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10/DJJ04-0019-jc.html

神韻教我如何修煉我自己

大約十年前,當我第一次得知我們將在日內瓦做神韻時,我記得很清楚那一天,我當時就在想這是師父要我們跟他走。就像那個古老的傳說中,說有個人在街上碰到了個神仙。這個神仙問他信不信道,他回答說信。然後這個神仙就叫他往葫蘆裏跳,這個人一點都不猶豫...

【正悟網2017年10月4日】大約十年前,當我第一次得知我們將在日內瓦做神韻時,我記得很清楚那一天,我當時就在想這是師父要我們跟他走。就像那個古老的傳說中,說有個人在街上碰到了個神仙。這個神仙問他信不信道,他回答說信。然後這個神仙就叫他往葫蘆裏跳,這個人一點都不猶豫,立刻就跳進去了。這個故事當時給我印象非常深,因為這個人信道,毫不猶豫就往葫蘆裏跳。

我當時感受到這個任務的神聖:跟師父走去救人。這很簡單明瞭,但是我感覺壓力非常大,因為我知道這將要求我放棄自己所有的執著,無條件的跟著師父走。

每當我們必須要做一件額外的事時,師父的一句話總在我腦子裏轉:「你想不想修,你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的心性如何去提高了。」[1]我經常問自己能否跟上正法進程,能否達到一個合格的修煉人的標準。

我原來一直認為修煉就是做事,特別是考慮到制止在中國的迫害的緊迫性,開始時,我就忙著做具體事,而經常忽略了自己的修煉。這給我帶來了很多問題,包括家庭裏的、同事間的、同修間的。因為我忽略了修煉自己的善和忍,我只是習慣性的忙著去做事,沒有向內找和想要改善自己。我認為自己做的事非常重要,而別的都是干擾,沒有把每次遇到的新問題當作是給我修煉的機會。

我們非常幸運在過去的十年裏能夠在日內瓦舉辦神韻,因此這使得我們救人的這一個過程連續不斷,包括辦神韻之間的空隙時間,因為我們得立即著手下一年的神韻準備工作。此外我們還得做其它項目,例如和人權問題有關的活動以及向政府部門講真相的工作。往往這些事情都是同時進行。我們越做到最後,越感到救人的緊迫性。這個緊迫性是通過做神韻使我深深感受到的,我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和救人的緊迫感。

修煉需要有堅實的基礎

為了能夠救人和修煉好自己,我認識到修煉的基礎應該是嚴肅的並需要不斷的加固。就是說,我們要更多的學法、發正念和煉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加強正念和救人。我知道在一些方面我還沒有達到標準,我得時刻提醒我自己不能懶,我得擠時間更多地讀法、背法和煉功。

學法是絕對需要的。我知道在做神韻時,如果我們學法不夠,我們的正念就不足,就容易受常人社會的干擾,例如不耐煩和容易發脾氣。

真的,我發現每當我學法不夠時,來自各個方面的考驗都會增加,這會使我變得不穩和心裏不平和,這樣,我就不能夠做好我該做的,就救不了人。

在推神韻期間,我們每天早上一起讀法,一天讀一講《轉法輪》。大家早上在一起先讀法,然後再出去做推神韻的各項活動:發傳單、赴約會。我們一起讀法的那些時間是非常寶貴的。現在我更加感覺到是這樣,因為我今早學法來晚了,沒有把學法當作神聖的事,那麼我們今天做事的結果就會打折扣,修煉狀態就不如原來,就容易受常人社會的干擾,例如感覺呀、名呀、利呀。

師父給了我們《轉法輪》,就是為了讓我們能夠打好修煉的基礎和加強正念,這樣我們就可以使我們自己完全溶於法中。如果我們學法少了,我們就離開法遠了,常人社會的各種干擾就來了,結果就是影響我們救人。

一天早上我們一起學法,我們四個同修一起高聲讀法,我突然感覺得一個大法輪在我們的屋子裏轉,而我們就坐在這個巨大的旋轉的法輪上。這種感受是難以思議的,我非常的感動:師父給了我們一切。

