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10/DJJ04-0015-jc.html

內蒙古76歲唐麗文被冤判8年 仍陷囹圄

作者:明慧網內蒙古通訊員
內蒙古76歲唐麗文被冤判8年 仍陷囹圄::圖:七十六歲的唐麗文女士,原是內蒙古通遼市金屬回收公司業務科副科長。曾患乳腺癌,在天津做了一側乳房切除手術,次年又做了另一側乳房腫瘤切除手術,因此不能正常工作,四十五歲就病退了。當年在天津腫瘤醫院和唐麗文一起做過手術的患者有三十多人,年齡大小不等,他(她)們都早已不在人世了,只有修煉法輪大法的唐麗文至今還活著。

【正悟網2017年10月4日】七十六歲的唐麗文女士,原是內蒙古通遼市金屬回收公司業務科副科長。曾患乳腺癌,在天津做了一側乳房切除手術,次年又做了另一側乳房腫瘤切除手術,因此不能正常工作,四十五歲就病退了。

一九九七年她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很快,她身上的風濕、甲亢、嚴重胃萎縮,子宮瘤等各種疾病消失,十幾年沒吃過一粒藥,家人也因此得到解脫,後都走入法輪大法修煉。親戚朋友、單位的同事都見證了她身上發生的巨大變化,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

當年在天津腫瘤醫院和唐麗文一起做過手術的患者有三十多人,年齡大小不等,他(她)們都早已不在人世了,只有修煉法輪大法的唐麗文至今還活著。唐麗文是當年在那裏做手術所剩唯一的生存者,天津腫瘤醫院每年都對唐麗文進行電話和來信回訪。他們認為唐麗文的健康是天津腫瘤醫院在醫學史上的突破。而唐麗文說: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再生!很顯然,不修煉大法她也早就不在人世了。

法輪大法救了唐麗文,而江澤民與中共卻讓她再度遭受身體與精神的痛苦折磨,飽嘗了人世間的悲歡離合、生離死別。法輪大法讓她更加堅強的走過了十八年風雨滄桑的歲月。

而如今,唐麗文老人現正在內蒙古呼市女子監獄被迫害。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她和小兒子也同時被綁架,並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內蒙古保安沼監獄被迫害。家裏就剩下八十五歲的老伴和一個患有精神病的大兒子,而他的老伴也於二零一六年六月五日離世,唐麗文和小兒子至今還不知道她們的至親已經離開了她們。

唐麗文從來不把自己當作一個老人,學法輪大法後身體的變化,看起來與她的實際年齡相差二十多歲。被抓之前,還騎著電動車,和年輕人一樣。九九年迫害發生之前,她家是學法點,人民公園是煉功點,每天她和老伴、女兒拎著錄音機和大家一起煉功,學法和煉功的人很多。她待人和善,誠實,文質彬彬,大家都願意接觸她。

她的老伴是原通遼市外貿系統的處級幹部,一輩子不會做飯,都是唐麗文做飯做家務,而且對待老伴前妻的兒子和自己的孩子一樣,他也把唐麗文當成自己的親媽一樣往來。

就這樣的好人,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八年來,唐麗文六次被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一次兩年,一次三年),兩次被判大刑(一次七年,一次八年),並多次被抄家,身體上,精神上,經濟上都遭受了巨大的傷害和損失。

期間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原本因煉功好了的身體,被酷刑折磨得痛苦不堪,曾被看守所大隊長王力警察打昏,牙齒被打掉,在看守所被迫害得口吐鮮血,被戴死刑犯重鐐半個月,上酷刑「死人床」折磨九天八宿,直到身體抽搐的不省人事。

唐麗文老人被非法關押在通遼市看守所的九個月期間受到了慘無人道的折磨,通遼市公安國保大隊人員為了得到唐麗文的計算機密碼,對她實行了各種刑罰:背大板,手銬在鐵管上坐立不能,彎著腰多天不讓吃東西,灌鹽水,接著灌不明食物。老人的身體不行了,警察又將她帶到通遼傳染病院,打不明藥物,使她大小便失禁,精神崩潰。

九九年江××開始迫害法輪功,唐麗文和所有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到北京上訪向政府講明真相,後來被非法抓捕,勞教三年,二零零一年釋放後又被當地警察抄家抓捕五次,家中所有的財物都被掠走,唐麗文在獄中受到各種折磨,被綁在死人床長達九天九夜,不吃不喝,因為喊「法輪大法好」被惡人把牙打斷,牙根斷在牙床上,頭髮被一把一把的揪掉,她絕食九天九夜的時候,惡人怕擔責任便通知家屬將她接走。

二零零八年元旦前,唐麗文發真相傳單時被人告發,科爾沁公安局包吉日木圖、王波等二十餘人把老人綁架走,並把家裏所有值錢的東西如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存摺、現金等全部搶走,就連家庭生活用品都沒有留下。

