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10/DJJ04-0013-jc.html

齊齊哈爾市八旬女教師遭受的殘忍迫害

作者:明慧網黑龍江通訊員
齊齊哈爾市八旬女教師遭受的殘忍迫害::圖:齊齊哈爾市年逾八旬的退休教師李景霞,曾被安順路派出所警察劉大一用方便袋套頭、反銬、棍棒打頭;遭安順路派出所警察牛剛用打火機燒耳朵、穿著皮鞋狠勁碾腳背,碾的血肉模糊還瘋狂的繼續碾、還用皮帶抽臉,直到將皮帶抽皺裂,還遭上大掛折磨。惡警牛剛還下流的說:你這是歲數大了,你年輕就強姦你!

【正悟網2017年10月4日】齊齊哈爾市年逾八旬的退休教師李景霞,曾被安順路派出所警察劉大一用方便袋套頭、反銬、棍棒打頭;遭安順路派出所警察牛剛用打火機燒耳朵、穿著皮鞋狠勁碾腳背,碾的血肉模糊還瘋狂的繼續碾、還用皮帶抽臉,直到將皮帶抽皺裂,還遭上大掛折磨。惡警牛剛還下流的說:你這是歲數大了,你年輕就強姦你!

下面是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李景霞自述多年所遭受的殘酷迫害:

警察與犯人一同毆打上訪的法輪功學員

我以前身體多病,自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健康,一心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可是中共邪黨自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造謠栽贓陷害法輪功,為了讓人們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我向當地民眾講清法輪功遭迫害的真相。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我和一法輪功學員履行公民的合法上訪權益,一同去北京為蒙冤的大法說句公道話。剛進長春火車站,就見一兇神惡煞的警察在毒打一位法輪功學員,那位學員疼的滿地打滾兒,可警察還在不停的打。我們也在長春被無理攔截。在長春火車站臨時設立的監管室裏,男女法輪功學員都羈押在一個監室裏。一個警察縱容盜竊犯:你打法輪功(學員)就讓你早出去。這個盜竊犯就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警察與盜竊犯一同毆打。與我一同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推倒在地,他們惡狠狠的踩她的臉;我的腿被盜竊犯踢傷了;室內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慘遭毆打。

安順路警察劉大一用棍棒將我的頭打變形

二零零二年長春法輪功學員插播真相《是「自焚」還是騙局》後,江澤民下令殺無赦!長春及各地警察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齊齊哈爾市政法委下令,每個派出所必須綁架十五名法輪功學員。

一天晚上十點多,安順路派出所三個警察來砸門,進來就翻,搶走大法書籍等物品,將我劫持到安順路派出所。一進派出所就聽到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的慘叫聲,夜深人靜,聽起來非常恐怖。一個叫劉大一的警察給我上刑之前非法審問:你煉功幹甚麼?我回答:健身。沒想到這個警察竟對我這個當時六十七歲的老人出言不遜:「你他X還想活三十年咋的?看我怎麼收拾你!」說著就打開櫃子拿出一個不透明的方便袋套在我的頭上,又將我雙手背後戴上手銬,也不知他用的甚麼棒子,狠狠的打在我的頭上,每打一下感覺就像地震似的,我的頭蓋骨被打的變了形,摸上去壟溝壟台兒的(直到現在還是這樣)。

我又被劫持到第二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看守所裏,看到一位法輪功學員被打的遍體鱗傷、面目皆非、大腿青紫;還有一位二十來歲在此地打工的農村女孩兒,全家修煉,父母被監禁,她家的糧食被村委會搶走,警察把房蓋兒扒開搬走,她在打工的地方被綁架,經期也沒有換洗衣服,我就把一套內衣給了她。

