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09/DJI13-0017-jc.html

九零後:學大法 我由內到外都改變了

作者:大陸青年大法學員
直到學習了法輪大法後,只要一盤腿打坐,手心腳心就開始出汗,那時候是冬天了,我冬天是最怕冷的,但是卻覺的熱量源源不斷的向外湧出,從小到大真的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有時候身體還左冷右熱,煉功與發正念的時候還不停的流眼淚。

【正悟網2017年9月13日】我是一名九零後,有著一個還算富足的家庭,良好的生活條件使得我成天無憂無慮。爺爺奶奶只有我這一個孫子,他們重男輕女的思想十分嚴重,我也是從小被二老帶大的,因此他們也十分溺愛我,所以兒時的我可謂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自上初中開始,過於溺愛的弊端就漸漸顯現出來了,我變的嬌縱,蠻橫無理,目中無人,這使得我在以後的人際關係,自身學習等很多方面都吃了不少苦頭,也走了不少彎路。

直到成年之際,我才慢慢的醒悟過來,以至於我走上社會後,有時還會被我以前的不良性格所影響,導致與人之間產生不必要的誤會和摩擦,以下就是我的一點普通的往事與一些修煉大法後的心得。

一、過度溺愛,埋下叛逆的種子

我小時候身體很不好,剛出生還沒幾個月腸胃就有問題,經常腹瀉,對於一個幼兒的生長來說,影響是很大的,因為這樣我在上小學時,三天兩頭就要打點滴,感冒和發燒簡直是家常便飯,使得爺爺奶奶本身的疼愛變的更加溺愛我,那時候別說是吃飯穿衣了,有時候連作業都是由家裏人代勞,但是好在我很爭氣,學習成績一直很拔尖,所以那時候的我還並不知道,我以後會變成怎樣。

二零零七年,我剛升上初中,那時候我的成績依然很好,但是就是在我初二下學期的時候,家裏買了電腦,我便沉迷進去了,成績也是一落千丈,父母知道後禁止了我玩電腦,但是我卻選擇繼續去網吧玩,有時候還逃課打遊戲,甚至通宵玩,後來父母便不給我零花錢,也禁止爺爺奶奶給我,然後我就偷家裏人的錢去上網,現在看來當時真的很危險,如果繼續放縱下去的話就是犯罪入獄了。好在我的母親及時發現,好好的教育了我,我才放棄了偷錢上網這種愚蠢的行徑。

但是,對於網絡與遊戲的沉迷卻沒有絲毫減少,以至於我中考考的十分糟糕,就上了一所專科學校。

二、失望與彷徨中,聽聞大法

上了中專之後,我依然沉迷於網絡,但是那時候我的父母也知道我無心學習,也就不管我玩電腦了。然後在班上與同學的交流也越來越少,與家裏人說話的次數越來越少,感到十分討厭這個世界,最後在第二學期,我就不怎麼去學校了,漸漸的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裏,沉迷於自己的網絡世界,彷彿跟這個社會沒有了任何關係。那時候我的父母和爺爺、奶奶真的很傷心,到今天我也覺的很對不起他們的關愛。

之後大半年的時間,我沒有跟任何人說過任何一句話,很多人都以為我得了精神病,連親人都認為我患上了自閉症,但是我自己清楚,我是清醒的。直到有一天,我在網上看到一個人寫的一篇文章,裏面寫到,「一個人對於世界的認識,取決於這個人是用甚麼眼光去看待這個世界,你有著十分寬廣的胸襟與正的能量,那麼你會覺的這個世界十分美好,但是如果你心胸狹窄和負能量滿滿的,覺的世界都對你不公,那麼你肯定會認為全世界都在與你作對。」看到這篇文章後,我突然想起了我以前的種種過往,於是我靠著自己站了起來,重新走入了社會。

當時親人們看著我那驚訝和欣喜的眼光我現在依然記得。在二零一二年,我去外地廚師學校學了廚藝,為了以後能夠更好的立足於社會。第二年回家過年,母親給我講法輪大法的美好,並拉著我給我念《轉法輪》這本書。當時的我對於法輪功是比較抵觸的,雖然不反對母親學習大法,但是自己並沒有真正走進來,因為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就是正好在邪黨鋪天蓋地的虛假宣傳與黨文化洗腦中長大的。我雖然對邪黨沒甚麼好感,但是邪黨就是利用無形的恐怖鎮壓著大陸人民,當時我又在學校學廚藝,不久後又回到了學校,大法也被我忘到腦後,現在想想真是十分可惜,白白浪費了兩年多的時間。

