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11/DJK28-0011-jc.html

台灣法會召開 比學比修砥勵促精進

作者:明慧記者孫柏、蘇容
台灣法會召開 比學比修砥勵促精進::圖: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台灣大學綜合體育館隆重舉行,法會會場莊重祥和,主席台的兩邊懸掛著李洪志師尊《法正乾坤》中的詞句:「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七千五百多名法輪功學員齊聚一堂,分享修煉路上的經歷與收穫,與會者深受鼓勵與觸動。

【正悟網2017年11月28日】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台灣大學綜合體育館隆重舉行,法會會場莊重祥和,主席台的兩邊懸掛著李洪志師尊《法正乾坤》中的詞句:「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七千五百多名法輪功學員齊聚一堂,分享修煉路上的經歷與收穫,與會者深受鼓勵與觸動。

十九位有著不同人生經歷的法輪功學員,依序分享了自己按照真、善、忍原則修煉使身心受益的經歷,有在學法中感受大法殊勝的體會;也有在講真相救人過程中,如何在矛盾和困難中向自己的內心查找原因、堅持不懈向社會各界講述法輪功真相,身體力行展現大法的美好。

特殊優良教師與鄉親分享大法美好

來自金門、目前任教於金門一所國小的胡女士,大學畢業後有幸找到真正可以幫助人的辦法,就是鼓勵對方修煉法輪功。畢業後毅然回到故鄉、台灣的最前線──金門任教。

二零一四年胡女士獲選為金門縣特殊優良教師,在上台受獎時,面對數百位教育界的長官,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李洪志老師的教導,胡女士說:「我從害羞的天性到有勇氣站在台上,全是因為我在大學時遇到了一位偉大的師父,他教我做人要無私無我、先他後我,他是我生命中的貴人,他就是法輪大法的創始人──李洪志老師,藉這個教師節的機會,我想說:『李老師,謝謝您!』另外,我指導學生三度獲得金門科學展覽會物理科第一名,也全是因為修煉大法後用『真、善、忍』的法理來要求自己、指導學生出現的奇蹟。」胡女士說:「能在這樣的場合,大聲說出對師尊的感謝,是無比的榮耀。」

身為一名國小教師,胡女士也常應用《大紀元時報》為學生導報,融入品德教育教學中,講述大法美好真相,歸正學生的價值觀。她精心設計「讀報交換日記」、「主題剪報」、「晨間主播」等,學生在耳濡目染中明白了大法的美好與真相。今年暑假胡女士辦理了以《大紀元》讀報為主軸的暑期閱讀營,一位平時調皮搗蛋的學生在參加後提到:我找回了不少「道德」,我要做一個好孩子。

胡女士說:感謝師父,讓身為教師的我,可以將證實大法的美好融入教學工作中。

信師信法中闖過一次次難關

台中老年學員七十一歲的何女士,分享她修煉十八年的心得體會。她表示,「這些年中,師父幫我洗淨,就像剝洋蔥一樣一層一層殼脫落。得法這麼多年,很多的關難是靠著堅定的修煉意志及對師父的堅信走過來的。」

她從小就有四種病纏身:頭痛、氣喘、鼻子過敏、蕁麻疹。二十七歲時,身懷六甲還得背著幼兒,雙手空出來做事,提水澆菜等。坐月子時受寒又增加寒病,一吹到風就一直發抖不停,苦不堪言。五十三歲時丈夫就又病故了,何女士像失魂落魄一樣,因此得了失憶症,魂不附體,常不知道自己在幹啥?她的姑姑因此介紹她修煉法輪功。

修煉後,隨著每天堅持煉功、讀法輪功書籍、修心性,何女士恢復了記憶,一些頑疾如頭痛、氣喘、鼻子過敏、蕁麻疹也一個個的好了,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好滋味。何女士表示師父再造之恩,叩謝師恩。

在實修心性中提高專業素養

甫上台灣藝術大學就讀的盈真,分享她高中時期在雲林蔦松飛天藝術學校音樂科的學習修煉體會,盈真體會學習表現好壞和修煉狀態是分不開的。每當在練琴遇到瓶頸時,都得查找自己的內心是否有執著,或存在甚麼心性問題,找到之後琴藝就進步很快。

盈真讀國三時被選為學校展演的場務,這個工作很複雜、很磨心,她常會任性不讓說,被指正時還氣得不行。有一年,觀眾對音樂科的演出負評特別多,盈真說:「從中我才發現自己心態很隨便,不像修煉人,學法量遠遠不足,認識到如果每次都能珍惜演出,當成第一次演出的心態,每次的表演一定都能做好。」

