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7/11/DJK28-0020-jc.html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三)

有人會問,中國已經發生了太大的變化,今天的共產黨還是昨天的共產黨嗎?我們站在一個更大的框架裏,從「宣揚無神論和鬥爭哲學,騙、鬥、殺,破壞傳統文化,敗壞道德」這條主線來看看中共變沒變。

【正悟網2017年11月28日】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
第二章 紅魔陰謀 毀滅人類(下)

目 錄
3. 中共──萬變不離其邪
1)前後三十年 一脈相承
2)破壞文化 敗壞道德 一以貫之
4. 先給人點甜頭,再讓人吃盡苦頭
5. 「受苦的還是工人和農民」所揭示的秘密
6.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毀滅人類

* * * * *

3. 中共──萬變不離其邪

有人會問,中國已經發生了太大的變化,今天的共產黨還是昨天的共產黨嗎?

我們站在一個更大的框架裏,從「宣揚無神論和鬥爭哲學,騙、鬥、殺,破壞傳統文化,敗壞道德」這條主線來看看中共變沒變。

1)前後三十年 一脈相承

前三十年「路線是個綱」,用路線問題大搞權力鬥爭;後幾十年一樣上演著派系間黑箱政治的「篡黨奪權」;

前三十年「抓革命,促生產」,「階級鬥爭,一抓就靈」,挖出的階級敵人越多,官兒做得越大;後幾十年是用經濟來維護統治的合法性,追求血腥的GDP至上,不顧及民生與環境,只為升官發財;

前三十年讓民眾仇恨「國民黨反動派」、仇恨「美帝野心狼」;後幾十年讓民眾仇恨自由及西方民主理念、仇恨「真、善、忍」的普世價值觀;

前三十年「與天鬥與地鬥」,「敢叫日月換新天」,改造山河,破壞自然;後幾十年為了發財致富,急功近利,污染環境,浪費資源,透支子孫後代的生存資本;

前三十年有「三反」、「五反」、「大躍進」、「反右」、「破四舊」、「文革」、「反擊右傾翻案風」等各種政治運動;後幾十年有「反精神污染」、「反自由化」、鎮壓天安門群眾運動、迫害法輪功、鎮壓維權民眾、打擊維權律師等各種運動;

前三十年煽動夫妻反目、父子互揭,製造人倫悲劇,鼓動告密,致使人人為敵;後幾十年發生的所謂「揭批」法輪功有過之而無不及,開辦無數的洗腦班,利用親情、就業、工資、住房來要挾,強制轉化;

前三十年以無產階級專政的名義製造多少冤假錯案,殺害了多少無辜的生命;後幾十年發生的活摘良心犯器官牟取暴利,更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前三十年崇拜掛在牆壁上的毛像;後幾十年崇拜印在人民幣上的毛像,都是遠離神的骯髒行為;

前三十年用無神論洗腦,要把「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後幾十年在迫害民間傳統信仰時發起的那一場無神論的宣傳,用科學的大棒打擊傳統信仰,那種媒體宣傳的邪惡程度,從報紙、電台、電視到無遠弗屆的互聯網,可謂前無古人;

前三十年用鬥爭扼殺人性,讓人不敢講真話,謊言假話大行其道;後幾十年更是爆發了「誠信危機」,假貨遍地,毒食品盛行。假煙、假酒、假奶粉、假車票、假文憑……大概凡是能買到的商品、有價值的證件、牌照,都有造假的。利用高科技做出的種種有毒食品,是前三十年的人想都想不到的;

前三十年有「畝產萬斤」的荒唐造假;後幾十年有「天安門自焚」騙局,不知矇蔽了多少人,攪動起多少仇恨;

前三十年是閉關鎖國,關起門來一言堂;後幾十年是信息封鎖,敏感詞過濾,實名制監控;

前三十年是砸孔廟,破壞傳統文化;後幾十年是修孔廟,因為孔廟可以發展旅遊經濟來撈錢,糟蹋傳統文化;

前三十年政治掛帥,破壞傳統文化,打掉傳統信仰,用政治的手法搞經濟,出現了瀕臨崩潰的經濟危機;後三十多年一切向錢看,用經濟手法搞政治,用金錢物慾和情色迷亂來填補信仰真空,帶來的是觸目驚心的道德危機。其實,過去的經濟危機裏包藏著道德危機,只是等到今天物慾橫流的時候才總爆發;今天的道德危機也包藏著經濟危機。經濟是人的行為,人是受道德支配的,所以經濟歸根到底受制於道德和信用。沒有道德的經濟必然走不了多遠,危機的爆發也是遲早的事情。

……

我們可以一直對比下去,但是已經沒有必要了。共產黨的統治手法不斷變換,其邪惡本質和終極目的沒有變,而且永遠不會變。

2)破壞文化 敗壞道德 一以貫之

縱觀中共前後幾十年,破壞文化、敗壞道德始終是共產邪靈禍害中華的核心。文化與道德是唇齒相依的。傳統文化的破壞,會帶來社會道德的墮落;反過來,道德的墮落又會直接反映到文化中,導致文化的進一步變異。二者一旦形成了惡性循環,就會造成品行和道德標準雙雙整體下滑。曾經認為是不道德的事物,會被認為是「天經地義」的「新常態」了。

過去人們看到有人偷東西,會挺身而出,現在可能會責怪被偷的人不小心;過去看到有人婚外情,人們會鄙視這種人,現在看到官員們包二奶、三奶,可能會埋怨自己沒本事;過去看到有老人跌倒,人們會毫不猶豫地把老人扶起來,現在可能會害怕被人冤枉而不敢去扶一把;過去做學問的看到有人抄襲作假,人們會義憤填膺,現在可能也隨波逐流……

誰偷走了我們心中的善良?

