋,三百多份雞蛋,有時路上遇到急剎車,雞蛋破損的就多。有一次,破損特別多,有十幾份,我就自作主張分給了領導並說明原因。還有很多破蛋,喊來最困難的員工,送了一臉盆打好的雞蛋給他。有人建議:賣給餐館,還有一點外快。我說:「我不能這樣做。我師尊告訴我,煉功人不能佔便宜,送給最需要的人不是個好事嗎?」

有一次,同一辦公室的小妹說她五百元錢不見了,問是不是我拿了,我說沒有。中午在家做飯,想起這事越想覺的委屈。下午坐班車上班,想跟旁邊一小男孩訴說這個冤屈。話剛到嘴邊,突然悟到:我受了這一點委屈就受不了了,還想跟一個孩子說說,我師父和大法受了那麼大的冤枉,同修還在被迫害,我不去說一句心裏話,不說一句公道話,連周圍的人也不講真相,我還是個修煉人嗎?想到這裏,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了,在心裏謝謝這位讓我過心性關的同事小妹。

下午,小妹找來了那位領導,又問這錢是不是我拿了?領導說:「這五百元是我早晨還她的。」我說:「你還錢我也看到了,但我不會拿她錢的,你知道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修真、善、忍的,怎麼會拿她的錢呢?」當時我心裏平靜,真的很坦然。

晚上,小妹打電話告訴我錢找到了。原來她怕錢和公款混合,放到錢包的夾層裏了,她要和丈夫一起來道歉賠不是。我告訴她不要來,「誤會解除就好了,我們還是好同事。這段時間你也很累很辛苦,早點休息吧。」

回想剛開始得法時,天天聽師尊講法,處處都能用法來對照自己,在生活中、在工作中,都能按照大法要求來約束自己。現在有那時的勁頭就好了,正如師尊講的:「修煉如初,必成!」[2]我要找回修煉如初的勁頭,會的,我為自己加油!

修大法 我變的無私

二零零九年四月,我在送真相資料的過程中被公安人員非法抓捕。他們用盡各種手段:恐嚇、誘騙、辱罵、車輪戰等手段逼迫我說出資料來源。我守住一念:「怕甚麼,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3],我就是死,也不會說甚麼的。怎麼問我就是不說話,心裏發著正念。那時善心沒修出來,在心裏跟他們鬥。不知道講真相,以善化解救度公安人員,這是我修得有漏的地方。

他們用親情來誘惑我開口,找了我的幾個兄弟姊妹,乘他們不備,我一個兄弟看著我說:「頭-掉-了,」我馬上接著說:「身子……」他向我示意:我們都懂了。這次給了我更大的勇氣和鼓舞,我的心更加堅定。要將我關進看守所前,他們還找來了我的三個要好的同事,要我說出來資料來源,我搖頭。把我拖走的時候,三位同事都不約而同的哭出聲來,其中一個一把抱著我大哭。

在黑窩,公安時不時的非法提審,牢頭時不時的罵我、整我。

在那被非法關押的日子裏,我堅信師尊講的:「朝聞道,夕可死。」[4]我想,我都得了大法了,死有甚麼可怕?對死沒有絲毫畏懼。一天傍晚,牢頭說她今天要回家去了。我就簡單的跟女兒寫了幾句善行的話:做人不要怕吃虧,吃虧是福,不要浪費食物,吃的東西是上天賜予的,並要謹記:不以惡小而為之,不以善小而不為等作為對給她的祝願吧。寫好了交給了號頭。過了一會兒,喊我收拾東西──回家。現在想來,得大法了,坦然面對生死,是一種快樂!

原來是在看守所,我天天拉血,手指麻木,一個月瘦了十幾斤,他們擔心送到勞教所可能不收,於是他們就搞了一個所謂「取保候審」,讓我在家休養。

二十幾天後,他們就把我關進了勞教所。勞教所更加黑暗,氣氛更陰森:吸毒犯做包夾,上廁所、洗漱都是一個一個的去,所有行動都由包夾的看著,隔一段時間換一個或幾個包夾。我知道她們是來聽真相的,我們言行體現出的真誠、善良、寬容忍讓,也使她們有的人跟你掏心掏肺。有一次我說:「接觸了你們,發現你們也是有心有肝的人,你們出去以後,不要再吸毒了,那對你的身體、對你的親人都好。」很多人都跟我說她自己心中後悔的事。

有一個人說:「那是在一個晚上,我和男朋友跳舞出來,在路上碰到了一個男人,我們就下手搶他的錢,幾十塊錢,那人歇斯底里的叫喊聲,嚇的我們拔腿就跑,後來反應過來:原來是一個啞巴。」我說:「你們把錢給他了嗎?」她說:「那時只認錢。」啞巴的那可怕的聲音,一直刺痛她的良知,她真後悔,不吸毒多好,不吸毒就不會有這事。她說:「我不該做這種事啊!」

黑窩裏關著其他同修。在那裏快樂的時候是:只要有機會,同修就會互相鼓勵,互相背法,特別是背師尊的《洪吟》。《洪吟》、《洪吟二》我就是在那裏背熟的,每天都背一遍或幾遍。有一天,我想師尊的詩:「衝出三界外 空無顯大宇」[5],就這樣一想,再背《洪吟》裏面的詩句,每一個字,有天那麼大,你想讓他擴大還可以無限大。天天背著師尊的《洪吟》,心既踏實又快樂!

師尊說:「一人學法全家受益」[6]。我女兒大學還沒畢業,就考取了一個穩定的工作,又找到了一個稱心如意的男朋友,再過幾個月就結婚了;丈夫身體一直健康,業務也很好,工作順心。

我父親八十歲以後,腿就不能走路了,靠坐輪椅生活,我就買了影碟機,拿了很多真相和「天音淨樂」碟子給他看。有一天,他邊看碟片邊對我說:「啊!天門已開!」我心中知道,父親已經明白了真相。父親皮膚很好,沒有斑點,只有頭上兩鬢頭髮裏面有兩個像黃豆一樣的老年斑。父親八十五歲壽終時,我們看到斑點消退了,整個臉上的皮膚像剛煮出來的雞蛋剝了殼一樣的乾淨而有光澤。

如果不是師尊的救度,在常人中我不知是沉迷在網絡、電視上還是小說中,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我真不知道內心世界會是甚麼樣子?正如師尊所說:「常人難知修煉苦 爭爭鬥鬥當作福」[7],可能那也就是我的寫照吧。

修煉二十年,當我把自己一個心、一個心去掉的時候,那就是一種快樂!當和人發生矛盾時,守住心性,那就是一種快樂!當在利益面前明明吃虧,心裏很坦然說:「謝謝!」那就是一種快樂!當在一件難事面前,站在法上,瞬間就不難了的時候,感到法的偉大,那就是一種快樂!當我把存在心裏幾年都過不去的坎,學法突然明白過去了的時候,那就是一種快樂!當我講真相給人講明白了的時候,那就是一種快樂……

這一切都是師尊給予的!是師尊借那位阿姨的口說:「你進來吧!」我進來了,我得大法了,我修煉了,我是快樂的!我向全世界大喊:「我得了法輪大法了,所以我快樂!」

這就是我修煉的路,這就是我人成神的路!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一切〉
[6]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7]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迷中修〉

(轉自明慧網)



29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