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11/DJK28-0003-jc.html

師父助我向前衝

作者:台灣大法弟子
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至今已十三年多。記得第一次讀《轉法輪》時就被師父高深的法理所折服,心裡激動到直喊:這就是我要的!這就是我要的!十三年來,我從不曾懷疑過當初的選擇。

【正悟網2017年11月28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至今已十三年多。記得第一次讀《轉法輪》時就被師父高深的法理所折服,心裡激動到直喊:這就是我要的!這就是我要的!十三年來,我從不曾懷疑過當初的選擇。

一、得法卻不知珍惜

然而,隨著歲月的流逝,自己那顆激動的心,在家庭和工作的層層障礙下,慢慢冷卻下來。我逐漸變得麻木,待修不修了。集體學法和集體煉功也是缺席比出席多,好長一段時間學法犯睏,因此學法不入心,都是在走形式,《轉法輪》讀來讀去都沒什麼體悟。可能是師父看我這樣不精進的狀態已經好多年了,要喚醒我尚存的佛性,所以為我開創了方便的修煉環境。三年前我調到娘家附近去工作,離開家裡,搬到娘家住。在那裏離煉功點很近,只要走三分鐘就到了,因此煉功總算能跟上了,學法也算差強人意,但講真相救人的事卻很少參與,三件事還是沒做好。

二、找回修煉如初的感覺

一年多前我開始過大關,在剜心透骨的去根本執著的過程中,我時時提醒自己是個修煉人,得按高標準,更高標準看自己。在深度學法,並大量閱讀明慧網文章之後,我慢慢的找回修煉如初的感覺了。總是在學法的時候被法理觸動得淚流滿面,我常常問自己:為什麼?為什麼我現在才有感覺?才知道師父在講什麼。這些年來我到底在幹什麼?!

我終於能感受到最後的最後的緊迫感了。我含淚問師父:師父啊!我還來得及嗎?儘管我知道不會有具體的答案。因為我是鎖著修的,我看不到,聽不到,甚至連夢都夢不到,但我還是堅信師父就在我身邊,師父一定聽到了。

三、衝出困境

師父說:「沒修好的人怎麼辦呢?有的人還有機會,有的人甚至連機會都沒有了;有的人還來的及,對有些人來講你只能跑步了。」《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可是時間已經來到二零一六年底了,我自覺就是用跑的可能都來不及,連跑都來不及了,難道要我放棄嗎?不,絕不!用跑的來不及,那我就用「衝」的!

今年二月一日我退休了,在突破種種干擾和阻礙,並取得家人理解之後,我開始衝了!首先是參加多場次的神韻戶外大型造勢活動,努力去推票。

當神韻台中場結束之後,我決定要衝就衝到第一線去,首先,我到日月潭講真相。對我而言,這是個路途遙遠又完全陌生的項目,需要突破的地方很多。我是一個超級大路癡,我甚至連回娘家都會迷路。以往出門都是靠家人接送,但這一次我決定不靠任何人,我要從豐原獨自搭車到日月潭。在輾轉換車之後,歷經四個多小時,我終於來到玄光寺景點,一個我完全陌生的地方。

但很快的我調整好心態,第三天就完全融入玄光寺景點講真相。幾週之後,我發現在景點講真相真是個偏得,就像師父說的「一舉四得」,除了可以同時做好三件事之外,還有雲遊的效果。

四、一舉數得向前衝

不久我又發現,當時我想「衝」的念頭一出,似乎師父也把我的修煉狀態調整為勇猛精進。我彷彿總是處在一舉數得的狀態下,沒得讓你閒著。舉例來說:頭兩次去香港,在飛機上就安排不同的眾生來讓我講真相。還有一位女士看我一直在看書,就主動的問我,是不是在看經書,最後我還真的就幫她三退了,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

搭飛機除了講真相,也要順便去去執著心。我已經吃素二十多年,前兩次香港行,明明事前都確認訂素食餐,結果別人的餐都沒問題,就我的沒訂到。第一次去香港,餐點雖然送錯,可有同修知道我長期茹素,就把她的素食餐讓給我。兩個星期後我又去香港,餐又送了錯!這回可沒人能跟我換,因為我們的飛機提前一班,所以空服員說餐點沒得選,都是葷的。就這樣我把雞肉燴飯給吃了。一個月後去紐約法會,我們來回轉機不知吃了多少飛機餐,可一餐也沒送錯,都是素的。心想這一關應該過了吧。到香港遊行也不能單純的就遊行。我被安排去拿七人舉的大橫幅,整隊的時候同修突然說:舉這種大橫幅的人不能戴帽子。天哪!這表示接下來的四、五個小時,我都得曬太陽。我已經是滿臉雀斑了,再曬下去那豈不是……,真不敢想像結果會怎樣。可轉念一想,曬就曬吧!臉再花也花不到哪裡去了,躲了幾十年的太陽,今天就讓它曬個夠吧!最後一段路還來個逆光前進,我就抬頭挺胸,昂首闊步的讓它一路曬下去。