正是中共。中共對傳統文化的破壞帶來的道德墮落,催生了今天的文化道德標桿一起下滑的邪惡環境。人們生活在這樣的變異文化中已經很難覺察到道德標準的下滑了。

人,都有佛性和魔性,就是說人的心中都有善和惡的兩面。你的善良有多少是來自中共無神論洗腦灌輸的,或者在人整人的鬥爭運動中薰陶出來的,或者在一陣風的學習「先進人物」過程昇華上來的?一點兒都沒有。

你的善良來自你的天性,來自你骨子裏祖先的血脈和文化沉澱,來自家庭和他人正統的言傳身教。你的善良不是中共給你的。如果你覺得自己還有善良,就幫中共塗脂抹粉說是中共給你製造了善良,那就上了中共的當。共產邪靈就是要把你心中還存有的那一絲善良、那一份道德徹底給破壞掉、化作青煙消散了去才罷休呢。

4. 先給人點甜頭,再讓人吃盡苦頭

值得一提的是共產黨動員人民起來鬧革命的一個基本套路,就是用所謂的甜頭把人引誘來,再灌輸仇恨讓他們去打倒共產黨的所謂敵人,然後再卸磨殺驢。「打土豪分田地」,把農民忽悠起來了,等到合作化時,再讓這些農民一無所有,成為了共產邪教的祭品。人民公社,吃大鍋飯,「吃飯不花錢」,「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結果把種子糧都吃光了,導致了在風調雨順年間餓死幾千萬人的大飢荒。「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讓大家暢所欲言,知識分子高興得忘記了是在跟誰打交道。一場「反右」讓多少精英吃盡苦頭,甚至丟了卿卿性命。「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紅衛兵以無比狂熱的「革命熱情」,開始了史無前例的大破壞。等到沒有了利用價值,「知識青年要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一聲號令,上山下鄉,他們就被驅逐到了農村和邊疆,整整害慘了一代人。這些荒誕悲劇不能簡單歸結於某個領導人的罪惡之舉,而是共產邪靈在利用政權敗壞文化、破壞人與人的關係,並摧毀道德。

到了今天,仍然在上演著這樣的戲碼。經濟發展給人帶來了甜頭,人們就只顧眼前利益,而忘記了道德。表面上看,人人都想賺錢,而且是賺快錢,「道德值多少錢一斤?」大家不在乎,或者在乎也沒有用,就懶得在乎,反正忙著撈錢就顯得這個社會充滿活力,「生機勃勃」、「風光無限好」。

這種「甜頭」的後面,是讓人的聰明用不到正道上,老用到歪點上。坑矇拐騙,假冒偽劣,山寨抄襲,好大喜功,浪費資源,破壞環境,不計後果,處處體現出中國人的「精明」和「聰明」,就是用的不是地方。

多年來人們一直在納悶,為甚麼三十多年的發展沒有創造出知名的國際品牌?為甚麼號稱擁有自主產權的高端產品的核心部件其實大都依賴進口?為甚麼航母、軍機、高鐵上的不起眼的螺栓全都依賴進口?為甚麼中國年產400億支圓珠筆,可筆珠也要依賴進口?

發明創新,基礎研究,都是要靜下心來做的,靠的是興趣、毅力、常年的奉獻,需要的是一個有著沉穩的國民心態的大環境。中國人被逼成一門心思掙快錢,投機取巧,無所不用其極,做不出來就偷。「偷技術」已經變成了一門「高大上」的正經職業了,完全沒有了我華夏禮儀之邦的道德恥辱感。退一步講,靠東拼西湊地偷也不可能造就一個完整的基礎科技體系。

邪靈的目的並非讓人過上好日子,也沒有安排甚麼國家的復興,給人一點甜頭,苦頭還在後面呢。現代經濟起飛並能持續穩定發展的兩個翅膀──法治(而不是法制)和信用(而不是關係)──恰恰是中國最缺乏的,而「依法治國」和「信用社會」的根基就是道德。「因為不講道德,經濟才能暴發;因為沒有了道德,經濟必然垮塌。」

西方的政客商人們,何嘗不是如此呢?很多人嘗到點兒甜頭就一頭紮進中共的懷抱,那可是共產邪靈的懷抱。剛開始的時候政客商人們還掙扎著為自己的良心辯護,但是,一步一步利益陷得越深就只能任由中共擺布了,把自己的靈魂交給了邪靈。

