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修煉體會修煉體會

〔亞洲法會〕在協調中修出自信和正念

文/台灣嘉義大法弟子

【正悟網2011年12月8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天很高興能來這裡跟大家分享自己擔任協調工作的一些修煉心得,其實這一路走來碰到的魔難非常的多,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過來的,只因為有師父的拉拔,才能走到今天。

巨難中接下協調重任

先生往生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關卡,當我的心跌到谷底,還沒平撫時,嘉義同修就來找我擔任嘉義的協調,第一個念頭就是怎麼可能呢?但是後來跟家人,也是同修交流後,覺得我應該去承當,所以就答應了。我從嘉義大林鎮搬到嘉義市區來,在接協調的過程中,一開始,同修批評的語言對我的打擊非常大,我本來就覺得自己是個沒有能力的人,嘉義同修有很多是老師呀,醫生呀,教授呀,都非常有能力,為什麼不找他們要找我,我只是一個家庭主婦,而且知識水平也沒有很高,為什麼要找我來當協調呢?因為內心的不平,就起了一個抱怨的心,委屈的心,又聽到同修的批評後,對自己更是沒有自信,因為以前我如果碰到任何事情,都有家裡的先生可以商量,可是先生走了之後,我對自己就更沒自信,可是這一路走來,師父牽引著我,讓我去協調幫助同修走過一些關卡,也透過協助同修的過程中,讓自己對自己有正念。

協調排字 正念正行

在我的修煉過程中,我一直把大法擺第一,把自己放後面,很多事情考驗著我,而我始終把大法事情當作是最重要的,當我正念正行時,事情都順利了。我和幾位同修到墾丁協助排字工作,當我們快完成時,一陣風把所有的布都吹走了,那個過程我看到很多的干擾,自己就協助同修如何面對干擾,同修買了便當我也吃不下,二十四小時我幾乎沒吃沒喝,一心想把那個場佈置好,整個晚上是睡不著的,就想趕快天亮,把布舖好,讓同修能把天書《轉法輪》的圖形排出來。由於來排字的同修不知道那個流程,所以當我們把布舖好的時候,他們又把布戳開,風灌進去後,布又被吹走了,因為我也是剛接協調,很多事不知道怎麼更婉轉的跟同修交流,只能在同修戳破之後,自己再默默的跟幾位同修把它補上。雖然我們也有準備服裝要參加排字,但最終還是沒能進去排,雖然如此,看到字排出來以後,心裡還是很感動。整個過程中感受做救人的項目就會有很多考驗。結束後開車回嘉義,整個路程幾乎是打瞌睡回來的,差點撞到山壁,還好有師父保護,最終平安把同修載回嘉義。

也許師父想再給我一次參加排字的機會,在台中那次,我約了幾位同修也去參與排字事前工作,原以為同修都做了差不多了,應該比較輕鬆,到了下午發現那布被風吹的快要掀起來了,我和幾位同修再去一一釘牢固,整個工作完成下來,背痛到不行。當天又接到家人電話,說公公病危,希望我到醫院看他,公公住安養院,大小事一向由我處理,每次我做講真相項目時,他就會有狀況,那天也是。整個晚上聯繫電話不斷,幸好我和另外同修是住單獨的小木屋,否則一定會影響其他同修睡眠。最後,正念正行,一切干擾事情也就沒了。

用神念破除時間觀念

有一次,接到同修的電話,需要我去學習縫珠子,我把去年學過的同修召集來,隔天就到外縣市去學習,等把珠子拿回來分配給同修之後,還覺得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沒想到卻多了一條珠子必須我去承接,其實那時候的我是沒辦法承擔這個任務的,因為我必須在週末到台中參加協調人的交流。所以,對我來講時間是非常緊迫的,但最後我還是承擔下來。因為我想到師父說的神念。好吧,我就用神念承擔吧,我相信只要妥善的安排就可以。

可是過程中,就有特別多的電話,需要我去協調,但我也穩住自己的心境去把事情處理好,然後也到台中去交流。最後在時間內把這件事情完成了,同修覺得我為什麼可以做到,而他們不但沒有到台中交流,也沒有辦法在時間內完成。其實是因為自己那堅定的一念,師父就幫忙了。

接著同修又來電話,說縫手絹這件事情急迫,得在短期間內完成然後送到美國去,於是我也找了一些同修幫忙。在找同修的過程中,同修大多回絕。無望中,還好有兩個同修答應跟我一起到台北。在台北三天下來好像睡不到四個小時,就一心想做好事情。當我把珠子縫到一半的時候,負責的同修看了之後覺得不行,叫我全部拆掉,那拆的過程我眼淚不知不覺的流著,其實我真正的從裡面體悟到修煉的每一步都要謹慎小心,才能把事情做好。

協調齊心 講清真相

中共惡黨官員來台時,嘉義其他兩位協調人都要上班,我就承擔起協調的責任,同修的表現讓警察對我刮目相看,他們不相信我只是一個家庭主婦而已,怎麼能號召這麼多人出來做聲援活動。其實他們不明白這是大法的力量,同修心齊念正的結果。這次活動不但讓世人感動法輪功群眾的力量是那麼大,也讓警察佩服我們能在大太陽底下堅持站著,甚至不喝水不吃東西,只是去輪替上個廁所,吃個飯又回去站在那裡,甚至有的是年紀大的老人、婦孺。警察問我這是什麼力量讓我們那麼有紀律?我告訴他這些都是因為我們修煉,我們從大法中受益,身體變健康了。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可以自由修煉,唯獨在中國大陸還在迫害。這些中共高官來台,有些還有參與迫害,我們走出來是要告訴他們海外修煉法輪功的真相,也請他們把這訊息帶回國內去。我們只是很單純的表達希望停止迫害,而不是抗議。