二零一四年廚師畢業後,分配實習的時候,還沒到兩個月,手指在工作中受傷,於是回到了家鄉治療,因為割斷了肌腱,好幾個醫生都說我的手就算長好了也不會像以前那樣靈活了。我十分難過,畢竟是靠手藝工作的。回到家後,我的母親細心照顧著我,教我誠信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的我還是半信半疑的,我的手拆線後,竟然和平常沒甚麼兩樣,伸展自如,現在我才明白,師父那時候就管了我呢,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

二零一五年下半年,中國經濟整體下滑,各行各業都受到了影響,餐飲業首當其衝,很多廚師都下崗在家待業或者轉行了,當然我也不例外。

那時候的我心裏真的是不好受,因為我花錢去學了廚藝,卻還是落得這個結果,覺的社會對我不公,直到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在母親的又一次建議下,學習法輪大法,因為小時候身體差,冬天很怕冷,手腳冰涼,夏天卻很怕熱,很容易淌虛汗,因為在家大半年不分晝夜玩電腦的緣故,脂肪肝很嚴重,導致轉氨脢過高,超過正常人六倍以上,十分容易疲勞,生物鐘也亂了,睡眠也不好,整個人都十分的萎靡,經過三年多正常生活的調整,中西藥和偏方都試過了,完全不見好轉。

直到學習了法輪大法後,只要一盤腿打坐,手心腳心就開始出汗,那時候是冬天了,我冬天是最怕冷的,但是卻覺的熱量源源不斷的向外湧出,從小到大真的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有時候身體還左冷右熱,煉功與發正念的時候還不停的流眼淚。我知道,師父一直都沒有放棄我,給我調整身體,以前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都無法進入深度睡眠,只要有一點動靜都睡不好,還常常胡思亂想,所以睡眠質量一直很差,但是修煉了法輪大法的當晚,我就睡的很沉,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起床,精神前所未有的好,當時我真的被法輪大法的神奇所折服了,真的很感謝師父一直都沒有放棄我(合十)!

自從那以後,我堅持每天學法煉功,努力做好三件事,雖然有時候會不精進,在母親的提醒下,接近三年差點錯過大法的深刻教訓時刻提醒著我要好好學法煉功,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

在家待業的時候,我也找過很多家酒店求職,都是不滿意。有一天一位同事介紹我去一家新開的酒店應聘,去了之後我們連工資待遇都談妥了,準備第二天上班,結果回到家後,晚上那廚師長就打個電話把我給辭退了,加上一些客套話。當時氣不打一處來,但是我一回神,想到我是修煉人啊!要重心性,我便很禮貌的表示並不介意,廚師長也沒想到我會這麼客氣,好像被我的反應弄的很不好意思。

掛了電話之後,我向爺爺奶奶說明了情況,他們都為我表示憤憤不平,我卻反過來安慰他們。說句心裏話,當時我接到電話時,那一瞬間心裏充斥著憤怒和難過的情緒,但是我又想到,會有人更需要這份工作,我要用修煉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要是換成了以前的我,不會這樣平靜對待的。但是反過來想,大家在外工作都不容易,也許他也有他的苦衷,這樣安慰自己,何況就算罵了他也並不能改變甚麼事實,也並不能解氣,只會讓自己更氣,我覺的這肯定是對我修煉心性上的考驗,經過了這一關,我承受過去了,我打心底裏也高興。

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依然沒有工作,已經有半年多了,但是我並不難過,也不空虛,因為有大法陪伴著我,我真的比以前過的要充實和開心的多,大法讓我明白了以前從來都沒有人教過我的道理,現在的我認為是正確的事情,能接受的事情,放在以前的我肯定是無法接受和釋懷的,但是我現在確確實實的明白了很多道理。

希望大家不要被中共的謊言迷惑,去找真正修煉大法的人了解真相,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個人層次有限,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轉自明慧網)



29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