5. 「受苦的還是工人和農民」所揭示的秘密

縱觀共產黨國家,奪得政權之前,是利用工人和農民當炮灰鬧革命,奪得政權之後,工人和農民仍然是被壓迫的最底層,看看那些所謂的革命老區,人民仍然苦不堪言。中共的前三十年工人和農民苦,「改革開放」後受苦的還是工人和農民。幾億農民工為中國的經濟打拼,卻永遠生活在社會的底層。一個戶籍制度就把多少人變成了「二等公民」。共產黨的既得利益集團佔有了絕大部份的國家財富。

特權階級能夠腐敗到甚麼程度呢? 能夠腐敗到讓共產黨丟掉政權的地步。正是在「打老虎」的「反腐鬥爭」中,人們才能窺視到共產黨的腐敗如何的觸目驚心。幾個億、幾十億、幾百億的貪腐,已經成為了常態。據調查顯示,中國大批離退休高幹長年佔據40多萬套賓館式的高幹病房,這項開支一年就是500多億元;再加上在職幹部的療養,每年用於政府官員的公費醫療費高達2,200億元左右;也就是說,全國用於衛生的財政開支的80%,是為850萬以高級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

可是養活他們的工人和農民卻在「看不起病,住不起房,上不起學,養不起老」中苦苦掙扎。

其實,工人和農民擺不脫的苦難,正揭示了共產主義的一個邪惡的秘密。

共產主義聲稱要實現一個消滅階級、消滅國家、消滅私有製的「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人間天堂。

我們來看看其中最重要的消滅階級這一條。如何消滅階級呢?馬克思主義說,消滅階級的途徑是讓無產階級推翻資產階級,建立無產階級專政,然後過渡到共產主義。

如何能讓無產階級專政下的階級消失呢?馬克思沒有說,只是說無產階級專政的時期可能會很長。

無產階級專政的時候,這個政權大大小小的各級領導人就成了新的特權階層,也就是特權階級。因為不信神,「天不怕、地不怕」,所謂「共產主義道德」也就只能是動聽的口號而已,他們騎在老百姓頭上作威作福,還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人民的「僕人」。跟著共產黨鬧「革命」的工人和農民,除了進入特權階級的個別人,絕大多數到頭來還是被特權階級壓迫的受害者。

消滅階級的本身又在創造著新的階級,一切又回到了原點,如此往復,折騰來折騰去,受苦的還是工人和農民。

「受苦的還是工人和農民」揭示了邪靈安排共產主義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給它安排出路。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社會根本就不可能實現,難怪馬克思也就不說如何過渡了。從人的層面上看,馬克思主義就是走到哪兒算哪兒,不了了之而已。

這個「不了了之」的背後,隱藏著共產主義的天大陰謀──毀滅人類。

6.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毀滅人類

說起共產主義,人們想到的可能就是殺殺殺。共產主義的百年歷史就是一部殺人的歷史,包括沒有針對性的濫殺無辜和有針對的殺掉那些不屈服的人。

共產主義是反宇宙的力量,為天理所不容,所以它自從出現就一直處於危機中,為了維持其存在,就在危機中不斷助長它的各種強制手段,包括殺人。共產黨的手法就是先給人一點甜頭,讓人跟著鬧「革命」,不過很多跟著共產黨的人也都被共產黨殺掉了,沒殺光的也被培養成它們的殺人工具。這形成了共產黨的招牌性特徵──對自己的同黨、對自己的同胞的無情殺戮。但是這種殺戮並不是它的真正目的。殺人不過是在製造恐怖之場,讓人屈服順從它的安排以達成其終極目的。

由「恨」和敗物組成的共產邪靈,在人間安排了這一場共產主義革命,目的就是通過破壞傳統文化、敗壞道德來毀滅整個人類。要讓人徹底背叛造他們的神、讓人敗壞到根本無法聽懂神的教誨,遠低於神給人定下的道德底線,此時神也不得不捨棄這些人。那這種人就只有被毀滅了。

人肉身的死亡並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還會輪迴轉生,但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元神就會被徹底銷毀,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

這種毀滅才是共產邪靈的終極目的。

放眼當今世界,世人將會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共產因素瀰漫世界,魔鬼已經佔領了天下。共產惡魔所刻意灌輸給人類的各種變異觀念,不知不覺中已經在全球泛濫,甚至被迷失的人們將其當成了他們自己的想法和願望。人類的是非善惡由此而大幅度地傾斜、顛倒。共產紅魔的陰謀幾乎已經得逞!

當共產邪靈即將在獰笑中慶祝它的勝利的時候,絕大多數世人卻認為它走向了失敗。世人處於毀滅的邊緣,卻還蒙在鼓裏。還有比這更危險的境地嗎?

慈悲的神沒有忘記人。在魔鬼策劃陰謀的時候,神也安排了在危機中最後喚醒人類。神給了人選擇善與惡的自由意志,但是人最終選擇哪條路要靠自己。

只有整個社會道德復甦,心靈淨化,恢復傳統,重建對神的信仰,人類才能逃過劫難。時不我待!人類到了猛醒的時候了。

(原載大紀元)

(轉自明慧網)



30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