科區法院通知家屬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一日下午開庭審理,家屬和親朋當日在法院等候開庭,到開庭的時間法院遲遲不讓家屬進審判庭,等到四點多時候,法院竟說已經去人到河西看守所開庭審理了,說是因為唐麗文身體不行了,她才到看守所的,法院人員並威脅家屬不要「鬧」,法輪功案子誰也解決不了。據悉,在看守所非法開庭時,老人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師父好!」

唐麗文被非法關押八個多月時,家屬往返於當地各級部門要人,其老伴已七十八歲高齡,也因奧運會遭受到警察監視,居委會、派出所、辦事處不法人員輪流到家騷擾,生活不得安寧。

唐麗文老人第一次被非法判刑七年後,被劫持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曾經被奴役,每天都幹十二小時之多,幾乎中午沒有休息的時間,直到一天唐麗文在車間站不起來的時候,監區才給她調了工種。特別是受到了被強制洗腦迫害,每天被強迫看邪黨的造謠污衊,只要是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身體出現問題,甚至是老年人血壓稍有點偏高,獄警就逼迫非吃藥不可,幾個犯人把法輪功學員推倒按在地上,撬開嘴硬往裏灌。這樣的事幾乎每天都有。

當時近八十歲的老伴王九五隻身一人,千里迢迢從通遼去呼市女監給唐麗文送東西,女監男警察康健偉把東西留下後,態度蠻橫的把他轟了出去,老人全然不顧長途坐車的辛苦,哀求道:我年近八十,幾千里地來這就是想看唐麗文一眼,你們就方便一下吧。不論老人怎麼哀求他們根本就不予理睬。老人只能邁著沉重的腳步再次失望的踏上回家的路,這個老人當時是怎樣的辛酸和痛苦是別人無法體會的。為了把唐麗文從魔窟救回來,老伴把兩層的樓房很便宜的買了,可想她的老伴王九五老人這些年承受著怎樣的精神壓力。

每次唐麗文被綁架後,家裏都被抄得底朝天,最多一次有十二個警察翻抄了二天,他們還雇用了一個專業人員打開了她家的保險櫃,搶走了精裝的法輪大法書、現金四萬元、美金兩千元、金表一對等。大兒子曾患過精神分裂症,每次的破門抄家他都受到驚嚇和病情加重。近二十年來,直接和間接經濟損失幾十萬元。

二零一五年五月,唐麗文和小兒子王濤都寫了控告江澤民的控告書寄往兩高(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並很快得到了兩高的回執。然後,唐麗文把自己的控告江澤民的控告書郵寄給了當地一些相關部門。就在七八月份的時候,她家小區的大門的側門,突然就關上了,來往的人很不方便。有人就問了看門的保安為甚麼把小門關上了?保安說,是上邊的讓關的。當時就覺得奇怪,她的兒子買了私家車,也就在那個時候,每台車都辦了磁卡,當時還覺得很方便呢。直到九月份,唐麗文和王濤被抓以後,小區的門就開著了。看來,當時關門也是針對唐麗文家來的,警察早已有預謀。

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唐麗文和王濤與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出去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被綁架,之後均被非法判刑,七十六歲的唐麗文被非法判刑八年,王濤被非法判刑七年。原本七十八歲的老人該享受天倫之樂了,可是,中共江澤民集團卻把這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送到了監獄遭受迫害。

唐麗文八十五歲的老伴王九五,在唐麗文和兒子遭綁架之後,他騎著電動車多次往返於公安局、檢察院、法院等相關部門要人,還幾次請律師。結果,唐麗文和兒子還是判了大刑,這個消息太殘忍了,她老伴再也經不起這樣大的打擊,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就病倒在床,後來不吃不喝,清醒時哭訴著說:「太狠了!他們(指公檢法)太狠了……」。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他帶著遺憾與對唐麗文和兒子的極度牽掛悲傷離世。家裏只剩下一個身患精神病的兒子。身陷冤獄的唐麗文和兒子如今還不知道她們的至親已故。

二零零八年唐麗文被判七年大刑在非法關在監獄的時候,她的九十歲的母親也帶著對女兒的深深掛念永遠的離開了她。這一樁樁、一件件的傷痛,卻發生在具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國,中共的罪惡是給整個中國人民帶來的災難。中國的同胞們,覺醒吧,不能讓這些罪惡再發生在我們身邊!

中共十八年來對法輪功的迫害,造成了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身體和精神上極大的傷害和摧殘,給家人帶來了無盡的悲傷和無法挽回的苦難,更為殘忍的是,法輪功學員被強摘器官喪失生命。這是無法容忍的罪惡!中共及迫害參與者的所為一定會受到天理及人間法律的嚴懲!奉勸那些還在執迷不悟的中國大陸公安局、檢察院、法院、610非法組織的人員,以及不分善惡盲目執行上級命令的執法者,立即懸崖勒馬,停止迫害!那是你們唯一的選擇!

(轉自明慧網)



29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