學校老師鼓勵盈真報考神韻藝術團,她第一次報考沒被錄取,心裏很難過,盈真向內找發現自己報考心態很不純,腦子裏追求的是若考上會很風光,而不是為了救人。今年再次報考,通過了初試,可以去美國面試了,但在面試前聽到其他考生的演奏,心裏動了一念:「我的技術比他們好,應該可以考上。結果全部的考生只有我沒有通過。當下意識到那一念出了問題。」盈真發現自己有一顆很深的爭鬥心,雖然表面沒有暴露出來,老喜歡跟別人比來比去的。神韻樂團不僅技術要求高,對心性的標準要求更高,盈真說:「我要更精進修好自己,一思一念都要達到修煉人的標準,進而才能提升自己的專業素養。」

衝破枷鎖 救人先救己

在《新唐人亞太台》新聞部擔任主編兼記者的思齊表示,「新聞部每天就像打仗,為了新聞時效與播出順利,爭分奪秒、繃緊神經,片刻不容閃失。常從早上八點忙到半夜一、二點,一天工作超過十五小時。雖然忙碌,內心卻很充實。」

然而日日月月的忙碌疲憊,思齊修煉不知不覺就漸漸落後,常出現煩躁、憤怒等負面情緒。直到二零一六年五月參加紐約國際法會,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下,找回了修煉如初的狀態。

法會回來後,思齊意識到,修煉人的能量和正念是能否救人的關鍵。七月中開始輪班後,思齊抓緊安排所有時間,加強學法煉功。因為幾年來沒好好煉功,身體一塌糊塗,雙盤都拉不上來。他要求自己每天保證煉五套功法,也體會到每天一定要靜心學法,否則接觸常人社會的污染因素會越積越多,容易受到干擾或病業迫害。

隨著學法越入心、領悟的法理越多,漸漸地思齊變得神清氣爽、感到一片光明。他要求自己重視每次發正念的狀態,不斷加強主意識,工作中干擾越來越小,感受正的能量也越來越強。有一次,幫病業同修發正念,思齊念力集中,感覺到「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五分鐘立掌完,同修也開心的表示不舒服狀況好了。

短短半年,在師父的保護下,思齊不但自己得救,還具備了救人的能力,有能量去完成在新唐人的使命!

在香港智慧講真相救人

來自高雄的陳女士,修煉後身心受益,無病一身輕,更積極投入景點對可貴的中國人講述法輪大法美好、受迫害真相和勸「三退」,經常往返於台灣和香港兩地景點。她分享在香港講真相的感人例子。〔辦理三退請訪問大紀元退黨網站

一次在香港景點碰到三對老年夫妻,陳女士向落在後面的大叔講真相,他很用心聽,也認同,但講了一半,他太太從前面回頭兇悍地打他,他不得不往前逃走。陳女士快步走到他們面前,笑對著三位大姐說︰「我們女人要溫柔,不可以打人喔!」其中的兩位大姐大笑並指著那位打人的大姐說:「是呀!她打人就是不對!」陳女士接著說,中華傳統文化告訴我們,女人要溫柔照顧家庭,男人要勇敢保護家人。三位大姐點點頭靦腆的笑了,這時氣氛也好了,陳女士再開始講真相,最後他們一起做「三退」了。

一天,景點整條街兩邊都是滿滿的人,但都很冷漠,陳女士邊講邊觀察,發現他們都講閩南語,陳女士知道,這是福建旅遊團,於是改用台灣閩南語跟他們打招呼,逐漸的他們都有回應,從冷漠到主動找她聊天,從排斥到主動拿報紙。原來他們來自福建漳州,來了七十個團,陳女士用閩南語講了兩個半小時,勸退了不少人。

一路走來,陳女士深深體會在香港大陸遊客人山人海,景點講真相同修每天都像打仗,跟邪黨搶人。當歷史的最後一頁結束時,陳女士希望可以沒有遺憾的大聲說:「香港景點救人我沒有錯過!」

中午播放前一天排字過程的影片,以及雲林蔦松飛天藝術學校的學生舞蹈音樂表演。下午四點半,台灣法會圓滿結束。不論是遇到矛盾、剜心透骨的向內找,信師信法中闖過一次次難關、克服重重的困難與考驗,抓緊時間分分秒秒努力不懈向世人講真相,每位發言者的修煉歷程都鼓舞著大家比學比修,秉持「修煉如初」的正念,放下執著,精進實修多救人。

(轉自明慧網)



30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