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10/DJJ04-0018-jc.html

一位新學員的修煉之路

我從二零一六年二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另一個女孩和我同時開始修煉,據我所知,黑山只有我們兩個人修煉大法。

【正悟網2017年10月4日】我從二零一六年二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另一個女孩和我同時開始修煉,據我所知,黑山只有我們兩個人修煉大法。

得法

自二零零八年起,我開始閱讀各種精神方面的書籍。到了二零一三年,我突然很想去亞洲國家,找一位師父教導我。

那段時間,朋友為我介紹了一位精神老師,但我覺得這並不是我要找的。在兩三天的會面後,我還問他,他自己的修煉路走了有多遠。

我覺得自己在十字路口,不知道該往哪走。因為這個原因,兩年後我離開了那位老師。

之後,我去泰國旅遊。從我旅館的房間看出去是山,我可以看到一座佛像。我想去那個地方,所以在回家前的第三天我去了那兒。

我向這座佛像尋求幫助,表達了我想要擺脫所有世俗事物的願望。當我們從那個地方回到旅館時,我感到非常平靜,覺得我的心裏好像開始燃燒起來。

返回黑山後,我聯繫了我在塞爾維亞的朋友,她是我在前幾年尋找精神信仰時認識的,我與她分享了我在泰國的經歷。那時候她已經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了。她向我提到了《法輪功》這本書。我問她要了網頁鏈接,並立即開始閱讀。之後她乘公車給我送來了這本書。我等不及回家看──在街上就看起來了。

我看了九天,每一個字每一個詞都仔細的看進去了。我覺得這絕對就是我要找的,這本書給了我渴望的答案。

保持專一修煉

雖然從一開始就認為自己是一個修煉人,但在開始修煉三個月後,我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我遇到一個人,他跟我講他自己的修煉方法。因為好奇,我仔細的聽了他的話。那時候我不知道我已經不知不覺讓自己的修煉摻雜進了別的東西。

接下來晚些時候,我又和朋友一起吸了些煙,我感覺很不舒服,感覺心裏像有兩個不同的能量在掙扎著。通過天目,我看到低密度的功柱從我的身體內升起。我看到法輪在我身體裏和頭頂旋轉。心中升起複雜的情緒,之後,一些灰色的東西從大腦升起。我聽到一個聲音在對我講話。

第二天繼續,頭在痙攣,我跌倒在地板上好幾次,身體遭受了折磨。

在第三天清晨,身體內有東西在動,它讓我醒了過來。我感覺身上好像有東西附體。那一刻我非常害怕。我知道恐懼不好,所以我向師父求助。我在心裏求師父,向所有能聽到的人宣布:「我是大法弟子,我唯一的師父是李洪志。」

過了一會兒,它就從我的身體消失了。我只用了幾句話來描述這件事,但這個過程經過是很可怕的。同修們要注意保持專一修煉,堅持只修一個法門!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所以一定要專一,連其它功法的意念都不能夠摻雜進去的。」

考驗

我小的時候被蜜蜂蜇過,那次發現這會使我過敏。三十歲以後,我又被蜇了一次。我以為沒事,所以只看了看表面的反應,直到後來腫的很大。我父母趕緊送我到醫院,當我到達那裏時,幾乎快沒命了。後來醫生建議我要特別注意,下一次可能就致命了。

今年五月,我又被蜜蜂蜇了。當時是在商場,我正要去銀行支付賬單。在自動扶梯上,當我用手整理頭髮的時候,感覺自己被蜇了,發現手指上在刺痛。我沒有害怕,拔除了手指上的蜇刺。我向內找,觀察自己的思想,第一個念頭是:「我是大法弟子。」我記得《轉法輪》中師父的話:「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

從電梯走進銀行辦公室,開始排隊。沒人知道我正在經歷的事情。壞的想法正在上升,我就回擊它們。有一個念頭讓我打電話給我的同事們尋求幫助,但是我知道等他們到達時我可能已經死了。我也知道如果我現在倒下,人們不會知道原因,所以醫生也幫不了我。

然後我對自己說:「不,我是修煉人,我不會給任何人打電話。」那時我的主意識很強。雖然我的手指痛,身體在顫抖,我開始念:「我是個修煉人,我的師父是李洪志,真善忍好,好壞就在一念之間。」

一時間,我看到自己非常高大。我看到自己與這個空間的人不同,是佛的身體和形像,身體是透明的,所以我只能看到自己的一小部份,人的一部份。身體周圍有一個場,大約有一點五米寬。在這個場之外,我看到了各種各樣的魔,準備吞噬我,但它們都不能進入這個場。我是如此的高大而強壯、堅強,他們甚麼都做不了。這次我沒有倒下,甚至我的手指都沒有腫。我通過了這次考驗。

發正念

在修煉了一年後,我開始發正念。這清除了我的思想業,但是,作為一個新學員,我經常懷疑我的方法對不對,我真的有能力清除邪惡嗎?

一次我這樣想的時候,我突然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的話:「功能是受人的意識所支配的。當人睡覺的時候,可能把握不住自己,做個夢說不定第二天早上就天翻地覆了,那就不允許。」

然後我看到自己的頭頂開了,發出高密度的功。似乎身體只不過是個管道,人類的皮膚只是衣服。

前面提到的所有畫面都是從我開得非常有限的天目看到的。在得法前我也看到過畫面,但當時並不知道那些來自我的天目。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就是因為他不相信,才會造成他認為自己看到的是絕對的,認為就這些了。那還差遠去了,因為他的層次就是在這兒。」

講真相

一開始,我錯過了很多師父給的機會,我找各種藉口不和別人講,比如不知道怎麼去接觸他們或不知道說甚麼。有時我會根據外表、行為等來判斷一個人等等。

然而,在向內找發現我的執著心後,我就不在意表面的東西了。現在,當我談論大法和迫害時,人們會仔細聽我講。這是通過改變內在情況,從而改變了外部的局面。

師父在《甚麼是大法弟子》中講到:「擺在你們面前,沒有選擇,救人你有選擇就是錯的。只要你碰到的,你都應該救,不管是甚麼身份甚麼階層,不管他是總統還是要飯的。在神的眼裏看,生命是同等的,階層是人類社會劃分的。」

從一開始我就認為修煉是非常嚴肅的。在這條修煉的道路上,我應該無條件嚴格要求自己。我們應該一直提高標準。師父強調過修煉取決於我們自己。每一次苦難都是艱難的,但是我們必須學會向內找,因為我們越向內看自己,越能找到執著心。如果認為自己沒有遇到這樣的情況,那麼應該問問自己,是否真的在修煉。

如果有不當之處,請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們!

(二零一七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轉自明慧網)



29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