我還體會到在學法中,我們也是在修自己。因為有的人讀得快,有的人讀得慢。如果我們不經常讀法,我們就會經常讀錯。還有的人不願意大聲讀等等。這裏,我們應該放棄自我的心,爭取跟上大家,從而使我們這個整體能達到充份協調的狀態。

修煉就是要向內看

師父告訴我們:「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我意識到如果我們光讀法而不向內看,這沒有用,可能更糟糕,不會起任何作用。具體表現在推廣神韻時,我們就不能打動來訪者的心,賣不出去票或得不到支持。如果我們不向內看,遇到問題時,就解決不了問題。

在推廣神韻時,我們每天都在一起,因此就不可避免會有不同意見和各種壓力,然而,正是因為師父給我們開創的這個特殊的環境,我可以看到我是否達到了修煉的標準。如果我只呆在家裏,我就不會看到這些。

做神韻就得清除我們強烈的「自我」。清除「自我」包括在非常小的細節問題上。比如,我們想做這件事而不願做那件事,我們喜歡做這件事而不喜歡做那件事。面對這樣的問題時,我會問自己為甚麼不願意做這件事啊?是不是我寧願做這件事而不願做那件事?為甚麼不做啊?不是為了救人嗎?推神韻的過程中每出現一種情況都是要糾正我們的心。舉個例子,某一天,協調人要求我們去某一個商業中心推票,第二天又要求我們去訪問公司。我們大家都按照協調人的安排去做,而不是按照我們自己的喜好有選擇的做。換句話說,這要求我們把救人放在首位,而不是把我們個人的喜好放在第一位。

一天,我們收到了很長的一個公司名單,上邊有人名,我們得打上百個電話。而我手頭還有很多事想先做完,因此我不想打這些電話。因為這些消極的想法,我給誰打電話都打不通。這時,我就向內看,問自己:你在幹甚麼呢?你為甚麼不願意做這個公司名單?這僅僅是個選擇問題嗎?我想到這些我應該打電話聯繫的人可能就是等著被救度的人,而我因為自己的喜好不願做。這時,我感覺到自己非常自私,沒有按照師父的安排去做。糾正了自己的思想後,我決定再打一遍這個單子。結果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對方的反應非常積極,願意接受我們的材料。我注意到這個單子中的大部份人還不知道神韻的演出,我意識到這個單子上的人是師父發過來讓救度的。

不責怪別人,這就是修煉

不去責怪別人,這也是我在做神韻時的心得。當某件事做的不對時,責怪別人是很容易的。過去,我習慣於這樣做。我認為其他人修煉不到位,所以事情做不好。我有時掉在這個陷阱裏。然而,這樣做不是修煉。師父告訴我們遇到事向內找是關鍵。現在,我試著不去看別人的錯,而是找自己的不足。為甚麼會出現這個問題?是因為我。因為找對了方向,我就能找到問題的根源。師父給我指出了我哪兒做的不夠。因為遇到事就這樣想,我就能往前修,而且我感覺越來越輕鬆。我拋棄了怨恨,因為我知道問題在我,與別人無關。從我遇事向內找開始,我和其他修煉人的關係就在不斷的改善。不是我用情去和別人修好,而是我不再保留對別人的怨恨,不再責怪他們這個或那個不對。

現在我看同修,我能夠感受到他們好的那一面,我感到很喜悅能成為這一群修煉人中的一員。從找他們的不足,現在,我理解是當一個人做好了,他就給其他人立了個好的榜樣,別人也會改進。

在今年的紐約法會上,聽師父解答問題時有一點給我印象深刻。師父在回答問題時經常說:「我不一定這麼看問題」[3]。我突然明白了一點:面對一個問題,師父總是看它好的那一面,師父不看消極的那一面。為了救度我們,師父只看我們的本源,我捫心自問:「May,當一件事情發生時,你也看它積極的那一面嗎?」我向內看,我看到了自己,我經常處在這樣一種狀態:誰這個不對,而我這個有理那個有理。那次法會後,我認識到師父給我們指出了一條充滿光明的修煉大道,這裏沒有消極的因素。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轉變成積極的,關鍵是我們怎麼看,所有這一切都取決於我們的精神狀態。只有當我們的精神狀態轉變過來,事情才會轉變。