沒有觀念 單純配合

擔任神韻後台的協調工作,第一年什麼也不懂,非常害怕,因為沒有經驗,透過同修的交流和鼓勵之後,也放下心來。在協調同修清潔場地以及和演藝中心的工作人員做溝通時,深深體會人的一個善念是可以感動對方的,而協調中的語氣和善心是很重要的。在後台協調工作中,我覺得放下自我,全力配合,神韻需要什麼,我就配合什麼,我沒有自己的觀念,所以在第一年整個協調下來也很順利。第二年,因為其他兩位協調人工作的關係,我除了後台,也參與了前台的協調。由於神韻樂團需要有學法交流的空間,我善意的和館方人員提出需求,館方也答應了。在樂團樂器受到損壞時,我看到同修們努力尋找合適的樂器代替時,那個齊心的過程中,讓我很感動,後來在協調中,這件事情有個圓滿的結果,神韻也可以安心演出了。

幫助同修自己受益最多

在答應接協調工作後,很快的一個有緣人買了我大林的房子,讓我能償清之前欠下的債務,搬到嘉義市區,方便我在學法點學法和做協調工作。

其實自從修煉後,知道大法的美好,本來在常人中個性就屬於較熱心的,修煉後更促使我去協助別人,幫助別人。自己因為遭受魔難,如家裡經濟的困難、先生車禍後的照顧一直到往生,整個獨立去面對的過程,家裡的弟弟常跟別人說,我這個姐姐要不是修大法是走不過來的。就是因為自己走過這過程,當同修碰到魔難或心性關過不去時,我常能感同身受的協助他們,其實都是師父給我的智慧,我才有辦法跟同修法上交流,讓他們有正念闖關過來。

有次情緒跌到谷底時,想逃避當協調的工作,和同修到墾丁去散心,可是當一通電話告訴我,要我到醫院跟同修交流時,我還是把自己放下,趕緊回來。

常常有同修過不去關時會找我交流,甚至會向我吐苦水,其實當我自己沒正念時,這些負面訊息對我都是一種干擾,但我對同修的不捨,始終不忍心拒絕。有次因為協調工作忙到很晚,第二天也沒去煉功,可是一大早同修一通電話:「你出來,我需要跟你交流」我二話不說,刷完牙,洗把臉就出門了。只因為同修真的希望有人可以交流,有人可以給他正念,所以即使自己再忙再累,也會以同修為重,因為忘了自我,自己的那些關卡也就這樣走過來了。

之前聽說嘉義主要學法點是坐著滿滿的人,可是當我來到嘉義的時候,卻發現沒有很多人,心裡就動了一個念,希望把嘉義學法的環境找回來,所以每星期三的學法時間我是必到的。在那個學法環境,我會主動去談自己一些心得體會,鼓勵同修走出來,也會私下去找那些沒走出來的同修交流,後來推神韻成立了發正念組,我自己也覺得發正念非常重要,也動了一念,在嘉義學法點星期四也成立發正念組,鼓勵同修發35分鐘的正念,參與的同修都認為對自己提昇很多,其實在這過程中,受益最多的是我自己。因為在這一年的協調工作中,自己常忍受一種思想業的干擾,在痛苦中,還要去協調幫助同修,而組織同修學法發正念的過程中,無形中也把我的思想業漸漸去除了。

協調中提高心性

在這一、兩年的協調工作中,由於我的個性不太讓人說,很怕聽到批評的話。協調過程中,師父也藉著很多機會讓我去掉這不讓人說的執著,每次做完項目後,同修對我說的意見,就會讓我覺得很委屈,覺得自己的能力不好,想辭掉協調人的工作,在找同修交流時,同修告訴我當協調是我的責任,當這「責任」兩個字打到我的腦裡,我明白這是我的誓約,我應該去履行我的誓約,把協調工作做好,從那以後我好像也比較不抱怨,同修的語言也比較能接受了,甚至在同修更重的語言過來,我也很快能平撫過去。

其實在協調的過程中,我不太會拒絕同修丟給我的一些項目,所以我也一直去承擔,可是直到最近我也去找自己是否有幹事心,有顯示心,為什麼同修給的工作我都不會拒絕,甚至忙到連煉功也無法按時,學法也無法入心,身體也起了一些狀況。後來我才明白協調人並不是在做很多細項的工作,而是要協調更多的同修來承擔,這才是我應該去做的,而不是默默的一直承擔,應該去協調協助更多的同修來做才是對的。

大法無邊苦做舟

自從先生走了,家裡經濟失去來源,我就必須出去工作,我承擔的工作都遠遠的超出我的承受,每次工作完都全身痠痛,身心都苦,可是在回來的車上,就想到師父說:「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開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開功,因為這有個業力轉化問題。」(《轉法輪》)當我想到這段法後,我的眼淚就掉下來。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師父讓我提升,吃這些苦,就是未來讓我能承擔更多,也消掉更多的業力。這一路走來,感謝師父,感謝同修。

也以下面一段法跟大家共勉:

《洪吟二》〈堅定〉
覺悟者出世為尊
精修者心篤圓滿
巨難之中要堅定
精進之意不可轉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二零一一年亞洲法會發言稿)

相關文章