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11/DJK28-0005-jc.html

感恩無盡言

作者:台灣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已經走過了十八年風風雨雨的正法修煉歷程。而我很慶幸能在這最後的最後走入大法修煉,也謝謝師父給了我這樣的機會,讓我能好好的檢視一下自己這八年來的修煉過程。

【正悟網2017年11月28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大法弟子已經走過了十八年風風雨雨的正法修煉歷程。而我很慶幸能在這最後的最後走入大法修煉,也謝謝師父給了我這樣的機會,讓我能好好的檢視一下自己這八年來的修煉過程。

一、喜得大法

我出生在美麗的江南小鎮蘇州,2008年初正式來台定居,2009年初走入大法修煉。

得法的過程很神奇,2008年回台後,身體就出現了狀況,那時全身好幾種病同時發作:大面積的蕁麻疹,奇癢難受、每月至少一次的偏頭痛,一痛三天不能起床,不能吃東西,一吃就吐,還有胃食道逆流,宮頸炎,到2008年底又得了唾液腺阻塞,整整三個月不能吃東西,最後台大醫師說約大年初五動手術.要把整個舌下的唾液腺切除,後遺症是沒有唾液分泌,以後會經常口腔感染,會口乾舌燥,這一症狀把我整個人擊垮了。

父母過年來台看我,問我為何不跟著煉煉法輪功試試看,我說我知道這功法很好,可是因為婆婆反對小叔一家人煉功,甚至拿自殺來威脅,先生也警告我不要找麻煩,所以一直不敢接觸。媽媽說命是你自己的,人生苦短,你所吃的苦你婆婆,先生能為你承擔嗎?試試看,媽媽陪你一起煉,如果沒有效果,咱初五就去開刀。就這樣小年夜的前一天開始煉功,到除夕的晚上大家在圍爐的時候,我的舌下突然劇烈的疼痛,到房間對著鏡子觀察,舌下居然長出了兩個圓圓的小泡,像氣球皮兒,我用針尖把它們戳破,只聽見啵的一聲,這時鹹鹹的唾液拌著血水源源不斷的流出來,心裡想說這麼小小一個傷口,憑我的經驗明天就又會堵了,可是一天,兩天,三天過去了,居然沒有再阻塞,媽媽說師父在管我了,叫我趕快取消手術,醫師聽後一直說不可能。就這樣我得法重生了,不到半年的時間,身上所有的病症都不見了,喜悅的心無以言表。

師父說:「但是得法晚和出來晚的學員,你的修煉和證實法這兩件事情同時在一起,就更顯的你壓力大。當然,修煉嘛,只要正念強一點,保證你都能夠過的去。」(《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從此突破重重難關,修煉和證實法同時跟上,努力趕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二、在項目中堅守

得法後積極投入講真相的項目,哪裡需要我就去哪,2012年同修拉我進入新唐人,說實在,我當時根本也沒想在新唐人一直做下去,只是想暫時幫忙一段時間,完了找份常人工作,誰知道一進去就出不來了,這其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2015年開始做業務,本身不是業務出身,加上個性內向,24歲結婚後就離開職場了,對我來說挑戰很大。

起初要拿起電話來約訪都感覺很困難,正念不足時會想很多:這時間別人會不會在休息啊!會不會沒聽說過新唐人啊!會不會一聽電視台的嫌太貴啊!……,有時法學的好,正念很強,一上午就可以打好幾個電話,而且很順利就能約到客戶;有時打一天也沒約到半個;有時還要拉車南北跑,對於我這個從小嬌生慣養的宅女來說,也是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跟考驗,也許是師父鼓勵我吧!在有經驗的老業務帶領下也陸續簽到一些合約。可是就在今年7月,新唐人內部組織調整,整個中區業務部人員只剩個位數,每個業務都要求開始獨立作業,一貫依賴同修的我心中開始起伏,畢竟銷售這條路並不平坦。業務部是要帶資金進來,是整個媒體能夠營運的第一線,是客戶跟台裏各部門溝通的橋梁,事情繁瑣,突發事件又多,除了考驗業務的反應快還要有耐性。因為雲林是農業大縣,經濟規模都不大,再加上台語障礙,覺得壓力很大,困難重重,各種心在這其中反映的非常強烈,想要離開新唐人的念頭時不時的浮現出來。

就在覺得自己走投無路時,出現了一些轉機,我約到一個客戶星期五9點拜訪,我知道這個案子有可能會簽約,只是差在價格問題,所以當天是準備去議價的,可是星三晚上身體開始出現狀況,頭痛欲裂,我並沒有重視它,想說睡一覺就好了,可是第二天4:30起來煉靜功時,煉到一半開始嘔吐,就這樣一整天處於這個狀態,吃甚麼吐甚麼,光煉第一套功法就全身濕透站也站不穩,直到星期五早上8點要出門前還在吐,我的頭像有千萬個針在扎,這時我淚流滿面對著鏡子裏的自己說:「請師尊加持,給我兩個小時的時間,我要去救人,我要助師正法,我是大法弟子,只有師父能管我,所有在我空間場的一切邪惡馬上離開」,就這一念出來,脖子突然一股熱流,整個頭就在我正念出來的一剎那,不再那麼痛了,我知道師父又幫了我一次,於是趕快洗洗出門,在路上,業務同修問我還好嗎?想到師父在《轉法輪》裏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我回答說:沒事兒,出發!說也奇怪,到客戶那裏,居然對方沒有討價還價,半個多小時就簽約了,而且談得很愉快,加上來回車程,剛好兩個小時,回來後雖然又繼續疼痛,可是已經減輕很多了,我知道師父看到了弟子那顆救人的心,又為弟子承受了很多很多。師父說:「被救度的生命在被救前怎麼干擾與設難,大法弟子是有自己的路的。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講,以前我一直在講,我說大法弟子有這麼大的歷史使命,要承擔救度眾生的責任,肯定是有你們自己能走通的路。這條路必須是一條能達到標準的路,這樣宇宙眾生才佩服,才能干擾不了,你在這條路上才會沒有麻煩,才會走的很順暢。」(《二十年講法》)經過這次的考驗,不但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也再次見證到大法的力量和師父的慈悲,讓我勇敢的在自己證實法的項目中堅持了下來。