遊行完才搭上遊覽車,噴嚏、鼻水就來了,心想該不會是開始消業了吧。果然,一上飛機就開始咳嗽,咳到想吐。回到家再加碼,開始頭痛、眼睛痛、發燒。原本只剩三天要打包去紐約法會的,結果最後一天我才有力氣跑去銀行兌換美金和整理行李。

連續兩趟香港行,再加上紐約法會後,說實在的很想喘口氣緩一緩。但馬上有神韻推票培訓兩天的行程,接著又要去日月潭五天。緊接著又是兩趟香港派報遊行,之後,更沒想到我竟然有機會到了山上,在廚房待了三個月,就這樣,師父助我一路向前衝!

五、抓緊時間馬不停蹄

在這半年多來,我感覺到是師父為我安排了一連串緊湊的行程,還在時間上幫我安排了省時的狀態,也就是幫我節省一些處理繁瑣事務的時間,讓我有更充裕的時間向前衝。

今年二月我退休之後,原本以為可以花更多時間在神韻推票工作上,沒想到婆婆就在這時候生病住院了。由於先生是獨子,我和女兒便承擔起大部分照顧婆婆的責任,當時自己又在過心性關,其實心裡也很苦,諸事不順中。還有,今年神韻開始售票時,我以為自己給同事講真相已經兩年多了,去年介紹去看神韻的同事也有很好的反饋,加上又有公教人員文康活動費每人一千元的補助,今年推票應該是水到渠成,於是用現金先拿下五十張票。沒想到因念頭不夠純正,直到退休那一天,才賣出幾張票。將近五十張票對一個人脈有限,不善交際的我來說,壓力真的很大。

當神韻台中場第一次在市民廣場造勢,我參加了,我輪了兩個班。 在寒風中不吃不喝站了六個小時,送出不少DM,卻只賣出一張票。回到家我累癱了,但心中很踏實,我默默的跟師父說:師父,我今天真的有努力喔!沒想到接下來的兩三天,兩位同修就幫我賣掉十幾張票!她們還說都是師父安排的,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

我決定放下賣自己票的執著,我想只要用心去推票,其餘的一切就交給師父。接下來的幾次造勢活動中,我都盡量的參加,現場總是一張票也沒賣出去。卻同時也在每次造勢後隔天,我的票又陸續賣出了。維持幾天後就平靜下來,似乎又在等待著下一次的造勢活動。就這樣參加造勢,便能順利出票的情況一直循環著,屢試不爽!二月二十八日晚上,我陸續接到兩通電話,於是我五十張票全數賣出。而隔天就是三月一日,神韻台中場開演。

一次也許是偶然,兩次也許是巧合,那麼三次、四次呢?更何況我們修煉的路上是沒有偶然的。一次又一次奇蹟似的安排,讓我在繁雜的常人瑣事中一樣能完成推票的目標,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幫我!

還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沒做好,擱在心中許多年了。也就是當年《轉法輪》改字的時候,我得法不久,認識不足,只想省事,買了新版本,把舊版本往書櫃裡一擺就完事了。今年,我終於下定決心要把這件事補足,和女兒約好利用暑假來改字。才這麼一想沒多久,在台北新唐人工作的大女兒回來時跟我說,有同修要去越南洪法,需要《轉法輪》,版本不拘,沒改字的部分,他們會自己完成改字,於是書櫃裡十多本不同版本的《轉法輪》,就這樣被送了出去,而節省下來的時間,師父就安排我到山上待了三個月。

師父說:「還有我們許多學員哪,在思想中顧及的很多問題啊,這些事那些事的,其實一想就已經是掉了境界了。甚麼都不要想,甚麼都不用管。師父是慈悲的,一定會給你安排的最好。」(《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這半年多來我深切的體悟到當我發出想衝的那一念時,師父就已經幫我安排好了,除了馬不停蹄之外,心性上的考驗也是一關接著一關,然而當我能完全放下自我,配合師父的安排時,一切困難都能迎刃而解,就用一顆純淨的心努力向前衝。師父說:「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最後恭錄《大法弟子必須學法》經文中我經常背誦,用來鼓勵自己的一段法和大家共勉:「千萬年億萬年的機緣、等待,我們在歷史上所承受的那一切,都是為了今天。不能在關鍵時候把自己要做的事沒做好,將來明白了,對你來講,對你的生命來講,簡直是太痛苦的一件事情,所以大家千萬不能夠掉以輕心。」

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二零一七法輪大法臺灣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30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