當我們真修時,奇蹟就會出現

在做神韻的過程中,我曾經經歷幾次大大小小的奇蹟,越來越加強了我對大法的信念。例如,我們曾經長時間面臨一個僵局,然而,沒再做進一步努力,可事情卻解決了。我經常會感動的流淚,因為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們打開所有的門。儘管有各種矛盾和困難,我們只需要相信大法,堅定地向前走。

有時,我累了或有事要做,不能晚上去劇院門前發宣傳品,然而,每當我克服這種想法後去了劇院,師父總會讓我碰到我認識的人,或想買票的人,或願意支持我們的人。看到師父做的這一切真是難以想像,而我們只需要去做就行了。

推廣神韻期間的修煉環境是最寶貴的。因為我們得一起合作,所以必須得經常的看自己,不能自滿。所有其他的修煉人都像是一面鏡子,當他們做好了,就等於是他們在鼓勵我們也做好,當他們沒做好時,這就是讓我們檢查自己的修煉狀態。

克服像一面阻止我們修煉的牆一樣的「自我」觀念。當我們做神韻時,也就是不斷地去這個「自我」觀念的過程。例如,這一天該我組織一些活動,而下個月或下週,又該另外的人組織另外一些活動。這時就要求我放下那強烈的「自我」觀念,就去做當時救人該做的事。這時,每當我能夠放下「自我」的時候,我感覺到非常輕鬆。我現在明白了:誰領導並不重要,所有的人都是為了同一個救人的目標,我們心裏想的就應該是自己怎麼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

這就是修煉人之間有力的合作:放棄「自我」觀念,就做更能救人的事。隨時把救人放在「自我」前邊。放棄「自我」觀念,我們就能夠形成一個整體,只有在每個修煉人不斷地去這個「自我」觀念,做好各自該做的事情時,我們才能夠形成一個整體。如果每個人都堅持自己的意見或認為自己有理,認為是他人錯了,心中充滿了怨恨,我們就不能形成一個整體,也救不了人。正如師父所說,我們應該清除強烈的自我觀念。

因為參與推廣神韻,我思想中儘快救人的想法從來沒斷過。但是疲勞、壓力或洩氣有時會拖延我的修煉,現在,我可以看得很清楚,如果我不修好自己,我做事的結果就不會這麼好,我也就不能夠接觸到我們要救度的人。

每當做神韻時,我都感覺到我自己完完全全沐浴在大法之中。我的思想、我的行動都隨時警覺著要救人。我不能停下來,因為我知道,如果我一鬆懈,一切都會失去。每當我想到救人的緊迫時,我自己就會鼓勁,很容易做好各方面的準備。

每當做神韻時,我感覺到很喜悅,因為我深深地知道,我這一世來就是為了這個,而其它的都不太重要。當我保持這個正念時,所有我該救的人就會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在做神韻時,我們的思想狀態是非常重要的,師父看到你的心就會來幫助你。

神韻是師父給我們的一個禮物,這不僅僅是為了救人,也是給我們修煉人自己的。神韻教會了我在各種情況下如何修煉。向內看,自我糾正向前修。有時候摔倒了,向內找找,爬起來再向前走。師父給了我們神韻,就是為了我們自我改進,這是一個理解甚麼是修煉的機會。這是多麼的神聖和嚴肅,因為我們的修煉是建立在要救很多很多人的基礎之上。

我從心底由衷地感謝師父一再給我們機會,讓我們跟隨師父做神韻,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不斷糾正自己。我感謝師父在這條神聖的修煉路上呵護著我們,使我不斷完善自己。我一定不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期望,儘管我從心底深深的知道我永遠也達不到師父那樣無量的慈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二零一七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轉自明慧網)



29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