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08/DJH30-0009-jc.html

通過網路講真相ーー從無到有

作者:台灣大法弟子
十多年來的修煉,不論是源自於家庭的干擾、工作的時間、大法項目中的繁忙、活動又多、身體各種消業反應與干擾,又或是同修間價值觀不同對事態度不一...長年下來,也在消減著我們初得法的那種堅定正念。

【正悟網2017年8月30日】我們多數同修承擔的講真相的項目不少,有時幾個交流會議時間很接近。不久前詢問同修是否參加全台網路集體學法交流,同修的遲疑讓我有機會重新思考,並想起了過去的點點滴滴...。在與同修分享一些理解與認識後,同修拋去原有的顧慮,與我一同前往參與全台網路組集體學法交流。

憶與悟

十多年來的修煉,不論是源自於家庭的干擾、工作的時間、大法項目中的繁忙、活動又多、身體各種消業反應與干擾,又或是同修間價值觀不同對事態度不一...長年下來,也在消減著我們初得法的那種堅定正念。

過去,
哪有考慮時間,常常為了把一個人講明白,徹夜不睡覺都無所謂。
哪有考慮金錢,活動再多,每個月當空中飛人也樂此不疲。
哪有考慮能耐,有多少人都是從不會拿滑鼠開始。
就是一股勁的往前衝,只知道大法好,只知道要講真相救人,那時會選擇嗎?不會。

現在呢?
考慮時間、考慮金錢、考慮能耐、考慮喜好和價值觀…裹足不前,怎麼會這樣?!

雖然這些都是現實生活的問題,也實實在在的,但過去都能行,現在對法的理解應該是更深切,那就更應該能行的。

師父說:「從九九年「七‧二零」走過來的大法弟子,你們要珍惜自己,你們真的了不起。神都在珍惜你們。希望你們走好以後的路。特別是那些沒做好的,要格外的小心,要珍惜還有的時間。」(《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網路講真相—從無到有

1999大法被無端地鎮壓,當時只知道可以跟團出國到各個國家講真相。為了能不依賴同修可以隨時看明慧文章,孩子拿壓歲錢讓我買了部中古電腦。為了向廣大中國人民講真相,一次交流中聽同修說可以進大陸各大聊天室去講真相。在什麼都不會、都不懂的情況下,嘗試性的進了聊天室,但從小就很木訥又自閉的我,看到了一串又一串的對話,我只知道說:你好,然後第二句要說什麼,怎麼都想不起來。好不容易在經過了半個月後,總算再次登入聊天室,在問候網友:你好,然後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僵住了,網友笑我:你好靜。

我只知道要講真相,但怎麼講,講什麼,腦袋裡一片空白。一次,一位自稱來自吉林的軍火商找我聊天,說他想知道有關吉林的情況,我就打開明慧網,找到跟吉林有關的文章,並唸給他聽,他連著七天都上線找我聽真相,就這樣,我知道了真相怎麼講。

一個人能做的畢竟有限,為了讓更多的同修加入講真相的行列,當時在網路上認識了一名工程師,和他講了真相後,一次有意無意提到,澎湖的電腦商店很少,請他幫忙組裝電腦,他擔心電腦寄送澎湖會出問題,再寄回去費用大,也不一定能解決往返途中可能出現的問題。當時對電腦一竅不通的我竟然回答他說:那你組裝電腦,電腦有問題,我就打電話給你,你告訴我怎麼維修。他答應了。
就這樣,他連著組裝了幾部電腦。這位工程師白天上班,晚上要照顧孩子功課,要整理家務…早早就要休息。一次,同修的電腦出現藍底白字,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急著想解決問題,又考慮到他的處境,幾次聯繫不到,我頭痛到像要炸開似的難受,雙手捧著頭盯著電腦,心裡明白那就是看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是堅持的往前走,還是要放棄…想起了從開始在網絡上講真相後,每次遇到問題,總會在各種奇遇中得到解決,因此,下定決心,再難我都要往前走、往前做。

之後,聽說台灣網路組成立,且將北中南巡迴,做真相工具的推廣與技術教學,當時的我好開心,就這樣積極的參加各種課程,不管是飛高雄、飛台中、飛台北…只要有學習的機會,我就緊緊的抓著。在維修電腦或技術教學上,如果碰到了問題,就打電給當時負責的技術同修請求協助,就這樣邊記錄邊操作,隨著操作的次數多了,對電腦、對工具更熟悉。

有一次,在補習班教英文的同修的電腦故障了,他好意的在一張小紙條上寫了滿滿的英文,說是為了讓我了解電腦的狀況。我一看滿滿的「豆芽菜」不好意思地跟他說:「可是我看不懂英文」。他驚訝地說:「你看不懂英文!那你怎麼有辦法維修電腦?」我說:「就是看圖,圖的畫面再加上可能認識的一兩個單字,不會的就打電話問技術同修。」

師父說:「大法弟子的真我都是高層來的」,又說:「有的時候大法弟子的一個想法比較正,就有一個正神或因素在起著作用,加持著他的正念。」(《大法弟子必須學法》),所以不是看我們有沒有能耐、有沒有具足條件,進而選擇要做什麼,是大法弟子只要有那樣的願望、想要做,並去實踐就能夠做成。

誓約

多年前,在幾次思想衝擊中萌生放棄做技術服務與協調念頭,只是礙於沒有同修可以接手,又考慮另一位維護電腦的同修也需要我的支援,兩難中也只能頂著。在不斷地向內找的過程中,雖然總能找到還沒放下的,也知道自己得捨棄人中的感受,但總感覺少了一點什麼。

直到一天,腦海中浮起,為什麼放不掉網路技術服務與協調?只是因為沒人接,只是因為不能讓現有維護的同修去扛起我應付的責任?師父說:「大法弟子啊,肯定是辛苦的,因為歷史的責任賦予了你們這麼大的重擔,歷史的使命使你們在關鍵時刻必須擔的起這歷史的責任。」並說:「在這個時期大法弟子要來承擔歷史賦予的使命,真的太難了。說大法弟子了不起,就是因為大法弟子在這樣一個時期來救度眾生、來助師正法、來完成自己應該完成的使命,這才真正了不起。」(《甚麼是大法弟子》)

不禁想,下世前,我曾和 師父簽了什麼約,我都不知道,如果這是過去簽下的誓約...我還有什麼好糾結的,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念頭至此,幾年的苦思一下雲淡風清了。

幾個月前總感覺,事情怎麼做都做不完,明知道是系統的問題,但怎麼都找不到,眼睜睜的看著同修此起彼落的反饋,明知道影響面太大了,一定要盡快解決…我卻沒有足夠的時間去一一完成...有時想, 師父...我該怎麼辦?好想請 師父幫助!可是又不敢真那麼想。

同事聽後說,大概是我需要擴大容量了。我則說,大概是正法進入新的進程,而我的心性提高速度太慢,雖然不至於吃不消,但壓力實在大。

雖然忙,腳步得再加快才能跟上正法進程,答應 師父的無論如何都要做到,還要做得更好,想到這兒,腦中突生一念:要能在這一波中跳脫出來,那就是大好事。是,我相信。這一下,原本緊繃的神經放鬆了。感謝 師父!我一定不負 師父的期望。

感謝 師尊給予的一切,感謝同修的承擔與付出,謝謝大家。



29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