三、在背法中提高

2014年大紀元、新唐人為聯合媒體時,雲林縣八位媒體同修每天早上集體學法,也開始集體背法,但是不到半年,兩家媒體又分開經營,自己也沒有毅力堅持下去就停止了。到今年4月我又萌生了背法的念頭,每天一小段,比較長的段落分兩天完成,而且用默寫的方式來加深記憶,因為我不會寫繁體字,相對來講加大了難度,有時候漏寫一個字,就要整段擦掉重默,或是一個字不會寫就要改好幾次。

記得有一段法,還蠻長的,我總共默寫了4次,光默寫就花了一小時,默到最後一遍的時候,感覺每一個字都在我腦海中放大,在身體中震盪,我突然好像明白了某一層的理,一股強大的能量由內而外衝擊著我的身體,我眼眶泛淚,好像今天我才明白了我為甚麼來修煉。只有修煉才是我們來在世上的唯一目地。

一句句背法的過程也是一個修心的過程,就是強制你放慢速度,把每個字都打進腦子裏,不然絕對背不下來。有時一直背不起來的時候,會開始心浮氣躁,覺得狀態不對,結印5分鐘心平靜下來後,我會把這句話細看幾遍,去體悟師父講的法的涵義,這樣很快就能背出來,這樣背法以後,心比較不急躁,也能靜下來了,我利用坐車的時間,等人的時間背法,隨時隨地溶於法中,感覺無比的幸褔與踏實,大法的法理也會不斷展現,自己也在背法中昇華著,同時也被法清洗和震撼著。

四、破除自己的黨文化

我們家族在文革期間受到很大的迫害,我從懂事以來,是聽家裡的長輩罵共產黨長大的,所以上學以後一直對中共灌輸的言論很排斥,修煉後也慶幸自己沒有受到太多黨文化思想的影響,最近聽了「明慧修煉園地:去除黨文化」之後,才發覺自己長期在黨文化的環境中長大,表面看上去是在排斥,還是在方方面面受到侵蝕,明慧網上說:黨文化就如同中國目前的空氣,只要你呼吸,就在中毒,而身在其中還渾然不知。

例如在文章中講到:《九評》裏邪黨有「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九個因素,我自己向內找了一下,起碼占了三個以上,特別是看到闖黃燈,紅燈也是「搶」的一部份,嚇了一跳,平時的日常生活中,常常因為時間沒有管理好,出門匆匆忙忙,為了趕時間,就開始闖黃燈,急起急剎車,然後準時到達目的地時還會沾沾自喜,認為自己時間掌控很好,不需要那麼早提前出門;還有騎著電動摩托車,遇到紅燈也偷偷右轉,認為沒人看到,自欺欺人;還看到自己的爭鬥心,總要和未修煉的先生爭個高下,先生無話可說時,也是沾沾自喜的沉浸在自我口才好的快感中;對孩子訓斥也是大呼小叫,强勢要把别人壓下去,控制慾很強。

殊不知這些黨文化「騙、鬥、搶、控」的毒素已充斥全身,發現到了問題後,接下來的日子,騎電動車不再紅燈右轉了,也不跟先生辯論了,對孩子講話也緩和了,可是好了沒多久,又開始犯,又不斷的提醒自己,並時時對照師父的法理去做,師父說:「特別是在中國那個環境下,邪黨毀掉了中國傳統文化,搞了一套都是邪黨的東西,所謂的黨文化。用它建立起的思維方式,認識宇宙真理是有難度,甚至認識不到一些不良的思想行為與世間普世的價值是相抵觸的。很多不良思想認識不到怎麼辦哪?只有按照大法做。」(《二十年講法》)就這樣通過不斷的學法,修正自己,一點一滴的清洗著自己頭腦中邪黨的毒素。

五,結語

在這些年的修煉中,總感覺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推著往前走,我知道那是法的力量和師尊的看護。寫心得時回想自己還有很多很多的不足之處,修煉路上跌跌撞撞的走過了快十個年頭。現在剩下的時間是師尊用自己巨大的承受延續而來的,想想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想想師父用洪大的慈悲看護著弟子們,感恩的心情無以言表。

最後以一首《洪吟》(三)的詩來結尾

還原
真體年少壽無疆
身無時空掌天綱
為救大穹傳天法
眾生業債一身當
無量眾業成巨難
青絲斑白人體傷
了結正法顯本尊
洪恩威嚴鎮十方

個人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一七法輪大法臺灣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30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