目睹看守所獄警對法輪功學員毒打、手銬腳鐐反串酷刑

二零零三年春天的一個下午,派出所所長林田帶四男一女幾個警察闖到我的家裏,欲將我帶走,我拒絕。這時我家座機電話響了,聽說是我兒子來電話,就搶過去:你媽讓我們帶到安順路派出所了,放下電話兩個警察抬著我,一個警察拎著我的鞋,強行把我抬到樓下塞入警車,劫持到安順路派出所。晚上我被關在一個小黑屋裏,裏面全是刑具。接著又關進兩個青年,這兩個人因受中共邪黨謊言毒害,聽說我是煉法輪功的,立刻像瘋了一樣砸門,擔心我把他們殺了。後來我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

在第一看守所我被非法關押了四個月之久。一天我們法輪功學員立掌發正念,獄警任玉霞找來了郝所長。郝所長衝上板鋪,抬起穿著大皮鞋的腳,一腳踢在法輪功學員王桂榮的頭上,她的頭立刻撞在水泥牆上。王桂榮說:你這是人民警察的形像嗎?郝所長氣急敗壞的又找來幾個警察,將王桂榮及另一法輪功學員從鋪上拖拽到走廊裏,好一頓毒打後,她倆被戴上手銬腳鐐,且手銬腳鐐被從後面反串在一起,拖回到鋪上,她倆坐也不能坐躺也不能躺。

我當時看不下去就說:郝所長你回來,你們這樣做合適嗎?你給打開!他們頭也不回的揚長而去。

安順路派出所牛剛用打火機燒耳朵、皮鞋碾腳、皮帶抽臉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我將一本《九評共產黨》放在一個儲蓄所內,卻被所內安裝的攝象頭錄了像。當天本區安順路片警到家敲門,門剛開,便竄入七、八個警察,所長孫忠偉問:你發《九評》了?想看看錄像嗎?隨後開始肆意非法抄家,致使室內一片狼藉。我說:你們將翻家的現狀也錄錄像唄,你們這是人的行為嗎?法輪大法是甚麼、法輪功學員甚麼樣,你們不知道嗎?你們做甚麼也得給子孫造點兒福吧。

他們欲帶我走,我不去,有個三十多歲的副所長牛剛對家人承諾:我們不打她。結果,不法警察把我劫持到安順路派出的當夜,牛剛便迫不及待的將窗戶都遮擋上,開始給我這個七十歲的老太上刑,下半夜給我上大掛、刑訊逼供、大打出手。

牛剛體罰我,強制「開飛機」、打耳光,逼問我《九評》哪來的?他打累了,就將我雙手反銬;用打火機燒我的耳朵;我轉頭躲避,他就用打火機隨著我的頭轉著圈燒我的耳朵,兩隻耳朵頓時被燒的起了大泡,燒的耳朵直淌油;又將我的鞋、襪脫掉,穿著皮鞋狠勁踩、碾我的腳背,碾出了血還瘋狂的繼續碾;打累了,他就拿起《九評》翻看,邊看邊說:「啊,流氓,我就流氓,你是歲數大了,你要年輕我就強姦你」;說著他就用腳蹬著我的肚子,將我的腰帶抽出來,把腰帶對折後便狠命的抽我的身體抽我的臉,劈頭蓋臉的一陣暴打……

我被他打的頭部腫大、臉部青紫變形、面目皆非。半夜,正所長焦守義說:給你找個好地方「休息」一會兒。我被他們帶到一、二樓的緩台處,站在凳子上,將我雙手吊在暖氣管子上,然後將凳子撤離,我便被懸吊起來。牛剛坐在旁邊看著。我咬著牙,痛苦不堪!直到第二天早晨,他們才將我卸下來,我雙臂疼痛麻木,至今我的大拇指還沒有恢復知覺。

幾天之後,指使牛剛殘酷迫害我的那個安順路派出所所長焦守義,作惡殃及家人,焦的孩子遭人暗害至今仍未破案;騙取法輪功學員錢財的外勤夏澤林簽名打的白條子我還保存著呢,可是他卻遭到上天的清算,惡報死亡。

齊齊哈爾市安順路派出所地址:齊齊哈爾市龍沙區安順路61號 郵編:161005 電話:0452-2812398

(轉自明慧網)



29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